天下祭 第四章 沈念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说:“你的这般坏性,啊像极了他。但是那就二位殿下铁了心笼络,你为何不选一位竭尽全力扶植呢,将来说没准也能在朝堂上占得一席之地。”  孟文昊说:“朝堂之事,污秽不堪入目,虽看不见硝烟兵刃,但实际尸横遍野,更更何况父命在上,我严禁不尊。”  悟道说:“的悟道回头看着孟文昊问道:“那你认为,接下来该如何应付?”。...

天下祭

推荐指数:10分

《天下祭》在线阅读


  悟道看了看孟文昊,端详着眼前的两个竹筒说:“原本是没有问题的,方才我听徒儿来报,说太子送的礼….”

  孟文昊拂了拂衣袖,说:“大师应变的很好,我确时没有想得咱们的太子今年会这么独出心裁,别具一格。”

  悟道回头看着孟文昊问道:“那你认为,接下来该如何应付?”

  孟文昊走到殿门边,想了想说:“我原本不想针对太子殿下的,现在看来,我也只好选下下策了,就是可惜了太子殿下的礼,白送了。”

  悟道笑了笑说:“你的这般坏性,真是像极了他。不过既然二位殿下执意拉拢,你为何不选一位尽力扶持呢,日后说不定也能在朝堂上占得一席之地。”

  孟文昊说:“朝堂之事,污浊不堪,虽不见硝烟兵刃,但实际尸横遍野,更何况父命在上,我不得不尊。”

  悟道说:“的确,你虽不是身在江湖,恐怕也只想过闲云野鹤,一世无虞的生活吧。”

  孟文昊笑了起来,对着悟道说:“借大师吉言,虽然我管理家族事务,整日忙碌,谈不上闲云野鹤,但我确实是不想淌京城这趟混水。悟道与孟文昊一同笑着,望着门外快要落下的,如血的夕阳。

  “二少爷,二少爷,奴婢求求您了,这天寒地冻的,您已经出来逛了三个时辰了,您快随奴婢奴婢回府吧。”喧闹的大街上,小月追着孟文昊一个劲儿的唠叨,可是孟文昊却像没听见一样不断地辗转于各个店铺,还时不时的拿起一两件首饰问小月好不好看。

  小月见自家公子无动于衷,只好作罢,说:“好吧好吧,您想逛就逛吧,不过最多再逛半个时辰,要是让老爷知道奴婢带着您偷偷跑出来,又要责罚了,奴婢倒没什么,只是少爷的身子…”

  孟文昊狡黠的一笑说:“我的身子没有你想的那么糟,还有,你的骂不是白挨的,我买好东西送给你啊!这个怎么样!”说着拿起一只精致的银镯子。

  小月嘟了嘟嘴说:“少爷要买东西送沈大小姐就直说,捎着奴婢做什么,我可领不起你这份情!”

  孟文昊闻言咧开嘴笑了,在他苍白的面庞上,透出一丝红润。孟文昊说:“我与念秋相识多年,我的内心告诉我她就是我所寻之人,只是不知道沈侯爷知道之后会怎样说。”

  小月说:“咱们少爷不管是长相,学识,还是才干,都是一流中的极品,极品中的一流,沈侯爷要是知道自己的女儿给自己找了这么好的一位女婿,不知道该有多高兴呐!”

  “你真是越发的能说了,和当初刚入府时判若两人。你这么会说话,看来我这份礼,是不送不行了。”说完拿起镯子在小月的眼前晃了晃。

  随即,孟文昊又拿起一只簪子,这支簪子簪身由上好的羊脂白玉做成,簪花则是用金子细致雕刻的一朵并蒂莲花,。孟文昊把它举到阳光下,金光与白玉发出的柔顺的白光相互辉映,甚是好看。

  小月拿着镯子高兴地说:“少爷真是好眼光,并蒂莲代表永结同心,沈小姐一定会喜欢的!”

  孟文昊付钱后刚要离去,人群突然喧闹起来,孟文昊看见一匹快马强行分开街道上的人群,马上的人边骑边喊:“让开!快让开!让开!”紧随其后的是几位太医的马车,一队人浩浩荡荡的朝太子府方向奔去。孟文昊看着渐行渐远的车队,露出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笑。

  一个时辰以前的皇宫里,皇上不敢相信的拍桌猛地站起,对前来禀报的侍卫说:“好好的骑着马,怎么就会摔了!”

  侍卫跪在殿上,不敢抬头,声音颤抖的说:“原本…原本是好好的,可是太子殿下的马鞍突然就松了,殿下没稳住,就连人带鞍一起摔...摔了下来!”

  皇上一听,又气又急,赶忙说:“好端端的马鞍怎么会松!快!赶紧宣了太医去太子府诊治,不得有误!快!”

  侍卫赶紧说:“是!”

  淑妃在一旁安慰说:“陛下莫急,小心伤了身体,太子自有神明护佑,不会有事的。”

  皇上看侍卫走了,身子一沉,瘫坐在龙椅上,手扶着额头,双眼紧闭,表情痛苦。

  淑妃见状急忙上前揉着皇帝的肩说:“陛下不必担心,太子不会有事的,臣妾帮陛下捏捏肩,放松一下。”说着,朝站在一旁的宫女使了一个眼色。宫女微微颔首表示明白后悄悄的离开了。

  此时的太子府,更是一片混乱,太医们围着太子诊治了许久后方才出门来向皇上派来的人传信,闻太医说:“殿下现在已无性命之忧,只是腿部受伤严重,再加上受惊过度,需要卧榻静养个把月,才能慢慢恢复。”

  侍卫听完后说:“有劳闻太医了。”说罢,转身回宫向皇上回话去了。

  第七章

  “禀殿下,龙山寺悟道大师解得签已经取回,请殿下过目。”说罢,透过纱帐地进去一根竹签,上面写着“下下签大凶”太子看后身体猛的一抖,帐外的家丁又说话了:“大师给我此签时说,若是殿下不懂,就让我代问一句‘殿下梦里可曾有恙?’”

  太子细细的琢磨这句话,不禁大惊:“梦里可曾有恙?梦?孟!难道大师是在暗示孟家是本宫的大凶!”

  家丁说:“殿下不必心惊,不过是一只竹签罢了,什么都代表不了,说不定是那僧人在胡言乱语。”

  太子看着自己的腿说:“若是真的只是一只竹签,本宫倒没必要这么紧张,怕就怕没那么简单。”

  帐外的家丁猛地抬头,想了想说:“去时,小的有意打听了一下膺王的情况,好像是…是上签!”

  太子恍然大悟:“看来孟家真的倒向膺王了。”

  家丁慌张的问:“殿下,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太子攥紧拳头说:“孟家我们得不到,他膺王也别想要!只是可惜了本宫的一片心血。”

  昭月殿里,淑妃笑得猖狂。

  淑妃凤眼微挑,说:“现在消息想必已经传到皇后的耳朵里了,她必定心急如焚,这下好了,皇后跟太子可以消停一段时间了。”

  膺王笑了笑说:“太子出了这样的事,元气一时半会儿很难恢复,孟家之子又倒向我们,现在正是我们大展身手之时啊!”

  淑妃制止道:“不可,太子如今损失过重,特别是孟家这一重大损失让他大受打击,你此时若是冒进,真的把他逼急了,说不定他真的会来个鱼死网破,让我们谁都没有好处。所以这两天,你还是少于孟家接触的好。

  膺王闻言收起嬉笑的嘴脸说:“还是母妃想的周到。”

  入夜,孟文昊独自挑灯来到孟昌的房里,孟昌说:“你的计策虽好,尽管现在膺王与太子都不在相扰,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孟文昊叹了口气说:“为今之计也只有这样,太子的大手笔,谁都没有想到,我也只能到时候,见招拆招了。”

  此时皇宫里,皇上正在召见一位黑衣密探。这位就是皇上一直培植的亲信隋枫,专门暗中为皇上办差。

  “微臣参见陛下。”黑衣人单膝跪地,向皇上行礼。

  皇上说:“隋卿平身。”

  “陛下召臣前来,有何吩咐。”隋枫问道

  皇上边想边说:“自从孟家祭礼后,朕的两个儿子就状况不断,太子摔下马不说,在祭礼得前一天,他还为孟家求恩旨,朕不相信这只是巧合,孟家实力太过,朕不得不防,你去查一下,看孟家到底在干什么,要快,要隐秘,有结果后不需要通过任何人,直接报给我,明白了吗?”

  隋枫随即答道:“是,微臣明白。”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仗剑江湖笛声绕武侠江湖大冒险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绯闻非女友神医斗鬼才快穿任务:炮灰来逆袭谍海先锋无敌系统之请你砍死我项北问天狂热乐园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