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时空大作战 第10章 两个垃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没等肖风提问,李刚赶快转过身对络腮胡子笑道:“是,他是我好朋友,我想和他一同干活儿儿。”“什么?你想和他干活儿儿?这矿山是你家开的啊?你想?我还想和你老母干活儿呢。”络腮胡子嘶吼着,豪无犯忌地侮辱着李刚。李刚面色很难看,但是陪笑地说:“是是是,我这“什么?你想和他干活儿?这矿山是你家开的啊?你想?我还想和你老母干活呢。”络腮胡子咆哮着,毫无忌讳地侮辱着李刚。。...

没等肖风回答,李刚赶紧回身对络腮胡子笑道:“是,他是我好朋友,我想和他一起干活儿。”

“什么?你想和他干活儿?这矿山是你家开的啊?你想?我还想和你老母干活呢。”络腮胡子咆哮着,毫无忌讳地侮辱着李刚。

李刚面色难看,还是赔笑说道:“是是是,我这就让他回去。”

络腮胡子继续咆哮:“什么?哦!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矿山是你家开的啊?”

“是,是我错了。”李刚依然陪着笑。

肖风心中愤怒,觉得这样的欺压简直反人类。

李刚反问道:“那您说怎么办?”

“你们俩,都给我转过去,背对着我,每人吃我五鞭子。”络腮胡子眯起眼睛,歪着zui,一副无赖的得意样儿。

李刚想了想,没办法,只好转过身去。

啪啪,络腮胡子狠狠地抽起来。片刻间就在李刚后背衣服上留下五条血印子。

“你呢?”络腮胡子看向肖风。

肖风咬咬牙,瞪着络腮胡子。

李刚赶紧帮着肖风背过去。当他看到肖风和壮如牤牛的红鬼搏斗时,心里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句:好个刚猛汉子。不过,他很清楚,此时可不是玩儿刚猛的时候。所以,他赶紧压住肖风的怒火,让他先忍着。

“主人,让他打。”死神开始说话了。

肖风不说话,在肚子里吐槽:“有你这样的仆人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主人被打,还满zui轻松。不仅如此,你还让他打?”

“主人,你忘了吗?”死神问。

“怎么?您能听到我肚子里的话?”肖风腹语问,感到有点儿惊讶。

“对,主人可以用腹语和我交流。”死神说道。

说话间,身后的络腮胡子就抽打起来。肖风咬着牙,挨过了五鞭子,却不觉得怎么痛。奶奶的,白咬牙了。

“好了,你可以滚了。”络腮胡子对肖风朝洞口摆一下下巴。

肖风瞪了络腮胡子一眼。李刚回洞里干活儿,临走朝肖风挤挤眼睛,肖风笑笑,转身朝洞口走去。

爬上石阶,期间还帮助一个工人把一筐石头抬上洞口,肖风上了平台。

“谢谢你了。”工人气喘吁吁的对肖风道谢。他很瘦,同样皮包骨头,四十多岁的样子。

肖风笑了笑,说道:“不客气。老哥,你知道一号工棚的人在哪个区干活儿吗?”

“嗯,是在,在旁边的平台上。”工人手指着左边的一个平台说。

肖风看过去,就是隔壁。但两个平台中间却是分开的,各自有一条长长的传送带通到山下。传送带地相对而下,像一对儿夫妻。

工人又说道:“山边有条道,可以过去。”

肖风点点头,但他没有直接过去,而是走到崖边,看到悬崖下的两具红鬼的尸体还在。说明暂时还没有人发现,因此稍稍放心。他想,赶紧回到自己的工作地点,免得被怀疑。

想到这儿,肖风就按照那位工人的指点,背其筐子顺着山边的小路走到向对面的平台。

期间,他看到两条传送带下面也有工人工作,用推车向什么地方运送石块儿。

走过去,看到这个平台上也有一个大洞,样子和刚才的那个几乎一样。有三个工人背着石头慢慢走出洞口。

他们看到肖风,顿时都呆住了。肖风站住。其中一个矮瘦子放下背筐,急急地走向肖风,眼睛一直看着肖风的脸,到身前一把抓住肖风的两条胳膊,脸上绽放欣喜之色。

“阿风,你,你没死啊?”矮瘦子因激动声音颤抖。

肖风知道,这肯定是一个工棚的熟人了。但他不能说的太多,以免引起对方的疑虑。所以,就点点头,笑了笑。

“啊,太好了。”矮瘦子赶紧回头招呼另外两个工人,“你们快来啊,阿风还活着,他还活着。”

那两个工人也跑过来道贺。

肖风一一回笑,但是他一个也不认识。这种别人认识你,而你却不认识别人的状况实属尴尬。

一个工人问肖风:“你不是被丢到河边了吗?是怎么回来的?

肖风只能说自己侥幸没死,想逃走,又被抓回来了。

好在这三人没再多问,肖风松了一口气。矮瘦子赶紧说道:“我们快点儿干活儿吧,不然又要挨鞭子了。”

“是啊。”另外两个同意。

三人把筐里的石头倒在传送带上,就和肖风一起朝洞口走去。肖风看看天,有些昏沉。他感觉一下时间,应该到黄昏了。

和三人走进洞里,肖风也不觉得陌生了。这里和刚才的那个洞一样昏暗的灯光,一样陡峭的石阶。

此刻,虽然很多问题都能问眼前的三个人,但肖风觉得还不能问。要是问了,他们一定会把他当做傻子的,还会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肖风想,这事儿不急,先观察一下再说。

下到山洞里,石阶的起始处也有一个红鬼拿着鞭子监工。肖风跟着三人低头走过去,并没有惊动监工。里面还有好几个监工,其中一个正在抽打一个摔倒的人,口中污言秽语的大骂。

那人被打的在地上抱头打滚儿,情状可怜。

“别看了,快干活。”矮瘦子叮嘱肖风。

肖风就学矮瘦子,在一堆石头旁蹲下,向筐里装石头。肖风好奇,拿起一块石头仔细端详,怎么看都是普通石头。这样打成一小块一小块儿有什么用啊?显然山下还有一道粉碎的工序,难道这是做成建筑用的石子儿?

“看什么看,快点干。”

啪,肖风后背挨了一鞭子。身旁的矮瘦子吓了一跳。肖风却对矮瘦子笑笑。矮瘦子大吃一惊。

“你他吗的也快点儿干。”

矮瘦子一愣神儿的功夫也挨了一鞭子,立刻扑倒,又赶紧爬起来,加快了干活儿的速度。

肖风想,他为什么一脸惊愕的看着我?难道是因为我挨了鞭子还笑的原因吗?不过,肖风真没觉得疼。他感觉这一鞭子就好像挠痒痒。

肖风跟着干活儿。一筐石块儿装满了,他蹲下,双臂穿进背筐的背环里,然后起身。竟然一下没起来,感觉这一筐石块儿太重了。

“你没吃饭啊?”监工咆哮着。

啪啪,又是两鞭子打在肖风肩膀上,还有一鞭子抽在肖风脖子上,伤口渗出血来。肖风摸了一把血涂在脸上,zui角生出一丝不易发觉的笑意。不过,但凡打过他的人他都记在心里。他看的清楚,这个监工长了一对儿招风耳,像只大猩猩。

知道了石头的重量,这次肖风就铆足了劲儿,猛地一下站起来了。然后跟着矮瘦子一起走。而脖子上的伤口也愈合了。

现在他脸上涂了血,也不用隐藏自己的容貌,可以大大方方的走,这也是他笑的原因。之前他怕被监工认出来。他猜测,这些监工肯定知道他被丢到河边喂恶莽了。这样突然回来,不合乎情理。刚才就一直低着头或者侧着头,不敢正视监工。

不过肖风心里是决定逃走的,他可不想在这里做悲惨的苦力。不被发现身份,就是逃走的前提。

当然了,同胞们发现了他是不会说出去的,这一点他敢肯定,毕竟都是天涯沦落人。

就这样,肖风跟着背了十几趟石头,期间不断寻找逃跑的可能性。现在天黑了,他觉得应该散工了,散工就是逃走的最佳时机。可他错了,平台上亮起灯,工作继续。

真是惨无人道啊,天都黑了,就算接着干活儿,你也先给点儿饭吃吧?肖风看到很多工人已经很虚弱,背筐好像越来越重,脚下也开始踉跄起来。不过这样就会挨鞭子。

继续干活儿对肖风来说没有太大的感觉,他没有感到累。但是这样陡峭的石阶,别说背着近二百斤的石头了,就是徒步上去一趟也会累得shuang腿发软。真不知道这些工人是怎么坚持的。他觉得这是个奇迹。

身旁的矮瘦子已经气喘吁吁了,但是他不敢停下来。因为现在石阶的中央又站了一个监工,正是那个招风耳儿。

到这个时候,监工们也知道工人体力透支了,所以就要看得更紧些,不能让他们偷懒儿。

“你怎么样?”肖风看到矮瘦子身子有点儿颤抖就问道。

“我,没事。”矮瘦子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

“你们俩,快点儿。”招风耳立刻大喊,鞭子在空中抽的啪啪响。

矮瘦子吓得一机灵,慌忙迈步,却因脚下虚浮,又急了些,一步踏空,整个人向后仰去。肖风迅速shen手抓住矮瘦子的一条胳膊。

由于坡度大,矮瘦子又是被一筐石头坠着后仰,重力很大,肖风也险些被拉下去。不过他还是在惊险中,用力蹬住了石阶。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算是有惊无险。

哗啦啦,矮瘦子背筐里的石头洒出来,向石阶下面滚落,下面的工人只好停下躲避,没有躲开的,也慌张的洒了石头。

不过,矮瘦子的人好歹没有随着石头滚下去,不然性命不保。

但他犯了大错,鞭子立刻就招呼上来了,而且是两个监工。方才,闻声又上来一个胖子监工。两个监工挥动两条如毒蛇的鞭子,猛劲儿抽打矮瘦子。矮瘦子的声声惨听得肖风心疼不已。这样打下去,矮瘦子一样没命。

“你们别打他了,打我吧。”为了挽救矮瘦子的性命,肖风猛然扑到矮瘦子身上,护住矮瘦子,让皮鞭打在他背上。

“那我就先打死你。”胖子监工狠狠地大喊。

皮鞭越来越狠,肖风背后血印子逐渐增多。皮鞭声清脆刺耳,让人听了心颤。

周围的工人不忍直视,纷纷扭过头去。但他们心里都十分敬佩肖风。可能他们不知道肖风是谁,但这不要紧,他们知道肖风是个英雄就可以了。有的工人感动的流下眼泪。

肖风紧紧护着矮瘦子,任由皮鞭打在他的身上。

矮瘦子哭着说:“阿风,你快起来,你会被打死的。”

肖风说:“不行,我不能看着你被活活儿打死。”

阿风?阿风?有人听到了矮瘦子的话。

“你们都他.妈的看什么?还不快干活?”招风耳咆哮起来,吓得那些工人赶紧起身继续干活儿。

忽然,鞭子停了,肖风被胖子抓起来。

“你说你叫什么?”胖子问肖风。

肖风笑了笑,说:“我是你爷爷。”

“草。”啪,胖子起身就是一鞭子。肖风挥手抓住鞭子。胖子猛地抽回去,甩鞭就要再打。却看到招风耳蹲在了肖风身前,他立刻收手。

招风耳shen手擦了一把肖风脸上的血,一看,惊道:“真是你啊耗子胆儿,你不是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就凭你们还能打死爷爷我?”肖风瞪着两个监工。

“是吗?不过你好像变了,变得胆子大了。但这没用,在我这里你只能做一个耗子胆儿,现在就看我能不能打死你。”说完,招风耳起身拉上胖子,又开始了猛烈抽打。

鞭声一下接一下在山洞里回响,彷如一声声清脆的惊雷。而那鞭子就暴雨般落在肖风身上。

“主人,你感觉怎么样?”死神问道,声音竟然很轻松。

“奶奶的,这两个垃圾,一点劲儿也没有,就像两个大姑娘给我挠痒痒儿。”肖风回了一句腹语。

死神笑道:“主人,累死这两个垃圾也打不死你。”

唐风腹语:“打不死我,那他们就得死,等着吧。”

正说着,一段鞭子落在肖风眼前,接着就听招风耳大喊:“啊呀不好,我的鞭子断了!”

“嘿嘿,主人,一个垃圾的鞭子被主人的钢筋铁骨给震断了。”死神笑道。

“震断?你是认真的吗?”肖风腹语笑笑。

接着,暴雨般的鞭打也随之停住。

胖子说:“你这鞭子质量太次了。”

招风耳说:“我昨天才新换的。”

胖子说:“那就是这小子骨头太硬了,来,我继续打,你去换一条结实的,我倒要看看是他的骨头硬,还是老子的鞭子硬。”

刚举起鞭子,忽听一人大喊:“矿管来了。”



振南明妖萝仙君大人有福妻(上)前男友的计谋虞书汉血长歌飞仙娘子你过来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魄逆乾坤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