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元奇谭 第六章欲语泪先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弃了他。有时候候云梦白也会想,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的父母,怕是在其他人的眼中,自己本来是多馀的不存在。刚走出来木屋,远远超过云梦白便看见,在湖边,此时正有几道显的有些身体肥胖的身影。“他是也不是也和我像?”望着早辰阳光下的人影,云梦白心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转眼一个多月就这样蹉跎度过。。...

始元奇谭

推荐指数:10分

《始元奇谭》在线阅读


  接下来的日子里,云梦白每天都起床便到落桑湖边发呆,饿了就回到自己的住所,随便弄点吃的,好在似乎天泉峰的弟子发现自己不会做饭,每次送来的粮食都偏熟食,如馒头,大饼等既吃食品。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转眼一个多月就这样蹉跎度过。

  这天,如同往常,云梦白离开了木屋,向着落桑湖走去。

  这一个月来的时间,便是他这一生中,最为失落的时间,且无一人问津,仿佛在这一个月里,他被所有人都给遗弃了,整个世界都遗弃了他。

  有时候云梦白也会想,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的父母,恐怕在其他人的眼中,自己原本就是多余的存在。

  刚刚走出木屋,远远云梦白便看到,在湖边,此时正有一道显的有些肥胖的身影。

  “他是不是也和我一样?”看着早辰阳光下的人影,云梦白心中失落的想道。

  走上前去,他想和这个肥胖的人影说说话,同是天涯沦落人。

  可当云梦白走近,他且怔住了,一股人似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的感触迷蔓心间。

  这那是肥胖人影,分明就是两个人环抱一起,一男一女,可悲的是,这两个人云梦白都认识,正是朱好文与李婉君。

  原来,这一个多月来,李婉君在婉花堂努力习法,虽然不知道她如此努力为了什么,不过她的拼命劲让秦绾这个护法都惊叹。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她不止学会了天泉心法,同时也学会了御剑之术。

  修练之余,李婉君也不时会应朱好文之邀,到处走走,必竟他们都是新人,对于天泉峰还是很好奇的。

  一个月下来,天泉峰他们能去的地方,几呼也走遍了,故地重游,落桑湖正是他们确立关系的地方。

  且不料,云梦白便居住此间,正好撞个正着。

  “云梦白,你没死啊?”二人都是有修为在身,自然第一时间便发现了有人到来,有些惊慌失措的回过身,且见是云梦白,朱好文嘴角上扬,不屑的说道。

  “好文,婉君,你们都没事吧。”云梦白惨淡的一笑,这才开口问道。

  其余六人自然知道云梦白没死,可云梦白且不知道他们的下落,他也几次想去找,可天泉峰的弟子且不肯让他离开落桑湖太远。

  从此,云梦白再傻也知道,天泉峰要囚禁自己,而对于这点,云梦白全然想不明白,他更加不知道,他本是玲珑之子,而非云氏夫妇亲生。

  在云梦白的记忆之中,每一次说起他出生之时,他双亲都会笑着说,他是观音菩萨送给他们的。

  求子观音,云梦白便下意识的认为,是父母求了菩萨,才怀上了自己。

  一见云梦白,李婉君脸色就是一沉,原先羞红着的俏容也瞬间阴沉了下来。

  踏出一步,娇喝一声:“云梦白。”抬手一掌便拍向了云梦白而去。

  见此,云梦白不解,他并不知道,李婉君要干嘛,只是呆呆的站在了原地,看着那张熟悉,梦寐以求的俏容。

  “啊,婉君,你干嘛?”一掌狠狠的拍在了云梦白的胸前,云梦白吃痛,发出一声惨叫,身体倒地,嘴里又惊又怒的问道。

  他实在不明白,为何李婉君会对自己出手,更加想不通,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为何李婉君力气大了这么多。

  看着嘴角带血,无力趟在地面上的云梦白,李婉君并没有继续出手,只道:“闭嘴,谁让你这么叫我的。”

  “婉君,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云梦白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满脸绝望的问道。

  “闭嘴,你再叫我就杀了你。”李婉君气呼呼的说道。

  “好了,婉君,不要跟这种废物多说话了,这样只会掉身份。我们走吧,真没趣,这么美的地方,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废物。”朱好文上前,楼住了李婉君说道。

  他早就看出来了,天泉峰并没有教云梦白学习道法,而如今的他们与云梦白已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了。

  “哼,你给我滚,滚出天泉峰,最好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我真会杀了你。”李婉君咬牙切齿的说了句,这才转身,二人的背影一点点的消失在云梦白的视线之中。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云梦白无法想明白,为何天泉峰要囚禁自己,李婉君且要杀自己,他怎么也无法想的通。

  当然,这也是原自于他只记得妖怪进村,最后他亲眼看到双亲被妖风卷中,成为两具白骨,之后的记忆他就全不记得了。

  面对落桑湖,云梦白声泪俱下的吼道,且无一人回答他。

  哭累的孩子就会睡去,何况云梦白不止身体累了,心更累,加上被李婉君打上一掌,虽然那掌看似轻盈,实则也将云梦白打成了重伤,只是伤口上的疼,又怎么可能比的过心里的痛。

  当夜色渐临,不知睡了多久的云梦白再度醒来,且见残阳已去,夜光莹莹。

  心灰意冷的云梦白,只有一个念头,离开,离开落桑湖,离开天泉峰,甚至想逃离这个世界。

  可当他刚刚跑出落桑湖附近,且是一座铁索桥,桥的两边,都有天泉峰弟子看护。

  “站住,你不能离开天泉峰。”一见来人是掌门指定,绝不能放离的云梦白,天泉峰弟子立即拦住了他的去路说道。

  “凭什么,你们天泉峰有什么权力监禁我?”云梦白声嘶力竭的吼道。

  “闭嘴,本门向来有规矩,弟子学艺不成,绝不能离开天泉峰。”那名弟子闻言,且喝斥一声的说道。

  “去你的规矩,我又不是天泉峰的弟子,凭什么守你们的破规矩。”云梦白闻言,心中不由来气,他也想做天泉峰弟子,只是没人肯教,没人理会他罢了。

  “那你去找掌门说去,这事不归我管。”那名弟子闻言,且是冷冷一笑的说道。

  “你。”云梦白闻言,气竭,他也知道,对方只是一名弟子,还真不可能有权力放离自己。

  只能无力的瞪了对方一眼,蓦然离去。

  回到落桑湖,云梦白远远便见到了天泉真人,虽然他并不知道,天泉真人的真实身份,可他且知道,当初带自己来到落桑湖的,正是这人。

  立即怀着一肚子的气,冲上前去,“你为什么要囚禁我,我犯了什么错了嘛?”

  面对云梦白的质问,天泉真人轻轻的叹了口气,他也实在不愿面对云梦白,只是云梦白起了离开天泉峰的心,他且不能不来。

  “梦白啊,你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把武器,而这把武器很危险,可能会让世界灭亡,你说,你会如何处理这把武器?”回过身,看着云梦白,真人缓缓的问道。

  被他这么一问,云梦白怔住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种问题,自然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把武器丢了。”许久之后,云梦白这才开口说道。

  “丢了?要是让人捡去了,岂不是后患无穷?”天泉真人摇了摇头说道。

  “那毁了?”云梦白想想,也觉得有道理,这才开口说道。

  “如果毁掉武器,就必须要你与它同归于尽,你又会如何选择。”真人摇了摇头说道。

  看着这个似乎年长自己没多少的男人,云梦白目光中满是迷茫。

  要用自己的性命去毁掉一把武器,这种事情,让他如何选择。

  “我还是会毁掉武器。”良久之后,云梦白坚定的说道。

  “为什么,你这样做,你父母会多么的伤心,难道你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嘛?身体受之父母,怎么能不顾父母的感受轻生。”天泉真人闻言,盯着云梦白那张苍白的小脸,认真的说道。

  “我父母死了,再也回不来了,我若死了,或许能和他们团聚,再说了,我有我想保护的人,如果我父母还活着,我更会这么做,因为我要保护我的父母,还有,还有想保护的人。”云梦白闻言,有些落寞的说道,眼睛再次被水花打湿。

  “好孩子,人死后什么都没了,不会有团聚,更加没有来生,你不应该如此轻生。”天泉真人见此,心中不忍的说道。

  “那你会怎么选择?”云梦白闻言,看向了天泉真人问道。

  “我嘛?我会把它藏起来,永远不让他出世。”天泉真人一笑的说道。

  “这就是你囚禁我的理由?”似乎想到了什么,云梦白看向了天泉真人,小脸一副认真的问道。

  “对,这就是理由。因此你不能离开天泉峰。”天泉真人闻言,心中一阵的挣扎,最后还是肯定的说道。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玲珑之子如此聪慧。

  “可我不是武器,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又怎么可能祸害到整个世界。”得到回答,云梦白惨然一笑的说道。

  自己连李婉君一掌都接不下来,凭什么去祸害世界,再说了,自己也没有这个想法啊。

  “好孩子,你很聪明,那你应该知道,你这么问,我是不会回答你的,你只要知道,在天泉峰,没有人会伤害你就行了。”

  天泉真人看着云梦白,似乎想看透他似的说道。



英雄联盟之巅峰王朝还有比你更废的系统吗唯老婆是命心理真相点化江湖我是真的没修仙猎仙迷域圣龙霸体诀食睡道一切从篮球开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