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战车司机 第1话 疯狂的司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学有“去学习刻苦努力终生成就奖”,那不奖项颁发胡说八道可就太冤了。  但是光是刻苦努力没有用,有些人他就天生的也不是读书学习的料,埋头苦读五年,最后胡说八道但是以距离分数线二十分之差被大学拒之门外。  请特别注意,我说的分数线,可也不是清华北大的分数线,不是三流大学的最高录取分数政府大院里的司机,都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胡说这个还不到二十的年轻人在里头算是个异类。。...

  胡说是个司机,市政府大院里给领导开车的司机。

  政府大院里的司机,都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胡说这个还不到二十的年轻人在里头算是个异类。

  要说胡说这人吧,还真有点故事。

  胡说长的高高大大的很是帅气,平时做事那股子机灵劲倒也讨人喜欢,不过也不知道是老天作弄人还是怎么地,反正这小子学习起来是一塌糊涂。

  高中那会儿,为了能考上大学,胡说学习那叫一个刻苦啊,说头悬梁锥刺股也丝毫不为过,如果市里头的中学有“学习刻苦终生成就奖”,那不颁给胡说可就太冤了。

  不过光是刻苦没用,有些人他就天生不是读书的料,苦读三年,最终胡说还是以距离分数线三十分之差被大学拒之门外。

  请注意,我说的分数线,可不是清华北大的分数线,而是三流大学的最低录取分数线。

  胡说的父母也知道自己孩子不是不努力,叹气一声,就开始琢磨着怎么请客送礼给孩子鼓捣个大学上上,不过被胡说给拦住了。

  胡说虽小,但对社会上的种种,心里跟明镜似地,就说,反正我上了大学还是吊车尾,到时候毕业考试能不能通过还是个问题,何况三流大学的毕业证找工作的时候也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还是另想其他办法吧,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考不上大学,可以走其他的路嘛,何必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

  胡说爹妈一听,也是这么个理儿,就通过亲戚朋友介绍给胡说找了个酒店泊车小弟的工作。

  第一天上班,胡说有点忐忑,因为他不会开车,那天之前,别说小汽车了,就连卡丁车他都没开过。

  不过几个小时之后胡说的忐忑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从未有过的兴奋。

  在另一个前辈简单的教了怎样驾车之后,胡说就能独力慢慢悠悠的把车停好了,几个小时后,胡说停车的速度就提升了好几个档次,惹得那前辈直夸他天才。

  不过这个天才,却在一个月后因为偷偷开着客人的车围着酒店绕圈被开除了。

  其实那不是胡说第一次偷偷开客人的车,这家伙啊,自从学会了开车,就落下一毛病,一坐到驾驶座上,心里就跟猫挠似地,恨不得开到大街上转上十几公里,不过他没驾驶本儿不敢开出去,只好绕着酒店跑跑解馋。

  前几次运气好,都没被发现,不过这次也是他倒霉,那客人刚刚进了酒店就接着个电话有急事要出去,结果一到门口,发现自己车不见了,于是,胡说光荣的被开除了。

  这次胡说没再麻烦父母,朝朋友借了点钱,加上一个月的工资,凑齐了去考了个本儿,然后自己找了个货车司机的活儿。

  胡说呆的这家货运公司,是专门跑长途的。

  长途汽车司机最是辛苦,不过胡说这小子明显的精力过剩,一摸到方向盘,就跟舒马赫附身似地,在高速公路上一路狂飙,吓得其他车辆统统敬而远之,生怕这疯子万一出了什么事儿殃及池鱼。

  这活儿胡说做的很开心,不过一个月之后,他又被开除了。

  还是那句话,人倒霉呗。

  胡说这货运公司接的活儿,一般也就运送木头钢材速冻食品塑料制品啥的,可那天也不知道经理是怎么想的,居然接下一送活猪的活儿,而且刚刚好就分配到了胡说头上。

  胡说当然也没在意,依旧在高速公路上玩极速狂飙,结果到了地头人家接货的把后面门一打开,发现三分之一的猪都倒在地上吐白沫,于是,胡说就被开了。

  这事儿胡说嘴上没说啥,心里还是有点不服气的,心想那是那些猪体质太差,关我鸟事啊?不是有三分之二的猪都好好的么?

  工资还了朋友的钱,胡说又成了身无分文的待业青年,仅有的财产就是手里那本本了。

  不过还好,天无绝人之路,在哥们的介绍下胡说又进了市里头一家规模颇大的出租车公司,成了的哥。

  很遗憾的是,经过两次教训,胡说非但没有改过自新的想法,反而更变本加厉了,从此山口市就多了一辆敢在高速路上和宝马跑车飙车的疯狂的士。

  不过胡说还是很有原则的,车上载老人女人小孩的时候,他不会开的太快,以免闹出人命来,不过如果后座上坐的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那胡说可就不客气了,打着火的一瞬间立刻舒马赫附身、阿隆索附身、一路狂飙下来,让所有的乘客都脸色发白腿肚子打颤。

  甚至有一次一小伙儿下车之后歪歪斜斜的走到驾驶座跟前拍拍胡说的肩膀,“哥们,好莱坞不请你去拍《疯狂的士9》实在是太屈才了。”

  的士司机这活儿的确是很适合胡说,不过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又干了俩月,胡说就被客人举报了,据说那客人有先天性心脏病,那天被胡说吓得不轻,差点就嗝屁了。于是,胡说只能和相伴了两个月的爱车挥泪告别。

  这以后,父母又给张罗了几个工作,不过胡说都不愿意去,因为那些工作没车开,把父母气的直翻白眼,一个赌气就不管他了,让他自个儿想办法去。

  现在这份工作,说起来也是机缘巧合。

  某天在大街上闲逛的时候,胡说巧遇了自己高中同桌三年的女孩子,柳笙儿。

  柳笙儿是个非常文静的女孩子,长的漂亮,人温柔,脾气好,从来不惹是生非,同学都很喜欢她,当然其中也包括胡说,同桌三年,暗恋三年,胡说帮柳笙儿拆过无数的情书,但从未对自己的心意吐露半个字,因为胡说是个很现实的人。

  学校传闻,柳笙儿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这倒不是空穴来风,胡说就好几次看到下午放学之后柳笙儿被一个保镖似地西装男带上一辆黑色Benz商务车接走,虽然奔驰车在真正的富豪眼里什么都不是,但在这平民中学里,也是够惹眼了。

  胡说有自知之明,以自己的家境,跟柳笙儿不会有什么交集,也就不去做无谓的幻想。

  但是这次看见柳笙儿,胡说却主动的跑上前打招呼,胡说心想,既然柳笙儿家里有钱有势,那给自己安排个能开车的活儿自然是轻松无比。

  胡说倒没觉得求自己高中同学给自己安排工作是啥丢人的事儿,天天待业在家吃父母的喝父母的那才叫丢人哩,赶紧找份工作赚钱孝敬二老,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柳笙儿!”隔着十几米,胡说就高兴的吼了一嗓子,当然他高兴不是因为柳笙儿可能提供给自己工作,而是真的见到柳笙儿很开心,不知道有多少次,胡说拿起电话想打给柳笙儿,最终都没有能提得起勇气,单恋,还真是很煎熬啊。

  柳笙儿一如既往的清丽脱俗,一身简单的白裙子,没有任何花哨的装饰,却将她衬托的犹如春风里自在摇曳的百合花,即使这闹市街区,也无法掩盖那高雅恬静的气质。

  看着柳笙儿扭过头的笑颜,胡说没来由的心一阵狂跳,一边喊着,一边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了柳笙儿身边,没料想刚刚准备刹车,忽然横刺里儿伸出一根强壮的手臂,一巴掌把胡说拍了个狗啃屎。

  胡说那叫一个气啊,爬起来怒目瞪着眼前这个煞风景的彪形大汉,脸上写满了不满。

  “哎呀,真对不起。”一边的柳笙儿赶紧小碎步跑过来拉着胡说的胳膊左看右看,发现没什么损伤才有些无奈的望了那大汉一眼,“廖大哥,这是我同学。”

  保镖哦了一声,退后两步不再理会胡说,别说道歉了,连个正眼瞧都没有。

  柳笙儿显然有些不满,略带嗔怒的瞪了那保镖一眼,望着胡说歉意一笑,“胡说,你没事吧,廖大哥刚才以为你是想抢我包呢,才拦下你,你别见怪。”

  从刚才柳笙儿的葱白小手摸上自己的胳膊,胡说就已经晕了,此时满脑子都是那柔柔嫩嫩的温暖触感,哪里还顾得上追究那保镖的责任,只能晕乎乎的连连点头,“没关系没关系,我不在意的。”

  柳笙儿又看了看胡说,的确没什么事儿,才放下心来,好奇的问道,“胡说,现在十一月,大学还没放假呢吧,你怎么在这里呀。”这山口市是个小城市,只有几所中专大专和民营大学,并没有正规的高等院校,所以柳笙儿才会有此一问。

  看着柳笙儿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忽闪忽闪,胡说顿时有点脸红,小声回答,“我没考上大学……对了,你不是要去美国念大学么,怎么还没有走啊。”胡说赶紧岔开话题,省的继续丢人。

  柳笙儿倒是对胡说的情况很了解,满脸遗憾的安慰了胡说两句,望着胡说惭愧的样子扑哧一笑,“我报的是春季班,过完春节才过去呢,我英语听力口语不太好,趁着这段时间练练,免得到了那边听不懂课。”

  “那你还要在这里呆好几个月啊,我还真怕以后都见不到你了呢。”胡说一听是打心眼里的开心,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说出来之后,胡说看着柳笙儿有点惊讶的脸才明白自己的话里的暧mei太明显,顿时有点尴尬,心想胡说你真是个笨蛋,这会儿怎么能说这种话,这不是明摆着让人家女孩子难堪么,本来还想和柳笙儿多聊几句的,看来是没戏了,人家肯定扭头就走了。

  还好胡说的担心并没有发生,柳笙儿只是惊讶了一下,立刻又恢复了淡然恬静的样子,脸上挂着让人心旷神怡的微笑,“那你呢,有什么打算?”

  看着柳笙儿清澈的眼睛,胡说之前准备好要她帮自己找工作的事儿在嘴里打了个转儿却又吞了回去,刚刚自己不小心说错话,现在肯定不能再提这事儿了,不然这让人家怎么想自己啊!

  胡说想了想道,“我刚刚丢了工作,刚才正想去广场招工栏那看看能不能找着工作呢,嗯,我不打搅你逛街了,再见!”

  胡说觉着柳笙儿肯定是想走了,只不过碍于老同学的情面开不了口,女孩子脸皮子薄嘛,人家礼貌有加,自己却不能得寸进尺,还是赶紧闪人的好。

  谁知道事情的发展却和胡说的想当然差了很远。

  “哎,等等!”柳笙儿一把拉住了胡说,“你急什么啊,现在饭点儿,你到哪找工作去,一起吃个饭吧,我请客!”说着柳笙儿指了指旁边的小店,笑笑的看着胡说。

  其实柳笙儿对胡说这个同桌还是有相当好感的,想想同桌三年,连顿饭都没一起吃过,而两人的生活圈子不同,自己去了美国之后,可能今后真的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想想人生聚散离合,难免有些伤感,所以才破天荒的想要请胡说吃饭。

  胡说诧异之下本来想拒绝,不过也想到了今后不会再见面的问题,那拒绝的话就说不出口了,只能点头。不过抬头看看那挂着“桂林米粉”招牌的小店,胡说忍不住有点挠头,想不到柳笙儿这样的千金小姐,竟然会来这种地方吃饭……



乱世枭雄大人有福妻(上)从横练开始我给重生丢脸了熟男的定力清风明月之小妾命画家为什么还混娱乐圈灵魂流浪星球依然不悠然蛇术士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