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他也有温柔的一面小说精选

原来是他让她冲澡也不是想做那档子事,不是帮她上药!季如璟傻乎乎的盯着他的发丝,会觉得惊异万分,他叶牧白这是吃错什么药了?他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心!“药,药里该会毒吧!”叶牧白的双手顿住,抬起头来,目光怪异:“是啊,有毒,还是剧毒,擦了之后肠穿肚烂,七孔流血而死。”。

免费阅读

原来他让她洗澡不是想做那档子事,而是帮她上药!

季如璟傻乎乎的盯着他的发丝,觉得惊奇万分,他叶牧白这是吃错什么药了?他怎么可能那么好心!

“药,药里该不会有毒吧!”她小心翼翼的发问。

叶牧白的双手顿住,抬起头来,目光怪异:“是啊,有毒,还是剧毒,擦了之后肠穿肚烂,七孔流血而死。”

他好心好意给她上药,她不感激,还怀疑他在药里下毒,这个女人什么脑子,真是不识好歹。

季如璟脸色发囧,跟他的眼睛对视,想到他的手指碰过自已哪里,当下脸就红了,表情变的很尴尬。

她缩拢了腿,不自然的说:“你把药给我吧,这种事情,我想自已来。”

“不怕我这药膏里装满了毒药吗?”叶牧白轻挑起了眉。

“没有毒,没有毒,是我多心了,”季如璟赔笑。

她会怀疑也不是没有原因啊,谁让他这么喜怒无常,鬼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上一秒还在车里奚落她,下一秒在这里帮她上药,这也太反常了,老说话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嘛,他突然对她那么体贴,她能不怀疑他的动机嘛。

叶牧白没有把药膏给她,低下头去,看到她把腿缩起了,不耐的说:“把腿张开!”

季如璟咬唇:“我不!”

“找死是不是!”叶牧白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我……我不习惯!”季如璟硬着头皮说道,脸快烧沸腾了。

“呵呵,该看的我早就看过了,没什么稀奇。”她的羞涩勾起了他的兴致,甚至觉得她有那么点可爱。

季如璟的脸涨的更红,身上的肌肤也变成了诱人的粉红色,嘴唇红的鲜艳欲滴,跟快要滴下血来似的,看的叶牧白有种想要低头去亲她的冲动。

“再不把腿张开,我可不保证会对你做出些什么来。”叶牧白邪恶靠近,威胁道。

季如璟心跳加快,与其在这里被他吃干抹净,伤上加伤,还不如硬着头皮接受他的“好意”,她别开头,誓死如归般的将腿分开。

“这才乖嘛--”

叶牧白在手指上沾了一些药膏,往他裂伤处涂抹,看她身体总是抖动,以为她是痛,动作越来越轻。

他不知道,这对季如璟来说,这简直就是“酷刑”。

她可以抵抗他的残暴,却抗拒不了他的温柔,他的手指每碰她一下,她全身都会被牵动,脑子里浮现出他的脸来,还有现在他正盯着自已那里看,她就想要找个洞钻下去,那里可是女人最私密,最宝贵的地方。

“好了!”给她上完了药,叶牧白盖上盒子,将浴袍给她拉好。

“谢谢!”季如璟有点呆呆的讲。

叶牧白站起来:“你睡觉吧,到吃饭时间我叫你。”他表情平和的说道,走出休息室。

季如璟抚了抚浴袍的下摆,那里还有他手心的温度,嘴角不由的上扬,或许叶牧白也有他善良的一面,没她想的那么不近人情。

昨晚没怎么睡好,她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竟然还真的睡着了。

一觉醒来,也没见叶牧白来叫她,下床拉开一条门缝往他办公室看了看,也不见人影,看样子他出去了。

关上门,她坐回床上,她要是这么自作主张的走了,以叶牧白的脾气一定又会发怒,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坐了一会,实在是太无聊了,她看对面墙上放着很多的书,起身过去,从上面抽了一本翻开来看。

“咚--”银色的小物件从书中滚落,咕噜噜的一路滚进床底下。

是什么东西啊?

季如璟拿着书,跪在床边,往下看去,用手去捞。

连载中

唯有情字最伤人

作者:六月的女王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