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奉陪到底!小说精选

叶牧白皱了了眉,头一次被这么拙笨的女人强吻,她这是取悦于?明明就是在蹂躏!她我以为自已在啃猪蹄吗?换做平常,他早已踹踹开了,但是昨天他却是一拖再拖也没不动手,任凭她充分发挥落地窗外的世界如同泼了墨汁般的黑沉,他的眼睛在清冷中逐渐迷离,撩人的呼吸声性感而浓郁。。

免费阅读

叶牧白皱起了眉,头一次被这么笨拙的女人强吻,她这是取悦?分明就是在蹂躏!她以为自已在啃猪蹄吗?

换做平时,他早就一脚踹开了,可是今天他却是迟迟没有动手,任由她发挥。

落地窗外的世界如同泼了墨汁般的黑沉,他的眼睛在清冷中逐渐迷离,撩人的呼吸声性感而浓郁。

季如璟闭着眼睛,感受到他的气息改变了。

她心里打着鼓,既不想被他看出她的紧张跟恐慌,但又放不开自已,只是她这种小孩子过家家似的亲亲,怎么能够满足一个血气方刚,正热血蓬勃男人呢。

终于--

他扣住她的脑袋,反客为主。

忽然间,他猛地将她推到地上,他的定力一向很好,从未对任何女人的身体有无法自拔的感觉,可对于她,那种疯狂的占有欲,犹如原始的野兽无法抗拒鲜美的猎物一般的令他着迷,差一点点,就失控了。

季如璟从秦语中清醒过来,不解的看着他:“怎么了?”

“怎么了?说好是你来取悦我,为什么到了最后,变成我在取悦你?你说你行,可是在我看来,真是糟透了,比一块木头还不如,往我提不起一丝的兴趣,”叶牧白慵懒的靠在沙发上,轻声慢语的讽刺她。

撒谎!刚才明明如狼似虎的,可反驳他又有什么用,季如璟沉了一口气,爬起来坐到他身边:“在给我一次机会。”

“你说要我就给吗?机会是不会有了,不过有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要试试吗?”叶牧白浏览着她的全身,嗓音磁性,犹如从地狱中传来,带着魅惑与危险感。

季如璟后劲发凉,但她不能退缩:“要!”

随着她坚定的回答落地,没有任何前奏,便被他压在身下……

季如璟不知道自已是何时昏厥过去的。

醒来,天色已经亮了。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自已还躺在沙发上,连被子也没有盖,这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在这略带凉意的清晨,伤感像病毒一样入侵到她的心底。

浴室的门无声的被推开了,季如璟忙放下手。

叶牧白弯起嘴角,眼神薄凉:“疼吗?”

季如璟忍着火辣钻心的痛,心里恨的牙痒痒,轻描淡写的回答:“不疼,一点点小伤而且,不碍事的,就当是被疯狗咬了。”

房间骤然静至冰点。

笑意在叶牧白眉宇间变浓,他走近她,弯下腰,将她圈于他的臂弯之间,湿漉漉的发丝往下滴水,掉在她的肌肤上,一路滚落,季如璟一动不动,就那么坐着。

他们的目光对视。

他眼底温柔的仿佛眼底能盛开出一朵柔白的阳光来。

季如璟却在他这种目光里,体会到了通体冰凉的恐惧!

一种真正从内心深处蔓延的恐惧!

“呵呵--”叶牧白将头低下,幽幽的笑出声来,下一秒,他脸色骤然一冷,虎口用力捏起她的下巴:“季如璟,我多的让你痛不欲生的方法,我看你还能忍受多久。”

“奉陪到底!”季如璟冷静的微笑,坚毅如磐石。

她不能去多想,越想就越害怕,越害怕就越软弱,所以她告诉自已,哪怕是碎了,也有涅槃重生的一天。

早餐。

叶家的餐厅满满当当的坐了一大家子人。

连载中

唯有情字最伤人

作者:六月的女王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