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谋圣张子房

时间:2021-07-17

分类:历史军事

作者:天赐维豪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江山如画,一时之间多少豪杰。本作品就为大家详细介绍汉初三杰之一:谋圣张良的故事。 谋圣张子房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自夏商周以来,华夏大地奉行天下共主的政策。夏桀无道,伊尹辅商汤率诸侯起而讨之。商纣暴虐,姜太公佐周武王汇聚八百诸侯起而诛之。然而当大周幽王烽火戏诸侯,遭犬戎杀身后,大周气数却未尽矣。诸侯共同拥护幽王之子姬宜臼为大周平王。虽然平王东迁洛邑,王权衰微,但大周天子依然为天下共主。任凭你齐桓称霸,还是晋文称公,最终都得尊奉大周天子。。

免费阅读

  公元前250年,执政长达五十六年的秦昭襄王驾崩了!正是这位曾不可一世的秦王,在六年前将统治了天下八百年的大周王朝送上了断头台。也正因此,华夏大地进入了混乱的巅峰时期。

  既然秦可灭周,连天子都不怕,就更不把你诸侯放在眼里了。征燕、伐魏、讨齐、攻楚,兵锋所指,所向披靡。只因当时秦有人质在赵,便暂且缓于攻伐。(当时少年嬴政,也就是后来的秦始皇,和父亲嬴异人,也就是后来的庄襄王,都在赵国做人质。)那么至于小小的韩国,秦国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当时韩国领土只剩下了首都阳翟和下辖的荥阳、成皋以及周围的一些小城池了。也就是相当于现在的一个直辖市和周围的几个小县而已。

  然而昭襄王此举,却彻底摧毁了天下共主对诸侯仅有的一点制约。

  随之,齐、楚、燕、韩、赵、魏、秦纷纷称王,彼此兼并。现在大家都是诸侯,谁怕谁呀!

  自夏商周以来,华夏大地奉行天下共主的政策。夏桀无道,伊尹辅商汤率诸侯起而讨之。商纣暴虐,姜太公佐周武王汇聚八百诸侯起而诛之。然而当大周幽王烽火戏诸侯,遭犬戎杀身后,大周气数却未尽矣。诸侯共同拥护幽王之子姬宜臼为大周平王。虽然平王东迁洛邑,王权衰微,但大周天子依然为天下共主。任凭你齐桓称霸,还是晋文称公,最终都得尊奉大周天子。

  正当张府举府欢庆小少爷降世之时,不料相国老爷张平却病倒了。而且病情越来越严重。韩王闻迅前来相府探望,这回他也不摆架子了:“爱卿怎么突然爱你到了呢?先前刚与寡人谋划御秦之策,良策还未实行,卿若先弃寡人而去,谁人可与寡人再谋御秦呢?”这话听起来倒像是说,寡人不能没有你啊!可真是这样吗?我们还是接着往下看吧!

  张平一听韩王这么说,并没有合纵之意,也就不再往下说了。此上策不能采纳,只有再出一个下策了。“王上,臣还有一御秦下策,虽不如合纵功效之明显,但也能使秦国无力东向。我大韩也因此能得以喘息,重修国政,富国强兵。”韩王问:“什么计策呢?”张平说:“秦国自商鞅变法后国力雄厚,所以才可以征伐各国。如果我们耗去他的国力,那么他不就无力征伐了吗?”韩王问:“如何才能使秦国消耗掉国力呢?”“我们遣一个水司,去为秦国修渠。表面看来是兴大利于秦国,实际则是为消耗其国力。想必如今秦国上下也没有能识破此计之人。如若大王赞同,则当速遣人赴秦,此事不易久托。”

  韩王坐定,问张平道:“夫人为卿所生是儿是女?”“托王上鸿福,是个儿子。”张平看到韩王满脸愁云笼罩,心里明白,韩王这哪是在关心我老婆给我生儿子还是女儿呢?那是在问我,国家有难,君父有忧,只有你独自在家悠哉悠哉的等待老婆给你生儿子吗?韩王于是又说到:“而今适逢乱世,男儿可以身着盔甲、驰骋疆场为国建功。”张平心里想,我就知道您肯定要把话题转到这儿来。韩王接着又说:“想你父张开地,辅佐三代先王,建功立业,那时我大韩雄踞一方,何其荣耀。但待到寡人父子即位,他却早早弃我们而去了,不然寡人何有今日之忧。”张平心想,是你与你老爹把韩国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我老爹死而复生,也无回天之术了!想是这么想,但可不能这么说啊!“王上,臣下有一策,不知当讲不当讲?”张平的意思是,你如果善于纳谏,恒心治国,韩国也不至于此啊!现在我给你出谋划策,你听是不听吧。韩王说:“爱卿但讲无妨。”张平说:“今暴秦虎狼之师也,凶视天下各国,欲一一图灭之。我大韩唯有联合赵魏,友好燕齐,出使荆楚成当年苏秦之合纵之势,方能御秦。”其实大家都知道,张平所言实为御秦之上上策。然而韩王却不赞同,他也说出了不赞同的道理:“苏秦之计方御秦十五年,然今各国自为己利,何谈合纵!”韩王意思是,苏秦搞得什么狗屁合纵,也不过才十五年使秦国没有出关。可能人家秦国不是不敢出关,而是在养精蓄锐。你看,苏秦一死,人家便用了张仪的连横之策。咱山东六国,本来就是乌合之众,各自为了蝇头小利,你献城池我割土地。到如今把秦国喂养的任谁都不放在眼里。

  张平见国王亲自来探望自己,当然觉得“圣眷昌隆”了。心中颇为感激,于是强忍病痛,命仆婢扶自己坐起身来,以免对君王有所不敬。韩王见张平要起来便说:“爱卿不必拘礼,躺着回话便可。”“臣无大碍,请王上放心。御秦之策既定,王上可即日遣人赴秦,此事不用臣下就可以完成。”“爱卿说来简单,寡人到哪里去找赴秦之人呢?”韩王显得满脸无奈的问到。“臣下听说国中有一人颇识水利之道。”韩王听张平如此说,便露出了笑颜:“爱卿所言何人?身在何处?寡人好遣人去请!”看韩王这话说的多有诚意啊!如果你这样想的话未免定论尚早。张平说:“此人姓郑名国,现在水司任一水工。王上遣此人去,必定可以完成使命。”韩王听罢张平所举之人,当即面露不悦之色。但稍后便又假意微笑着拉住张平的手叮咛到:“爱卿尽管安心养病,遣人之事寡人与众卿相商即可。”你看看这话说的,你准备与众人相商,刚开始为难我干嘛,还显的一脸无辜,似乎我不举荐就没办法了。现在给你举荐了能人,你却又不屑一顾了。张平就算敢这么想,也不敢这么说啊!只听张平说到:“与众人相商甚好,如有能力超过郑国之人,那再好不过了。”接着又说到:“王上,微臣恐怕不能为国效力,为您尽忠了。臣祖上世代侍奉大韩先君,臣亦为两代君王所恩佑。此实为臣下家族之荣幸。大韩君王对臣家族之鸿恩,万世难报。今臣斗胆在王上前许下,待小儿张良成年之后,就让他入朝侍奉王上,永为大韩之臣,并世代延续之。”看张平此话,可谓言真意切。想必韩王亦为之感动。哪知韩王竟如此说:“待汝儿长大再做计议亦为时不晚!”嘿!这么说来你韩王还看不上人家张平的一份赤心喽。怪不得你亡国呢!真是心无恩义,鼠目寸光啊!这么情真意切的话都没打动你愚钝的心。再者说,就基因来看,人家父祖两代为相,肯定也差不了嘛。后来的事实也如此证明了啊!不过人都无先后眼啊,更别说这愚昧的韩王了!

  话说,这一天天还未亮,众星拱卫着明月偏倚西方。然而韩国都城中却是车来轿往,热闹非凡。原来是韩王紧急召令大小臣工入朝议事。只见韩王早已一个人在殿堂之上踱来踱去。众臣相继入朝站定,韩王才停止了脚步:“众爱卿,寡人今日急召汝等前来,是为商讨御秦之策。自秦弑天子以来,便常常辱我大韩。寡人更是隔三差五便被秦王如同召奴才一般,召去朝拜。想我大韩乃是天子近亲,寡人亦是周武圣君之后。然今却被本为蛮夷的秦人所欺,实我大韩之不幸也!卿等可有御秦之良策否?”群臣个个低头不语,心想天下的共主大周天子都被他征服了,何况你一个只有几座小城的弹丸之君呢!韩王看着一个个胸无点墨的大臣,心都凉透了。不由得长叹一声说:“如果老相邦张开地仍在此世,寡人何至于此。”韩王口中所说的老相邦张开地,便是汉初三杰之一,著名谋士张良,张子房的祖父。张氏一族世代在韩为官,到张开地更是身居宰辅之位。他曾为三代韩王当过相国,当时韩国正值鼎盛时期,所以韩王如今才有如此叹息。韩王接着又问:“相国张平今日为何不来早朝?”堂下一人应道:“启禀王上,相国夫人近日将要临盆生子,先前相国已向王上告假。王上准其没有特召不必来朝。现在是否特召于他呢?”“不必了,让他专心等候儿子吧!”韩王似有埋怨的撂了这么一句。现在的相国正是老相国张开地之子,大谋臣张良之父,现在也已经为两代韩王任相国了。

  再说这边相府,今日上上下下,忙忙碌碌,正为迎接小少爷降世。这时朝会已经结束,韩王带着几个随从直奔相府而来,于路无话。待到韩王刚刚踏进相府大门,只听“哇”的一声,当然是婴儿降世喽!韩王听得此声便说道:“连刚刚出世的婴儿都觉得这个世界苦啊!”相国张平听到是韩王在说话,便急忙出门迎接。并连连谢罪说:“不知王上驾到,臣实在罪该万死,望王上恕臣不敬之罪。”韩王当然要说:“爱卿请起。”但接着又说:“寡人只是行经于此,顺便进来看看卿于家人”你听听,专程前来,不说专程前来,却说只是经过。那么大王您这是要去哪呢?微服私访吗?其实这就是君王的架子。我做为君王的,怎么能随便屈尊呢?张平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便把韩王迎到客厅,当然命仆婢沏茶倒水。

  同样是在公元前250年。一代名相带着他报国无门的遗憾,和对家人的放心不下,以及对刚刚入世的儿子,未来大展宏图的期许,默默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此一遗训可谓慷慨激昂,亦属高瞻远瞩!由此可见,不是张平智疏才浅。实在是生未逢时,没有遇到他口中所说的“天降贤君”啊!空一身智谋才干,却不能得以施展。

  从公元前254年,韩王首次入朝秦王后,秦王便隔三差五的让韩王去朝拜,稍稍怠慢则必兵临城下。

  一代奇谋张良,正是生在了此等庸君执政时。这也注定张良未能继承父祖之业,在韩为相!

  就是在张平去世的消息传到韩王前时。那边大秦国刚刚正式登基才三天的孝文王驾崩了。这似乎是张相国带走了这位久为太子,却并未来的急对韩国进行攻伐的帝王。这可能也是张平为韩王所尽的最后一次忠了吧!他应该想对韩王说,老对手我已在生命的末刻为您带走了。新对手只有靠您自己来应付了!

  就这样,直到张平奄奄一息时,也不曾听说韩王有遣使之举。张平知道再也看不到韩国再度昌盛的希望了,他也自知于世时日不多了,便召集家人聚于病榻前,聆听他的最后嘱咐。张良此时才刚过百日,也在母亲的怀抱中来到了父亲面前。张平嘱咐完其他家人,便把目光转向了让他最放心不下的,这个刚刚入世不久的宝贝儿子身上。他嘱咐夫人说:“吾儿刚刚入世,我便要被老天召去,于诸位先祖同眠了。今后儿之教养就全仰仗你一人了。我知道这对于你当然是繁重之苦,然而我亦无奈也。你唯有教儿从小便知晓孝悌之礼,待儿成人后,必对你小心侍奉。还需教儿认真学文习武,从小立定大志。如今处于乱世,群雄逐鹿。胸无大志者,必受制于人。想我与父亲相韩五世,然智疏才浅,终不能劝韩王立定大志,致使我大韩日益衰微。今强秦虎视山东诸国,欲一一图灭之。然秦之强暴却又不是可以委心效忠之主。孟夫子有云:五百年必有王者兴!自大周天子平王东迁洛邑,至今恰五百年。如若应夫子之言,不久则必天降贤君,提仁义之师,诛秦虎狼之众。兴惠民之政,救众水火之中。到那时,你可遣吾儿辅佐之,则必成帝王之大业也!”

  韩王回到宫中,与近侍说起了御秦之事。韩王对近侍说:“你知道相国向我推荐了什么人吗?”近侍满脸堆笑奉承的说:“奴才愚昧,哪知贤相所言。”韩王似有疑问的看着他:“贤相!那可能是从前吧!现在相国已经病入膏肓,人都糊涂了!他居然向寡人举荐了水司里的一个小工,叫什么郑国的。还说他是水利能人。寡人怎么就从来没听过此人呢?如果他真有能耐,怎么只做了个小工呢?难道是寡人昏庸埋没了人才,却重用了不肖者吗?再说了,我大韩今虽比不上先王时强盛,但也不能命一小卒做大使不是。那样的话,如果被各国所知后,岂不笑我大韩无人嘛!”近侍听韩王这么说,便又改口谄媚到:“奴才刚刚是口误,相国确实是病糊涂了。我主圣明,怎么会愚贤不分,舍大官而任小卒,置国家尊严于不顾呢!再说了,一个小工能能耐到哪啊!”哎!真是使尽谄媚之能事啊!有如此昏庸之君,又加上如此谄媚之奴,韩国能不亡嘛!

飞剑问道富商有利~千金养夫快穿之被降级了怎么办娘子一根筋地下大老婆重生之独步江湖这个忍者明明不强却过分作死狼啸游龙每秒都在升级都市超级女婿

兴汉四百年张子房  开汉四百年之张子房  旺汉四百年之张子房  人同张子房什么意思  姜子牙和张子房谁厉害  张子房是什么人物  张子房诗  张子房和诸葛亮  张子房简介  


谋圣张子房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历史军事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 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