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西荒传奇

时间:2021-01-12

分类:仙侠小说

作者:天下第一女魔头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桃溪村的一个非常好吃懒做的少年,祖上八代学武,唯一的梦想是给老爹考个状元回去。哪知天人愿人意,唏哩哗啦塌的被人打晕了,带进另一个世界,就了一段耍赖皮耍泼的传奇旅程。 西荒传奇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一家私塾内,一个年逾花甲一把山羊胡子的老头摇头晃脑的念着:“有名,天地之始。无名,万物之母”自我陶醉的很,念了半天抬头一看,下面二十几个学生老的有三十几岁,小的才刚总角。个个听得一脸若有所思,若有所悟。老头很满意,忽然眼角一跳,往后面一个角落看去,一个摸样极清俊的少年趴在桌子上,口水流了一桌子,老头的脸瞬间青了。阳春三月间,桃飘李飞,莺啼燕语,春光明媚,捣衣的少女自溪边缓缓归来,如此祥和的景象却被一声惨叫瞬间打破:“凌风!!!又是你!!!”话说间,一个黑影从窗边飞了出来,重重的摔在一棵刚刚抽芽的老柳树下,众少女自私塾门口经过,见此情景吓了一跳,住了脚,定睛一看,凌风摔了一个狗啃泥,呲牙咧嘴的揉着屁股。都笑了,其中一个绿衫女子上前笑道:“凌风,你又惹老夫子生气了?”凌风呲牙道:“什么老夫子,我还秀才咧,我看武夫子到差不多,哎哟我的屁股,老头下手也太狠了.。”话未说完,脑勺后一疼转头一看,一卷书从身上落了下来,夫子一手拿了根教棍烟尘滚滚的杀过来,凌风吓得一抖,大叫一声:“妈呀”便飞也似的跑了,一众顽童从窗边探出头来,唯恐天下不乱得拍掌大笑。。

免费阅读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一家私塾内,一个年逾花甲一把山羊胡子的老头摇头晃脑的念着:“有名,天地之始。无名,万物之母”自我陶醉的很,念了半天抬头一看,下面二十几个学生老的有三十几岁,小的才刚总角。个个听得一脸若有所思,若有所悟。老头很满意,忽然眼角一跳,往后面一个角落看去,一个摸样极清俊的少年趴在桌子上,口水流了一桌子,老头的脸瞬间青了。阳春三月间,桃飘李飞,莺啼燕语,春光明媚,捣衣的少女自溪边缓缓归来,如此祥和的景象却被一声惨叫瞬间打破:“凌风!!!又是你!!!”话说间,一个黑影从窗边飞了出来,重重的摔在一棵刚刚抽芽的老柳树下,众少女自私塾门口经过,见此情景吓了一跳,住了脚,定睛一看,凌风摔了一个狗啃泥,呲牙咧嘴的揉着屁股。都笑了,其中一个绿衫女子上前笑道:“凌风,你又惹老夫子生气了?”凌风呲牙道:“什么老夫子,我还秀才咧,我看武夫子到差不多,哎哟我的屁股,老头下手也太狠了.。”话未说完,脑勺后一疼转头一看,一卷书从身上落了下来,夫子一手拿了根教棍烟尘滚滚的杀过来,凌风吓得一抖,大叫一声:“妈呀”便飞也似的跑了,一众顽童从窗边探出头来,唯恐天下不乱得拍掌大笑。

  “杀无赦、、杀无赦、、、、”无数的血洒向天空,像一朵盛开的妖艳牡丹,然后又落下来,落下来、、“无处可躲,血洒了他一身,视线也被模糊了,他害怕极了,恐惧将他死死的包在它的黑色羽翼之下,他揉了揉眼,再睁开时,一个狞狰的人高高举起一柄大刀,那刀散发出冷冽的白光,闪电般的向他挥下来:“啊!!!”他猛然惊醒,坐了起来,屋子里一片漆黑。凌风大口的喘着气。那一幕幕还在他脑海里回荡。好半天才平静了下来。他悄悄的走到门口,推开门往外面看了看到处一片漆黑,鬼影都没一个。他悄悄的出了门,发足一路狂奔不提防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脚,扑通的一下载了过去,他哎哟的一声,忽然又反映了过来一把捂住嘴,四下里看了看,等了半天一点声音也没有,他长吁一口气,揉了揉屁股。这下学了乖一瘸一瘸的慢慢的走着。出了云中楼他往街上一看,月黑风高的正好逃命。他双手合十的对着天道:“菩萨爷爷观音姐姐,这次我要是能逃出着条命,我回去后一定好好念书,在不惹老夫子生气,在不偷二狗叔的烤羊肉了,给我老爹考个状元回来。阿弥陀佛,保佑保佑”说完往街上望了望,辛喜无人他发足狂奔,一路飞跑,不知跑了有多久他才停下来。挨着墙一屁股坐下来。四下里看了看,前面就是城门口了。他心里一喜飞也似的奔了过去,跑着跑着慢慢的感觉有点不对劲,他猛地停住了脚步,呆呆的看着城墙,十余丈高的城墙残破不堪,上面挂了上千具尸体没有脑袋,从衣服来看分明是下午被斩首那些皇亲贵族,皆被人用麻绳吊着,密密麻麻的。凌风头皮一麻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来。忽然脖子上一凉,凌风低头一看,只见一把雪亮的长剑架在自己脖子上,凌风大惊。:“别动,你是谁?三更半夜的在这做什么?”凌风结结巴巴道:“我、、我、、、我什么也没有做,我只是出来转转”那人半天不做声,凌风吓的发抖,忽然那人拿开剑道:“你爹娘怎么放你出来跑,不怕出事么?”凌风转身一看:“面前这人穿了一身粗布麻衣,手拿一柄雪亮的长剑,头发随意束着,一身的风尘侠气,凌风结结巴巴道:“我、、我爹娘不在这里”那人道:“不在这里?那你怎么在这里,走散了?”凌风道:“不、、不是、、我是被人抓到这的,我刚才逃了出来的”那人冷眼看了他几下,转过身道:“既是逃出来的就快走吧,这地方很危险”凌风怔怔的答应了声,慢慢的跟在那人身后,那人道:“你跟着我干嘛?”凌风指了指城楼,那人看着城楼脸藏在一片阴影里,看不清表情,凌风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迫感向四周蔓延开来,忽然一道白光迎面刺来,凌风吓了一跳,眼看着那光越来越近,在瞳孔里越来越大,凌风还未来得及叫出声,那道白光贴着脸颊飞了过去,接着就是一声刺入肉体的沉闷响声。凌风还未意到危险近在咫尺,抹了把冷汗长吁一口气:吁、、、好险!还未说完就被那人一把拉了过去,凌风一个趔趄,这下满腹的惊吓瞬间化为怒火:妈妈的,拼了,生死不过一剑的事,凌风正准备骂那人,一抬头,顿时傻了眼,二十五六个黑衣人悄无声息的包围了他们。不远处还躺了一个,这群人的外围站了一个人,白底蓝纹锦袍袍负手而立。笑道:“好一个裴缜裴大将军,恭候多时了”裴缜将凌风护在身后,冷笑道:“怎敢劳动国相大人大驾光临”琅徰笑道:“裴将军一路风尘劳累,我特意为将军准备了一点小礼物,希望将军喜欢”裴缜冷笑道:“不敢,国相大人的礼物在下受之不起”琅徰道:“将军怎可辜负我一番好意,这可不是将军说了算的”话音刚落那二十几个人同时攻了上来,快如闪电,魅影无声。凌风吓得哇的大叫起来:苍天啊,大地啊谁跟他玩的小游戏啊!!!凌风简直欲哭无泪,他不就是把老夫子气晕了么?至于这样玩他么?凌风正发傻间,只听裴缜大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跑”凌风忽地回过神来,一个黑影快速的向他飞过来凌风吓得抱头就跑那剑离他脑袋只有一寸的距离时,只听的“叮”的一声脆响,被裴缜给打飞了。剑势顺势就刺入了那人的胸膛当下就给刺了个透心凉,一声沉闷的响声后血溅了凌风一身,然而奇怪的是那人被一剑贯胸后没有露出任何的痛苦表情,依然奋不顾身的往前冲。凌风吓了一跳在看那人的眼睛时里面空洞洞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涟漪,像一潭死水。裴缜惊道:“影卫?”琅徰笑道:“怎么样,裴将军,这份礼物还满意吧?”裴缜冷笑一声。琅徰嘴角勾着一抹笑看着凌风,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忽然就凭空消失了,与此同时凌风只觉得脖子一紧,在看时已经被琅徰提在手上。裴缜在救时已经来不及。琅徰一手提着凌风向裴缜笑道:“裴将军”裴缜道:“琅徰,有什么冲我来,他还只是个孩子”琅徰笑道:“哦?是么?我看这个孩子你到上心的很呢,能让裴将军这么上心的孩子,恐怕也不是普通的孩子吧?”凌风被他提在手里,脖子被衣服勒的喘不过气来,脸憋的通红。琅徰看着裴徰道:“把剑放下”裴缜皱着眉看着凌风,忽然就笑了道:“这个小鬼与我无关,你爱杀就杀”说完提着剑向城楼奔去,琅徰看了凌风一眼笑道:“是么?”说完将凌风摔到地上,凌空一抓,一把紫色的气剑出现在手里,琅徰高高的举着剑,紫剑映着微弱的天光,光波流转,璀璨万千。凌风吓的闭上眼: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琅徰举着剑一剑劈下来,凌风只觉得一股巨大的罡风将他锁住,半点动弹不得,眼见那紫剑越来越近,凌风心里正在跟七大姑八大姨拜别。忽然只听见一声巨响,凌风睁开眼,那紫剑在鼻尖一毫厘处被一把雪亮的长剑架住,裴缜一把抓了凌风反手一甩剑,琅徰不躲手中的气剑忽的散了,紫气包裹着手,侧身让过这一剑一掌向裴徰胸膛拍去,裴缜一手护着凌风又是情急之下出得手,这一掌避让不及拍了个正着。裴缜抓了凌风飞了过去,几个凌空转后单膝跪在地上,以剑驻地,一丝血迹从嘴角蜿蜒而下。凌风慌了一把扶住裴缜道:“大叔你没事吧?”裴缜摇摇头看着凌风道:“一会儿你听我的口令我让你跑得时候你就快跑,明白么?”凌风咬咬牙,恨恨的看着琅徰道:“你这个大坏蛋,杀了那么多得人,我跟你拼了!!!”琅徰笑道:“哦?跟我拼了?”凌风衣看他那笑,咽了咽口水,琅徰朝他一步一步走来。凌风恨得咬牙挺身护在裴缜前面道:“你要干什么?”琅徰看着裴缜笑道:“好可爱的小鬼”裴缜擦去嘴角的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冷冷的看着琅徰向凌风道:“记住我刚才说的话了吗?”凌风摇摇头道:“我不走,这个大坏蛋,大叔你、、、、、”“小心”裴缜一把将凌风甩出去一道紫光堪堪贴着凌风的鼻尖斩下来。紫光并不停歇顺势拖向裴缜裴缜仓促用剑格挡,琅徰忽地又化剑为气,一个凌空翻一掌拍向裴缜的天灵盖笑道:“就你这样还想来替岑寰收尸?”裴缜冷道:“我不但可以为他收尸,我还可以为你收尸”琅徰笑道:“哦?是么?”裴缜道:“你可以试试”说话间抬脚向琅徰胸膛扫去,那把雪亮长剑光芒大盛,琅徰见此并不闪躲,嘴角噙了一抹笑,凭空一抓,那把紫剑又慢慢的凝聚起来,雪亮的长剑光华越来越盛,裴缜刚一落地,脚尖一点,瞬间冲了上去,雪亮的长剑发出耀眼的光芒,万千光芒又化成漫天的剑雨,每一柄闪着冷冽的清光可开山裂石,铺天盖地的向琅徰卷去,白光过处,飞沙走石风云变色。琅徰瞳孔猛缩。飞身一起,堪堪避过数柄,紫剑反手一格“叮”的一声,接着又瞬间一个凌空翻,几柄剑贴着脊背滑了过去,他眼角瞥向那道白光,那才是真正致命的。手中的紫剑隐隐有光波流转,眼见那白光越来越近,瞬间以惊雷之势当空劈下,琅徰嘴角噙了一抹笑,举剑硬生生的接了上去,白光落下,剑风所过处激起漫天尘沙。琅徰硬生生的接了他一剑,瞬间就凭空消失了,接着就出现在凌风的身边,紫剑横空一扫,裴缜堪堪避过。琅缜道:“看来这个小鬼,对你很重要呢”裴缜不答,一剑格开他的剑,忽听凌风道:“大坏蛋,看这里”琅徰想也不想反手一剑,却什么也没有,转身一看,眼睛一痛,一股沙子混了胡椒粉被风迎面吹来,凌风拍掌大笑,笑声却戛然而止,琅徰反手一剑“叮”的一声,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琅徰勉励睁开眼模糊间看见瞬间一道黑影掠过城楼。琅徰看着那黑影离去嘴角浮现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凌风一路飞跑,跑到溪边回头一看,老头上气不接下气的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叫:“臭小子,被我抓到看我不剥了你的皮,你站住”凌风做了个鬼脸大笑:“哈哈,老头来追我呀”说罢又做个鬼脸,一头扎进河里,两下游到对岸,看着对岸气的干瞪眼的夫子笑道:“夫子老人家,拜拜咯,我先走了,拜拜”说罢顺手折了根野草叼在嘴里,嘴里念道:“鹅鹅鹅曲项用刀割,拔毛加瓢水,点火盖上锅,盖上锅呀盖上锅”这边老夫子听得浑身发抖,忽然两眼一翻,给气晕过去了。

  桃溪村乐鼓震天,凌风坐在自家大门前,一一接受各乡亲们的跪拜,邻居二狗叔上来对着他翘着大拇指说:“我就说这娃有出息,将来要当大官的,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旁边的豆腐大娘抖着手帕,把脸笑成一朵花高声道:“就是就是,那当大官的从小就看的出来,你就说这凌风,不不不不,呸,我这臭嘴,凌状元,那人家从小就不爱在学堂里呆着,为啥?学堂里的那点东西还不够人家塞牙缝,人家必定是早就学会了。哪像我们家那小棺材,哪比的上人家一跟脚指头。”旁边一人又附和道:“人家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你跟人家比、、、”话未说完老夫子插嘴道:“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一直不动声色而已,我天天对他打骂不绝,那是为了锤炼他的意志,让他早日成就大器,有道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呐,这话正是我的原意啊,哈哈哈哈”凌风掐腰大笑,得意非凡,忽然旁边有谁推了他一下,没站稳哎呦一声醒转过来。睁眼一看紫双坐在床边看着他,笑道:“梦见什么了?”凌风坐起来不好意思的摸摸头看了下屋子,只见描金绘银,幽香阵阵。凌风吓了一跳,猛的跳下来道:“这是哪儿?”紫双道:“你先来。有人要见你等见了他你就知道了”说着牵了凌风走了。凌风被紫双牵着一路出了门,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凌风从走廊上看下去下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些桌椅,全是用檀香雕成的,依稀可以看见曾经的繁华。这走廊走了好一会,转过一处转角,前面豁然开朗,但见亭台楼阁,流觞曲水,大约是后院了,倒是很清雅。凌风道:“紫双,这是哪儿?真漂亮,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地方,”紫双笑道:“这是凉国最大的一间客栈,叫云中楼”“凉国?什么凉国?我怎么没听说过?”紫双道:“这里是不是中州,是西荒”凌风想了半天道:“没听过这两个国家”是蛮族吗?”紫双笑道:“你们住的地方是中州。我们住的地方是西荒”凌风想了半天道:“有什么区别吗?”紫双道:“当然了,西荒和中州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地方,但是被一道门所阻隔,一边是西荒,一边是中州,通过这道门你就能去西荒或者中州,但是如果不走这道门,那你无论走多远都是再西荒或者是中州,明白了吗?”凌风挤眼道:“我的妈呀,好复杂,不果好像有那么一点明白了”忽然想起来那按照紫双说的自己好像在西荒????凌风连忙问道:“紫双,那我现在是在????”紫双道:“西荒”“啊????我怎么跑这来了?”紫双道:“对不起,没经过你的同意就把你带来了,但是月姐姐说你必须来这里”“啊?为什么???”紫双摇摇头道:“不知道,她只说你必须要来这里,没有说为什么”话说间已经到了门口紫双道:“你进去吧”凌风道:“咦?你不跟我一起进去吗?”紫双道:“我不进去,你去吧,我在这等你”凌风哦了一声转身就往里面走,走到门口又停下来道“里面是谁?”双道:“去了你就知道了,快去吧”凌风道想了想欲言又止道:“你要等我哦”紫双笑道:“快去吧”凌风这才进去。一进大门,只见右手窗边站了一个青衣黑纱的人凭窗而立,凌风走过去道:“是你找我吗?”那人转身笑道:“是我,你叫凌风吧?”凌风点了点头道:“找我有什么事吗?还有你们为什么把抓到来?”那人道:“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请你来看个东西”:“什么东西?”那人道:“还要等一会儿”凌风道:“就是这个你才我抓来这得?”那人道:“不是抓你来这的,而是这里才是你应呆得地方”“啊??为什么??”岷远道:“这世上没有那么多为什么,你生来就注定是这里的”凌风奇道:“你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岷远到:“以后你就明白了”凌风又道:“那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回桃溪村?”岷远道:“你不能回去,我说过了,这里才是你应该待得地方”凌风大叫道:“喂,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不讲道理?你们莫名其妙的把我抓到这里来,还不许我回去,你为什么不让我回家?”岷远看了他半天道:“如果你能打败我,你就回去”凌风愣了半天道:“怎么打?”岷远道:“就是说有一天你让我臣服的时候你就能回家了”“臣服?”凌风脑子里浮现出这样的一幅画面:面前这人带着一众小罗罗,跪在自子面前道:“老大万岁,老大万岁,老大万岁”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岷远看着他笑了笑道:“你看那里”凌风回过神来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从这窗子里往下看去,是一个可以容纳数万人的大广场,这广场上黑压压的立了无数的人,奇怪的是广场中央却只有一千多人的样子那一千多人全部一排排的跪在地上每人身后都有一个刽子手。那些人全部朝着一个红色的高台跪着,那红色高台站了一个人,太远看不清楚,只看见一身白底蓝纹锦袍,那人的身后又有一个巨大的漏斗,凌风看去,正好最后的一股沙流下来,只见那人举起手,苍白的手如美玉一样,偏偏这如美玉一样的手却操控这无数的生死四周的人们看见他举起手全部齐刷刷的跪了下来,不知是谁哭了出来,这一下大火燎了原,数万人哭喊震天,有些情绪激动的开始往里面冲,凌风不解得看着岷远道:“他们怎么了?”话说间四周忽然响起了号角,低沉呜咽,哀哀欲泣,响彻云霄,仿佛是在对天哀号。凌风道:“那是什么?”岷远道:“亡国之音”“啊?亡国?”那数万人听到这号角瞬间炸了锅;“凉国、、、、、凉国、、、、亡了、、、、亡了、、、、”“亡了、、、亡了、、、”、、、、、、、、、。那群跪着的人中为首的那人看着台上那双手的主人,目含精光道:“你回去告诉琰痕,如果我凉国整个皇室王族的血不能换来我的子民的安居的话,他日覆你万秋国的必然是我岑氏人!!!”琅徰嘴角勾着抹笑道:“一定带到”那为首的人身后跪着的一名妇人终于忍不住颤抖的哭了出来向琅徰道:“求求你,我不想死,我还年轻,我不想死,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有很多钱,我告诉你再哪,你放了我吧,求求你了”说着跪着走到高台底下,砰砰的磕头,另一名女子见此情景怒道:“红菱!!!亏你平时那么沉得住气,怎么这会儿跟只狗一样,有本事你站起来啊!!!你不是嚣张吗?呸,贱人就能是贱人!!!”琅徰蹲下来看着岑寰道:“看来你们凉国并不是都是想死的呢,恩?”岑寰闭着眼抬头对着天空:完了么?是应该完了,他金戈铁马,刀光剑影的一生、、、、。琅徰看着红菱笑道:“这样吧,你不想死,我给你出个主意,只要你们皇上答应放了你,我就放了你,怎么样?”红菱如获大赦转身向岑寰哭道:“皇上,皇上,我不想死啊,你放了我吧,我服侍了您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皇上、、、、”岑寰睁开眼看着天空,那里有几只苍鹰盘旋着,天空碧蓝如洗,像一面巨大的镜子,高高的照耀着这片大地上的一切,他忽然想起当年父皇将皇位传给他的时侯,也是这样的天吧?父皇说:“寰儿,当你坐上这个位置时,你就不在是你自己了,你是背负着天下人的期望君王,而作为一个君王就意味着你必然要舍弃自己,成就天下。。。。。”岑寰看着天空喃喃道:“父皇,孩儿、、、、做到了、、、、、”岑寰转过头看着旁边的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道:“燕儿,你害怕吗?”岑燕道:“燕儿害怕,但父皇说过我是凉国公主,要有公主的气度,您放心吧,燕儿不会哭的”说着转过头来看着琅徰道:“大坏蛋,坏蛋!”岑寰点点头道:“好孩子”,琅徰也不生气蹲下来看着红菱道:“看来你们皇上不答应呢,那么你就只有死了”说着又笑了,红菱闻言如遭雷击,颓然跌坐在地上。旁边那女子怒道:“红菱,你真是丢我们凉国的脸,死就死有什么好怕的,有本事你将那会打我的气焰拿出来啊!!!”琅徰站起来笑道:“都说完了?那么是不是该我了?”琅徰看着旁边的一个令官道:“开始吧”那令官恭声领命后对着台下的刽子手高唱道:“行、、、、、刑、、、、、、”上千个刽子扬起刀,上千柄刀在太阳下发出耀眼的白光,上千柄刀同时落下,整齐划一,一道耀眼的白光在整个广场上闪电般的划过。上千颗头颅同时带着一腔热血飞了起来,旁边跪着的人群看到这时齐身伏拜在地,数万人齐声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琅徰走到台前对着数万人道:“你们的王已经死了,你们的国也破了,从现在起,你们只有一个国那就是万秋国,只有一个王,那就是琰痕,谁有不从者,杀无赦!!!”这声杀无赦被他刻意提高,高高的盘旋在广场上空。凌风看的呆了,直到被那一声杀无赦震回过神来。“哇”的一声大叫起来被岷远一把即时蒙住,岷远道:“你不想我们全都葬身于此就忍住”半天凌风才点点头,岷远慢慢的松开手,凌风死死的咬着牙看着下面的广场,他生平哪里见过这等世面,平时最多也就看看隔壁二狗叔杀猪宰羊的,这杀人、、、凌风死死的咬住牙,额头上冷汗津津,忽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岷远一把接住,叹了口气。

  夕阳的余晖照在城墙上,温暖而耀眼,城墙上站着两个人。为首的那人一身石青长衣,外罩一件黑色透明细纹纱衣,迎风而立,恍然有超然之气,神仙之姿,而身后则有那人则一身黑衣,从头裹到脚,沉重深厚。为首的那人看着脚下的大地,无数的难民成群结队的在城墙下驻扎,哭嚎声,呻吟声结合了黄昏的风声,低低的盘旋在大地的上空。而天的尽头,依旧是一条无尽的黑线缓缓的朝这边蠕动。他们都是凉国破城后逃出来的。尽管哭声不止,但是更多的是沉默。如此乱世,似乎人们已经习惯了沉默。而沉默也是他们面对苦难的唯一方式。太阳一点一点的往下沉,黑影慢慢的蔓延过大地。当最后一丝光明终于消失的时候,那人道:“黑夜来了”黑衣人到:“光明与黑暗总是相互交替的,有光明就必然会有黑暗。暗夜的尽头就是黎明”那人道:“但愿这黎明不要来的太晚了”顿了顿又道:“太子那边有什么消息”黑令道:“太子已经赶往莫城去了据说万秋国派了人过来,说有要事相商”岷远不语,半天方道:“西月他们怎么样了?”黑令道:“已经秘密集结在千机城了”岷远点头道:“那我们也走吧”说完又看了城下一眼道:“让本城总督运五百石粮食给这些灾民”说毕转身往城下走去。黑令看了一眼城下的灾民便跟了过去。看着前方那人脑海里浮现出天命师的预言:当神开始杀戮的时候,命运之轮将停在永恒的光明。

  此地名为桃溪村,因盛产桃子且,味美肉嫩而出名。凌风自山上走着,此时正月至中天,山中寂寂无声,四周全是桃树,白天看着还美,但此时凌风却感觉四周鬼影幢幢的,心中发虚,他为难的看了看身后灯火通明的村子,脑子里浮现出上次被老爹抓取给老夫子道歉的情景;老夫子病歪歪的倚在床上,额头上还搭了方巾帕气喘连连,颤颤巍巍的指着他对他老爹道:“凌老弟啊,恕老朽无能,此子老夫实在是无能为力。。。。咳咳咳咳。。。。。老夫知你凌家八代习武,想要出一个文人,但。。咳咳。。。此子实在是无能为力,老朽惭愧”老爹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对着老夫子一老头抱拳道:“夫子费心了,犬子顽虐,我教训教训他一顿,只盼能替夫子解一二的气”老头病歪歪的依着床,闭着眼假装没有听见,他老爹一把把她扔到院子里当下就给他排了个满汉全席一一俱全,当时就被揍了个稀烂。凌风想到这,不由的打了个激灵,心道:“算了,等明天夫子气消了在回去吧”当下找了颗较大的桃树,蹭蹭蹭的串了上去,倚着树杈抬头看着天空只见风清月明,桃香阵阵,凌风以手枕头无比惬意,意忽然手摸道一个冰凉的东西,凌风吓了一跳,一把扯下来一看,却是一直风仙草,草大概是刚刚在河边摘的,凌风将草叼在嘴里,重新躺下来,忽然又猛的翻起来,只见那边缓缓的走来两人,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女孩。女人大约二十三四的年纪,端的是貌美如花,冷若冰霜,凌风远远的就感觉到一股寒意。到是旁边的一个小女孩生的灵秀可亲。只听那女孩道:“月姐姐,我们正的就这样回去了吗?没有请到青龙大师,回去后会不会。。。。。”女人道:“不会,是国师急招我们会去的,凉国灭了。。”女孩大惊:“什么?凉国。。。灭了?”女人点点头,忽然回头喝道:“谁!”凌风忽然就感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迎面扑来,受不住从树上载了下来心下一痛忍不住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抬头一看,忽然就到村口,一村男女老少齐刷刷的跪在村口里高喝道:“草民恭贺凌老爷高中状元”他低头一看红服果然是状元的派头,心里恍恍惚惚的,仿佛自己确实是状元了自己掐腰大笑,大摇大摆的走进村里。身后跟了一大堆人马,鼓乐震天,端的是威风八面。走着走着忽然看见人堆里老夫子五体投地的跪在地上,抖成一片。他心里万分得意,喝名左右道:“来人,将那老头;头拉过来”左右应了一声,走过去将老夫子抓了过来,凌风瞅着他嘿嘿的笑道:“老老头,我中状元啦”老夫子道:“草民惶恐,拜见凌大人”他嘿嘿的坏笑道:“臭老头,让你以前老打我,来人,拉下去打五十大板”左右应了声上来抓人,老夫子抱抱着他的腿道:“我错啦,我错啦,凌大人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吧饶了我吧,我在也不敢了”凌风心里万分爽双手掐腰仰天大笑。正得意间只听耳边传来一声清喝:“““凌风!”心下一痛,抬头一看,哪有什么高冠红服,之见风清月郎,远处两人衣袂衣袂翩翩,刚才一切全是是幻想,凌风只觉得全身软的跟面条一样,胸膛里气血翻气翻涌,眼冒金星,忍不住哇的一口血喷出来。他骇然指着女人大叫道:“啊啊啊啊!!!有鬼啊!!!!”连滚带爬的往山下逃去,女人冷笑一声,一扬手,旁边的桃树全部动了起来,围着他转圈。凌风看得发愣,转过头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你是鬼还是神仙?”旁边的女孩问言嗤的一笑,捂着嘴走上来笑道:“你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叫紫双,你叫凌风对不对?”凌风看着紫双看呆了,一时忘了胸口的疼痛。紫双抬手给他脑门一个爆栗,凌风:“哎呦”一声回过神来捂着头道:“你干嘛打我?”紫双道:“你干嘛盯着人家看”凌风道:“你长的太漂亮了嘛”紫双到底是个女孩子,闻言捂嘴偷笑,半天放下手道:“对了,我问你,你刚才手里拿的子夜玉是哪里来的?”凌风一头雾水,:“什么子夜玉?”就是刚才你手里拿的草,哪里来的?”凌风搔了搔头想了半天,恍然大悟道:“你说的是风仙草哇?”紫双笑道:“对,就是风仙草,哪里来的?”凌风道:“我当什么,山下河边到处都是啦”紫双与西月对了一眼道:“那你能带我们去看看吗?”凌风看了西月一眼道:“不远不远就在山下,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就是了,我身受重伤,走不得”紫双笑道:“不用害怕,月姐姐不会伤害你的”凌风撇撇嘴悄悄道:“你看我嘴边的血”说着指了指,话未说完只听西月冷笑一声道:“那你是觉得我太温柔了?”凌风一个激灵,往身后缩了缩。紫双扑的一声笑了道:“没事的,西月姐姐不会伤害你的”说毕抬手解下脖颈上的一块鲜明美玉道:“这块玉送给你,他对你的伤很有帮助,凌风见是块值钱的东西,心下一乐,毫不客气的接过了来道:“哪里哪里,我身体很好的,这点伤难不到我”说完忽然发现在美女面前失态了尴尬了一阵道:“我带你们去吧”紫双笑道:“那走吧”说完凌风转身往山下走去,心下里却奇怪的很:刚才明明没有路的,这会怎么又出来了。偏头看了紫双一眼,但见紫双对他嫣然一笑。凌风道:“你笑起来真好看”紫双道:“真的吗?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凌风点点头,紫双欲待还说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道:“别说了,一会西月姐姐会不高兴的”凌风回头看了一眼,道:“他是你姐姐嘛?”紫双道:“不是亲姐姐,但也差不多”凌风悄悄笑道:“我就说嘛,你那么温柔,怎么会有那么凶的姐姐”紫双拼命的向他眨眼,他全没有看见,忽然背上一痛,砰的一声飞起来落在一从草堆里,摔了个四脚朝天,凌风骂道:“谁呀?有病吗!”说完被紫双一把捂住嘴,凌风连忙住了声。西月冷冷的看着他道:“再多说一句话,信不信我割掉你的舌头?”凌风吓的一抖,结结巴巴道:“我、、、我、、、、我不说了”西月冷笑一声。紫双笑道:“快走吧”凌风撑着腰,爬起来对着紫双做了个怕怕的表情。紫双捂嘴笑道:“走吧”凌风在不敢多言。径自在前面带路。当下三人穿花渡柳。不一会就到了河边,凌风指着译丛风仙草道:“诺,那就是,那边还有很多哪”紫双顺着看去,瞪大了眼睛道:“真想不到在西荒大陆价值连城的疗伤圣药在中州竟然是野草”凌风吓了一跳,道:“价值连城?就这?”紫双点点头,道:“着在我们那里可是稀世仙草多少人一辈子想见一面都见不到。”凌风愕然。话说间紫双已经各处寻草去了。凌风愣了,脑子里不停的回荡着价值连城、、、、、价值连城、、、、、。忽然脖子后面一痛。一头栽了过去,模糊间听见紫双喊道:“月姐姐、、、、、、”

人皇圣君商门甜妻(下)低调富家女遮天之太上无极体修之祖去吧呱呱佐助重生宫斗日常网游之驭灵师食睡道仙未殃

西湘传奇电视剧  经典传奇 荒宅  楚汉传奇西  西斗门传奇  传奇3 西沙漠  莽荒传奇官网  莽荒传奇 小说  婚姻 荒 传奇  西地传奇  


西荒传奇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西荒传奇小说资讯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仙侠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 玄幻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一切为了小攻小受的相亲相爱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