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女嫁邪王 第5章 婚书是个摆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白清珑听在耳里,笑在心里。当初白雁冰进府成了大太太的时候,他好像是这么说的,爱屋及乌……何等反讽。“清珑,婚书但是是个摆设,你我是肯定要娶进屋的!”他昭告通常当年白雁冰进府成为姨娘的时候,他似乎也是这么说的,爱屋及乌……。...

白清珑听在耳里,笑在心里。

当年白雁冰进府成为姨娘的时候,他似乎也是这么说的,爱屋及乌……

何其讽刺。

“清珑,婚书不过就是个摆设,你我是一定要娶进门的!”他宣示一般。

若是从前的自己,定已感激涕零,将一颗心捧出了。

“可是……定国侯府的外家小姐是不会做妾的。”白清珑就站在那廊柱边上,扶着它,眼光深沉而凝重。“若是外祖知道我如此作践自己,你如此怠慢与我,只怕你的仕途会到此为止……”她欲言又止,眼光淡淡。

华玉林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似乎有哪儿不对劲儿了,以前的她不过是一根筋儿的软弱性子,唯有一个愿望就是嫁给自己,如今竟知道为自己争取位分了?

他斜眼看过去,白清珑眸间阴云笼罩,依旧是那副愁眉不展的模样,这样的人儿看着哪儿有半点可心,进了府整日看着愁云的脸,他怕不是得厌弃的很,只是,为了仕途,为了那个人的筹谋与承诺……

华玉林看了一眼白雁冰,白雁冰冷着眼,却还是点了点头。

他这才开口,“放心,若是进府,自然你是主母。”

“玉林……”白清珑深情一唤,那愁眉好似突然展开了些,华玉林不由就是一怔。

其实白清珑这张脸长得极美,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但总是愁眉不展,看着就让人不想接触,生怕沾了霉运。

这才让白雁冰愣生生的压了一筹。

可刚才的一个恍然……

华玉林摇了摇头,却见白清珑依旧是那一副惨淡怯懦模样。

“姐姐,这下你可放心了?”白雁冰的言语竟依旧温柔。

白清珑点了点头,“委屈妹妹了。”

“父亲与母亲可在里面久等了,这再不进去,怕是以为我们发生了什么事儿呢!”白雁冰压根不接话茬,转身就走。

华玉林紧随其后,此时此刻,竟无一人记得,白清珑扭伤了脚。

当二人的背影消失,铃兰才走了过来,“小姐,奴婢扶您进去。”

白清珑心底冷笑,“我这脚疼得厉害,怕是吃不了这晚膳了,铃兰,你且进去给老爷与夫人告罪,你来送我回去!”她随手指了一个下人。

那下人可是将刚刚这三人之间的诡异气氛看了个全过程,此时面对这位大小姐的时候,心底莫名生出了些别的心思。

铃兰进了大堂,将白清珑的话说了一番,当即就感受到了桌子上的人面色都变了。

“老爷,这清珑可是生了怨气?”白夫人微微转过头。

白浮哼了一声,“不过是个小丫头,还敢生了怨?怕是又被侯爷家的人教唆了,竟还想着让冰儿去做妾,我与你的女儿,千娇百宠的长大,就算是进玉林的府,也必然是个平妻。”

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对白清珑竟生了意见。

白浮转过了头,看向华玉林,“玉林,你知道我的心思,也知道我们要做的是什么!”

“自然知道,一旦我成为振国将军,冰儿就是我振国将军的女主人,而岳父您,自然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辅了。”华玉林保证着,言语之中尽是势在必得。

“如此甚好,关于白清珑,却也不能做的太过分,岳父我相信你心里有数。”白浮笑着点了点头,“侯爷那边的关系不能断,这是一件长久之事。”

华玉林连连点头,“岳父大人,我相信那一天不会很久远的,如今我已是副将了,虽然只是外城防护营,但终有那么一日的。”

几人这会儿倒是都笑开了怀,白雁冰撇了撇嘴,“既然如此,我就原谅那个小贱人了!”

白清珑兀自回到了府邸里自己的院子里,关上了院门,“铃兰若是回来,让她在门外候着,不必进来伺候了。”她脸色有些愁苦,这院子里的下人本来就少,这会儿听她如此吩咐,倒也习以为常。

这位大小姐始终孤僻,不喜人伺候也是常态,只是从前颇为信赖铃兰,总是与他形影不离,不过最近她去了厉王选妃之筵,外头更有传言,有些女人去了厉王别苑后,回来疯了的都有,回来后有所疏离,也是正常的。

白清珑也不去管这些人心里想的是什么,只在屋子里坐了下来,她的手微微摊开,这掌心里躺了一根细细的银针。

白清珑眼尾有流光轻动闪烁,“出来吧。”她手中微动,银针一闪而过,撞上了横梁。

有身影翻卷而下,翩然而落,手中还拎着一壶清酒,香液四溢,款款月白袍齐齐飞舞,却又与他的身影齐齐静默,“想不到还有惊喜!”喝了酒液的人那喉咙带着磁石般的嗓音,落入白清珑的耳朵里。

“想不到厉王也有惊喜!”白清珑斜眼去看那横梁。

“本王可是听你说的,小女子你喜欢惊喜,料你也会开心,所以,打算如何报答本王呢?”厉王一撩衣袍便坐在了白清珑的对面,挑起了她的手把玩着。

白清珑心思一震,抽了下手,厉王却抓的极紧,她眉头微敛,“梁上君子,也要报答?”厉王将白清珑的手放了下来,屋子从桌子上拿过一个茶盏,“啪”的一下就扔在了门框上。

白清珑一惊,却也只是凉凉扫过一眼,坐在椅上,不动半分。

“小姐,发生何事了?”院子里传来铃兰的声音,旋即是慌乱的脚步声,竟有人在铃兰之前冲了进来,“青龙,怎么回事?”

这声音……华玉林!

白清珑心念微转,厉王身影一晃,却已消失无踪。

冲到门内的人,眼光都不扫一眼,就哭嚎着,“清珑,你不要害怕,不过就是女人家的名誉,我不在意的,无论你如何,我都不会嫌弃你的。”吵闹之声,随着华玉林的声音一起喧了进来。

白清珑黝黑的眸子转了转,嘴角边已露出了几分冷笑来。

她就坐在椅子上,看着华玉林闭着眼睛说瞎话,轻咳嗽了一声,“玉林哥,你这是在为谁所哭?”



专宠小毒妃(下)美漫世界无限之旅空壳娘子黎明之剑从地球布满地下城开始武林雨潇潇打穿西游的唐僧这就是套路巨星依然不悠然锦绣田园:农家女首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