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总的霸宠娇妻 第1章 被卖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轻轻睁开眼睛双眼,安然意识还没完全保持清醒回来,一偏头,一张再放大的男人面庞赫然会出现在她的眼前。安然一怔,急忙撩开了被子的一角,意外发现她身上居然是不着寸缕!卧槽!她她她……安然一怔,连忙掀开了被子的一角,发现她身上竟然是不着寸缕!。...

微微睁开双眼,安然意识还没完全清醒过来,一偏头,一张放大的男人面庞赫然出现在她的眼前。

安然一怔,连忙掀开了被子的一角,发现她身上竟然是不着寸缕!

卧槽!她她她……怎么那么累?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用脚趾头都想的到!

她为什么会和一个陌生男人睡一起?不不,一定要报警……报警……

安然猛然一惊,从床铺上坐起来,看到自己的包包还放在床头柜上,连忙掏出手机,对着男人“咔嚓”拍了一张照片。

还在熟睡中的江城安听到这刺耳的声音,下意识的恼了一句:“怎么,昨晚还不够,还要拍个照回去纪念吗?”

他语气中的轻蔑和挑逗无比暧昧,让安然心中的愤恨更加凝重。

“你谁啊你,为什么你会在我床上?你不说我就报警了!我拍照当然是为了保存证据!”安然气得踹了那男人一脚,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手机,满脸的惊慌愤怒。

这男人倒是生的俊俏,剑眉星眸,鼻梁高高的挺立起来,从阳光下,看得见他脸颊边上的点点青色胡茬,嘴唇微微抿起,不解的看着安然。

“是你自己送过来给我玩的,怎么,现在翻脸不认人?钱我可是一分不少你,别惺惺作态。”江城安说着,下了床,用手揉了揉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还坐在床上的安然。

这样的女人,无非就是想多加点钱。

可惜的是,他从来不会买账。

安然听到他的话,也愣在了那里。思绪回到昨天还算清醒的时候,印象中,她母亲对她说了些什么,之后的事情就不太记得了。

只是过了这么一晚,她就再也不是曾经的安然了。她想要留到新婚之夜的宝贵东西,就这么被她母亲拿来送了人。

单单是这么想着,安然的眼眶里面就溢满了泪水。

“你胡说,我怎么可能自己给你送过来,我对昨天的事情一点都不记得,我要报警,把你们这群人面兽心的人都送进去!”安然刚要拨打电话,就被江城安抓紧了手腕。

手机被夺走,随意的丢到了地上。

“抬起头来,我告诉你,这件事情只是一件交易,你既然把你自己给了我,不如我们再谈一笔交易如何?”江城安最开始看到安然时,就喜欢这个女孩子身上的灵动,所以对她动了心思。

没想到安然母亲竟然找到他,说了这笔交易。当时江城安也没多想,直到昨晚,保镖送来了人事不省的安然。

可睡着的她也极为诱人,浑身散发出甜腻的奶香味道,感觉到江城安的体温后,还主动往他怀里蹭了蹭。

倒是多了种新的玩法。江城安露出邪魅的微笑,到底是把这个看似清纯的女孩子变成了女人。看着床铺上那一朵红梅,江城安心里还是有些愧疚。但很快,这种愧疚就被鄙夷替代,能自己出卖第一次的女人,都是不值得同情的。

“我要跟你谈法律,谈什么狗屁的生意!证据我也保存到了,你等着坐牢吧!”安然浑身都疼得难受,只要一想到她被自己的母亲卖了,她就气得全身都发抖!

江城安拧着眉头不耐烦的把安然压在床上,声音冰冷地警告道:“是吗?要不要我给你提供一点新鲜的证据?再来一次怎么样?”

安然才不会就这么任由江城安按着,对着他拳打脚踢,大声嚷道:“你这个强奸犯,你不要脸!你放开我!”

他的手稍微一松,胸口就重重的挨了一拳。

“你知不知道,打了我是要付出代价的?”江城安把脸逼近到安然眼前,恨不得让安然闭嘴老实点。

动弹不得的安然瞪着通红的眼睛,又羞又怒,像是要把江城安用眼神给杀死一般,恨极了。

江城安骑在安然身上,制住她的所有动作,冷冰冰的说道:“一会儿我助理会过来解释这件事情,希望你能明白,这本来就是一场交易。你不亏,我不亏。所以不存在什么强奸犯。”

“呵,和你谈交易的人,恐怕不是我。”安然笑得讽刺,眉眼都跟着弯起来,眼里满是嘲讽,“就算有人跟你交易,签字的不是我,受益的不是我,你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强奸犯!”

江城安失去了耐心,面目冷峻:“随便你怎么说,不过你昨晚也有爽到吧?”

安然脸色一白,差点控制不住自己要抄刀杀人的冲动。

助理很快赶过来,还带着昨晚把安然送过来的司机。站在门廊处解释着昨晚的事情。

安然只能穿着浴袍站起来,牙齿咬着下唇,隐忍着不肯说话。

“安小姐,昨晚你送过来之前,我们和你母亲有过协议。只要你陪我们江少一晚,就给她五百万,让她还债。”助理说话时,甚至还拿出了字据。

她什么都明白了,突然间觉得好冷,心冷,身体都跟着冷下来。

之前只是猜测,当真正听到事实和看到实锤时,那种完全被绝望吞噬的感觉直接包裹住她。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

一个随时都可以出卖女儿身体的母亲,简直比魔鬼还要可怕。可这个女人,是她的母亲,带着血缘关系无法脱离关系的母亲!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安然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那个薄情寡义的无良母亲。

“安然,你明白了?是你主动送来给我玩的,并不是我强制你来的。”江城安故意在一旁说道,倒是想看看这个安然到底是想耍什么鬼把戏。以前被其他人送来的女人也不是没有,在知道他身份后,一样死皮赖脸的贴上来。

安然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失落怎么都藏不住。

助理说完话后识趣的退了出去,留下两个人继续在屋内。气氛陡然变得微妙起来,安然没有贴上来,只是站在原地,不哭也不闹,像是失去生命的布偶娃娃。

安然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上,还留有江城安的气息。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说道:“这件事情我不想再说,借用下洗手间。”

听着浴室里发出的声音,江城安只觉得心烦意乱,这个女人的冷淡态度让他分外不爽。

没过多久,安然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淡淡的瞥了江城安一眼,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这个留下她第一次的房间。

被忽视的江城安危险的眯了眯眼睛,看着安然离开的方向,冷哼一声。

“小狐狸,你以为你跑得掉?”



嫡女在上:殿下,请自重!非洲农场主大汉神医斗罗之神级辅助系统首富杨飞帝宠商妃重回二零零五魔法塔的星空重启混元血灵王座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