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爱情 第3章 象牙塔是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文峰带着服务员本是进去打扫清洁房间,不想里面走到卧室看见了一个女人在床上。他误我以为谢小晚是江浩泽的情人,立刻露着献媚的笑容地说:“小姐,您好我是这个娱乐城的经理文峰谢小晚一时摸不着头脑,稍微冷静了下,心里猜测着,这肯定是昨天晚上那个陌生男人叫来的服务员。但是又纳闷着,这个人是多大的谱啊?居然这服务态度这么好?!。...

因为是爱情

推荐指数:10分

《因为是爱情》在线阅读


文峰带着服务员本是进来打扫房间,不想里面走到卧室看到了一个女人在床上。他误以为谢小晚是江浩泽的情人,马上露着谄媚的笑容说道:“小姐,您好我是这个娱乐城的经理文峰,您有什么需要跟我讲就好!”

谢小晚一时摸不着头脑,稍微冷静了下,心里猜测着,这肯定是昨天晚上那个陌生男人叫来的服务员。但是又纳闷着,这个人是多大的谱啊?居然这服务态度这么好?!

“哦,那个,不用什么,我自己来就好了。谢谢啊!”谢小晚有点紧张的结巴起来。

文峰看着谢小晚的样子,自己也不方便留在这里。讨好的说道:“好的,那您有事情随时叫我们。我先出去。”

谢小晚木木的点了下头:“嗯,好的。”

文峰带着两个服务员走后,谢小晚确定房间里再没有其他人,谢小晚轻轻的下了床,麻利的穿上鞋子,抓起床头柜上的包包逃一样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走出娱乐城,谢小晚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想给丁宁打个电话,她太想知道自己昨天到底是怎么跑到了一个陌生人的房间里去的。

“不是吧?!”谢小晚看着手里已经自动关机的手机,绝望的感叹着。心里惴惴不安的等待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谢小晚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已经是上午的10点钟了。她急匆匆的向家里赶去。

果不其然,当谢小晚悄悄打开门的一刹那,妈妈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看到谢小晚狼狈不堪的样子,说话的分贝比平时还要提高了好多:“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打电话还关机,你是不是长本事了?”

“妈,我没有,我手机是没电了,不是故意关掉的。”谢小晚小声辩解着。

惠兰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然后将手中的遥控器扔到茶几上,转头看向谢小晚说到:“昨天在哪里住的?一个女孩子,一晚上不回家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

谢小晚佯装镇定的换上拖鞋,“我在宁宁家住的,昨天跟同学聚会太晚了,怕吵到你就没回来。”谢小晚一边说一边向卧室走去。

惠兰看着谢小晚有气无力的样子,心里更是怒火中烧:“你不要觉得谁亏欠你一样,这个家哪里亏待你了?”

谢小晚不做言语的关上了卧室的门,将妈妈那气愤的声音隔绝了在了门外。惠兰的训斥声依然断断续续通过门缝传了进来。谢小晚烦躁的趴在床上,用枕头将自己的头蒙起来。

好一会,谢小晚忽然想起什么一样,匆忙的将手机充上电。随着手机开机的声音,未接电话的提示短讯一个接一个的闯了进来。谢小晚翻看着,丁宁给自己打了12个未接电话!!

谢小晚内心疲惫的躺在床上,拨通了丁宁的电话。“小晚,你昨天去哪了啊?我买了解酒药回来就没见到你,急死我了!”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丁宁焦急的声音。

“哦,我喝多了,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先回家了。”谢小晚手摸着额头心虚的回答道。她实在不知道怎么跟丁宁解释她昨天居然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房间睡了一夜的事情。

丁宁听谢小晚这样有气无力的声音,不无担心的问道:“你怎么样?回家阿姨没有骂你吧?没事吧?昨天喝成那个样子。”

“唉……”谢小晚叹了口气。“还好啦,别担心了,没事的。”她安慰着丁宁。

丁宁虽然不大相信谢小晚的话,但是也没再追问下去,只是担心的嘱咐道:“好吧,那你自己心情好点哦。”

“嗯,知道啦。”谢小晚挂断了电话,起身做到书桌前,打开抽屉拿出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出神的看着上面的每一个字。,心里如同打翻五味瓶般。她知道家里已经没有钱再去让她上大学,姐姐出国读书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可她就是想再试一次,面对人生的一个转折,她真的不想就这样轻易的放弃。

想到这里,谢小晚小心翼翼的将录取通知书放到抽屉里放好。她轻轻打开房门,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惠兰看到谢小晚从房间走出来,没有言语只是顾自的看着电视剧。

谢小晚双手不安的紧握了下,“妈,对不起啊,您别生我的气了!”说着走到惠兰的身边挽着惠兰的胳膊撒娇的靠在她的肩膀上。

蕙兰转过头,深深叹了口气:“小晚,其实,妈也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但是妈妈希望你能理解我。咱们家现在这个情况,真的实在是再拿不出多余的钱来让你去读大学了。”

小谢晚顿时觉得眼睛酸涩的厉害,蕙兰的话好似利刃钻心一般,让她的胸口疼痛的说不出话来。心存一丝希望的带着哭腔祈求道:“妈,算我借钱好吗?您让我上学吧。”

蕙兰看着谢小晚哭泣的脸,心里也是心疼不已,虽不是亲生的,毕竟也养了她十几年了,感情总是有的。可是现实就是如此,她又能怎么办呢?

蕙兰从茶几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巾,给谢小晚擦去脸上的泪水。缓缓的说道:“小晚,妈知道,是妈对不起你,可是家里真的没钱再来供你读大学。你也知道你爸爸走的早,妈妈一个人供你跟你姐姐读书,家里仅有的那么一点钱也就刚够你姐出国用。”

谢小晚从心里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她知道,无论她再说什么,大学对她来说都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当祈求变成怨恨,谢小晚的内心抱怨着妈妈对自己的不公平,“妈,我只想上学,而且我考上的是重点本科,在您心里是不是太偏心姐姐了?”从小到大藏在谢小晚内心深处的话在这样一个尴尬的时刻脱口而出。

刚刚还心里觉得内疚的蕙兰听到谢小晚充满怨恨的话语,既心虚又气愤索性不再去理会谢小晚,“反正就是不能去。”说完起身向厨房走去。

谢小晚看着蕙兰坚决的样子就没再说下去,因为也不需要说了。心里的那抹悲哀占据了她所有的思维。

事实告诉她,无论她怎么去努力也改变不了妈妈的决定。



嫡女在上:殿下,请自重!非洲农场主大汉神医斗罗之神级辅助系统首富杨飞帝宠商妃重回二零零五魔法塔的星空重启混元血灵王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