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祭 第五章 杀戮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夫家丁。  孟昌赶过来时,膺王了在前厅等着了,膺王看见孟昌便说:“孟老爷在忙什么,一脸憔悴不堪再说,还如此匆匆忙忙。”  孟昌行了一礼说:“今日犬子突然病危,老夫怕其宽慰,故此有些失礼了待慢了,请殿下恕罪。”  膺王摆一摆手说:“不妨事,本王这一次是孟昌疾步走来,问道:“怎么样,病情稳住了吗?”。...

天下祭

推荐指数:10分

《天下祭》在线阅读


  孟府的静居堂现在一片混乱,小月在门前急得直跺脚。

  孟昌疾步走来,问道:“怎么样,病情稳住了吗?”

  小月见是孟老爷,急忙行礼道:“昨夜二少爷突然气息不稳,外出购药的人到现在一个月了还未回来,大夫们没能用的办法都用了,可还是不见好。”

  孟昌举步就要往内室走去,这时府外有人来报。

  “老爷,膺王殿下来了,此刻正在外面落轿!”

  孟昌疑惑,但还是说:“我马上来。”说完神色凝重的看了看室内行色匆匆大夫家丁。

  孟昌赶来时,膺王已经在前厅等着了,膺王见到孟昌便说:“孟老爷在忙什么,满脸憔悴不说,还如此匆忙。”

  孟昌行了一礼说:“昨日犬子突然病重,老夫担心其安慰,故而有些失礼怠慢了,请殿下恕罪。”

  膺王摆摆手说:“无妨,本王这次是来找贵府大少爷的。”

  孟昌刚要差人去遣孟易青就见家丁来报,说:“老爷,二少爷醒了,可是一醒来就口吐鲜血,止都止不住。”

  孟昌闻讯回头对膺王说:“可否准老夫去看一眼。”

  膺王皱了皱眉,说:“看来令公子病的确实很重,不然这样,我随孟老爷前去看看,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

  孟昌只好说:“殿下随我来吧。”

  行至静居堂,还未进门就看见有丫鬟端着一盆血水从里面走出来,水上面还飘着抹布,像是刚刚清洗过地面。膺王皱皱眉,还是跟进去了。

  来到内室,便见一个人影躺在榻上,周围垂着白色的纱帐,整个房间没有一丝鲜活之气,孟文昊见父亲来了,气息微弱的说:“父亲,您不用担心,我没事。”

  孟昌的痛心之情溢于言表,膺王看得真切,在旁边宽慰说:“孟老爷莫伤心了。”

  孟昌说:“这是他自小落下的毛病,尤其是冬天,隔几天就会犯一次。”

  膺王叹了口气说:“既然孟老爷家里家务繁忙,那本王就改日再来吧。”

  孟昌说:“今日是老夫照顾不周,还请殿下恕罪。”

  膺王摆摆手说:“孟老爷客气了。”说吧,便由家丁引路,离府了。

  三天之后,孟家二少爷的死讯便传到皇上的耳朵里。

  隋枫奉皇上旨意调查清楚事情原由之后,回宫复旨,碰巧膺王也在宫中与皇上讨论今日朝堂大臣上奏之事。

  “回禀陛下,昨日夜里,孟家二公子,孟文昊,死了。”隋枫单膝跪地,面无表情的向皇上陈述自己所调查到的事。

  膺王在一旁不敢相信的说:“前几****去孟府时那孟文昊只是病重,怎么这么快就死了?”

  皇上听到膺王这么说,狐疑的看了看隋枫,然后把头转向膺王说:“今天还没向你母妃请安吧,快去吧。”

  膺王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正想找个台阶下,没想到父皇发话,自己也只好就着这个台阶往下走,于是说:“是,儿臣告退。”

  膺王走后,皇上冷笑一声说:“你听见没有,孟家现在真的与膺王站在一条线上了。”

  隋枫说:“陛下料得没错,孟家大少爷孟易青确实已与膺王殿下私交甚密,二人也有过兵马狼草方面的交易,太子殿下也确实极力讨好,但好像未见什么显著成效。”

  皇上又是一声冷笑,说:“朕本来确实不想动孟家,但是现在看来,孟家,不能留了。”

  隋枫说:“皇上再做决定前,要不要秘密召见一下孟昌,毕竟…”

  皇上场沉默良久,慢慢地挲磨着自己的龙椅扶手长叹一声说:“朕不想见他,朕怕见了…”皇上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说“当朕坐到这把椅子上的时候,就不配再拥有情义这种奢侈的东西了。”

  过去的三日里,与孟府来说,是一场血腥的灾难,于民间百姓和其他三世家来说,是难以置信的事实。

  皇上下旨:“孟氏一族,蛊惑皇子,意图谋反,即日起家产收于国库,家中一应人等全部诛杀,不得有误。”

  孟家在一夜之间败落,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孟家上下一家老小共一百一十三人全部死于家中,孟府的牌匾从屋檐上“砰”的一声掉了下来,孟家人的血顺着门前的台阶流下来,漫上躺在地上的牌匾。

  百姓们被侍卫拦着,高呼:“不要杀孟老爷,孟老爷是好人!”

  还有人议论说:“孟老爷经常自己拿银子赈济灾民,碰上饥荒的时候还开棚施粥,孟老爷是好人啊,我打死也不相信他要谋反!”旁边立刻有人附和说“是啊,是啊!”可是所有的滋事者,都被拖出去,当场杖杀,由此可见皇上处决孟家的决心,百姓们看到这一幕,喧闹的声音慢慢地小了下去,他们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处决孟家的御林军从孟府里走出来,眼里,是掩盖不住的悲凉。暴力,可以阻止百姓们为孟家抱不平的行动,但却也失去了百姓对朝廷的信任。民心一旦失去了,就算杀再多的人,都无法挽回。

  清曜阁里,洛清曜正在做一个梦,梦里他的身体越来越冷,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在叫他“清曜,清曜!”那声音越来越清晰却就是分辨不出是谁的,是父亲吗,不!父亲不会这么叫自己的,梦里有一个人影朝他走来,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却就是,看不清那人的脸,虽然看不清,却总觉得那人在冲自己笑。,笑得那样慈祥,他的身体突然透过一丝温暖,他慢慢地放松了紧绷的肌肉,可随即,那人变得严肃起来,说着什么,只是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什么都没听进去。

  守在一旁的清曜阁阁主洛司皓对手下说:“已经昏迷这么久了,再拖着也是死路一条,他现在神志不清,我便替他选了吧,何况就算是他醒来,也会这样选的,他身上的担子,不允许他就这样死了。”

  旁边的人说:“那等属下前去准备准备。”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嫡女在上:殿下,请自重!非洲农场主大汉神医斗罗之神级辅助系统首富杨飞帝宠商妃重回二零零五魔法塔的星空重启混元血灵王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