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婚总裁入戏太深 第3章 情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的想法是会变化的!”顾南琛矜冷的声音由后传来,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地。“哼……”林陌棠向侧面,从鼻子中已发出一声轻蔑的冷哼:“你这永远是是作梦!”说着,她就腰板脊背“哼……”林陌棠侧身,从鼻子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你这永远是做梦!”说完,她就挺直脊背,大踏步地从房间走了出去。。...

“我的想法是不会改变的!”顾南琛矜冷的声音由后传来,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哼……”林陌棠侧身,从鼻子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你这永远是做梦!”说完,她就挺直脊背,大踏步地从房间走了出去。

顾南琛的目光一直目送着林陌棠离开房间,之后,他吩咐佣人将一双鞋子送到林陌棠的身边,同时,还不忘自言自语:“赤脚走路最容易着凉了。”

站在他身后的管家不由一阵感叹:少爷这回是真中了邪。看来少爷的春天是不会远了!

“顾舟!”一看到推门进来的斯文男子,林陌棠就欢快地叫出声来。她从座位上半支起身体,唇如花开,笑靥动人。

“陌棠!”顾舟走到她的面前,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来,露出了内里雪白的衬衣。

他长相斯文隽秀,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睛,浑身散发着贵族式的雍容,然而,温和的目光下又时而散发出狡黠。

此刻,他素来光洁的眉头紧锁着,仿佛锁住了万千愁绪。

“事情还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吗?”看他眉头紧皱,林陌棠也忍不住忧愁起来。

顾舟一边翻看手上的菜谱一边回答,语调里尽是无奈:“哪里有什么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叔将一切据为己有了。毕竟都是一家人,我顾念情分,算了吧!一家人何必搞得你死我活。”

闻言,林陌棠义愤填膺地攥起手掌,大声说:“顾南琛怎么能那么卑鄙呢?顾舟,他既然都毫不顾忌一家人的情分了,你又何必想太多!我看,顾南琛那个人根本是个冷血动物!”

“毕竟是我小叔啊!”顾舟假模假样地皱起了眉头:“既然是一家人,就算是拱手相让也是应该的!好了,好不容易和你出来吃一次饭,你还是想想想吃什么吧!别再这些事上浪费感情了。”

然而,顾舟越是这样说,林陌棠心中就越不好受。她哪还有心思吃饭,目光染上担忧,忍不住继续说:“要不…我再帮你想想办法。”

“办法?”顾舟冷笑着反问一句:“办法只能是小叔放手。”

“可是我去求他了,没有用。”说完,林陌棠挫败地垂下了头。

“不怪你,我早就知道小叔是只认钱不认人的。”顾舟说,说完,他低下头,又难过地说:“如果没有大笔的钱,我根本渡不过这一场难关了!我自己也就算了,最对不起的是你啊!”

说完,他抬起头,紧握住林陌棠的手,语含悲伤:“陌棠,本来我想着这次事故过去之后,就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唉……现在看来一切都遥不可及了。是我不好,陌棠,如果你现在想走,我是不会拖累你的!”

“不!你这是说什么话!”林陌棠连忙反握住顾舟的手,语含动容:“顾舟,相信我,我们一定会度过这次难关的!我再去找找朋友们!说不定会有办法的!”

“是呀!”顾舟仿佛瞬间来了精神:“你的朋友都是非富即贵,说不定会帮帮咱们的!”

两人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块浮木,眼睛里发出亮晶晶的光。

林陌棠点点头,肯定地对他说:“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然而,好不容易得来的约会,顾舟却以工作忙为由早早离开了。只留下林陌棠一个人坐在原地,她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车水马龙,不由一阵恍惚。

不知为什么,眼前忽然掠过顾南琛那张绝俊冷漠的面孔。她回想起在医院中第一次见到他的场景,当时她从病房里追出来质问他一些事情。然而,无论她在他面前如何义愤填膺地尖叫,甚至是咆哮,他的眼睛始终平静如一汪湖水。

甚至,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他竟然蛮横地将她的身体压制在墙壁上。那一瞬间,如山般雄厚的压迫感逼迫而来,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天旋地转。

顾舟的那一起车祸,据说是顾南琛在幕后操纵。当时她还带着半信半疑,不过伴随着这么多事情的发生,林陌棠终于肯定,那起车祸的幕后黑手一定是他。

也只有他,能在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之后还能够如此优雅与从容!

林陌棠摇摇头,将顾南琛带给自己的压迫从心头甩开。她收拾东西站起来,仿佛一个勇猛的战士,走入了无尽的枪林弹雨……

将朋友圈借了一圈,林陌棠却没有借到一分钱。她甚至没想到自己的朋友们会如此的趋炎附势,用一句话来说叫人走茶凉。

她孤零零地走在大街上,有一种走投无路的荒凉。成长的路上,第一次感到惶恐与不知所措。以往她都是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何时因为钱的事情忧愁过?

可是,父母一直反对她与顾舟交往。爸爸肯定不会施以援手的,她从哪里搞到那么多钱呢?林陌棠一筹莫展,就在这时,她包里的手机响了。

林陌棠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一个朋友席小娟打来的。

林陌棠愣了一下,说实话。她与席小娟交情并不深,甚至可以说有些过节。

席小娟的爸爸是一家小型电子企业的老总,在榕城也算是小有名气。优渥的生活环境养成了席小娟骄纵蛮横的性格,当年林陌棠与席小娟在同一所贵族高中上学。林陌棠是无可争议的校花,偏偏席小娟不服气,处处对她挑衅。

不过毕业之后,听说席小娟去英国留学了。之后,两人就没再见过面。

此时,她打电话来,定然不是什么好兆头。

林陌棠慢慢滑下了接听键……

这是一场上流社会的名流之宴。奢华优美的大厅内,钢琴悠扬的旋律在大厅中徐徐绽放,上流社会的精英与美女们手拿高脚杯,谈吐优雅地在大厅中低声交谈着,直到林陌棠狼狈地跑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

只见她身上穿着不合时宜的单薄衣裙,头发被雨淋湿了,雨水顺着脸颊向下流淌。她完全不顾及众人好奇与嘲弄的目光,快速地在人群中穿梭,直到看到身穿杏色晚礼服的席小娟,林陌棠快速跑了上去。

当林陌棠跑到席小娟的面前,她的目光中带着迫切的恳求。



女boss坑仙路神级无上天尊贫穷使我无所不能熟男的定力在诡异世界修仙夜王的早点女佣帝道通天重回二零零五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玉懒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