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妻狂魔 第1章 被开除的收款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中北市临江小区门前早餐摊,各种小吃香气扑鼻而来。“老板,煎饼果子来一套,切记辣椒,切记香菜。”“老板,加根肠,多刷点辣椒油,接着来点,接着来点,哎呀,你就把碗底的全倒上“老板,煎饼果子来一套,不要辣椒,不要香菜。”。...

护妻狂魔

推荐指数:10分

《护妻狂魔》在线阅读


中北市临江小区门前早餐摊,各种小吃香气扑鼻。

“老板,煎饼果子来一套,不要辣椒,不要香菜。”

“老板,加根肠,多刷点辣椒油,再来点,再来点,哎呀,你就把碗底的全倒上得了。这样吃着才过瘾。”

“好来!”

任清风熟练的摊着面糊,打蛋,切肠,刷油,节奏欢快明畅。一个煎饼果子下来,摊前的食客连声叫好,看着摊煎饼的功夫就知道美味无比。

“兄弟,那边怎么了?”

把煎饼果子递到食客手里,任清风看着许多人向前面的马路中央围了过去,问了一声。

“那边好像发生了车祸。五块钱微信还是支付宝?”

“随你,都在这。”

任清风指着玻璃上的二维码,瞥了一眼马路中央,已经被人围的水泄不通,什么也没看到。接着又打了一勺玉米糊。

“谁家的孩子被车撞了?穿蓝色上衣、白色鞋子,赶紧过来看看。”

听到人群里传出的声音,任清风手里的勺子“啪”的落到了地上。

“童童!”

。。。。。。

“蹬蹬蹬。。。”

急促的高跟鞋在寂静的走廊里显得特别刺耳。

啪!

一只手抡起重重打在任清风的脸上。

“老婆。”

任清风眼里泪水打着转,咬着嘴唇看着柳清瑶。

“别叫我老婆,我他妈不认识你。”

一个相貌除尘、绝色多姿的女子,此刻披头散发、双眼血丝,抹着眼泪看着任清风。

“我说过多少次,现在台里工作很忙,我没时间照顾童童。这段时间你什么工作也别做,每月我给你开五千块钱,你就把童童看好就行。你倒好,背着我在小区门口摆起了鸡蛋灌饼摊。五千块钱你不够花吗?”

“我这不是想边看孩子边挣点钱,看你每天很辛苦,我。。。”

任清风知道,不管自己怎么解释,在儿子车祸面前都是苍白无力。

“看我每天辛苦?呵,现在你是想辛苦还是想要了我的命?当初我就不应该发善心让你替我看孩子。任清风,等童童好了咱们就离婚吧。”

“我。。。”

任清风看着柳青瑶,这个名义上的妻子,我了半天,不知道如何说出下一个字。

掏出一支烟放到嘴边又放回了烟盒,却找不出一条可以挽留的理由。

柳青瑶,中北省电视台第一女主播,大眼睛、高鼻梁,身材高挑、温文尔雅,江北第一美女,柳家千金。自己呢?无业青年,吃她的、喝她的、住她的、用她的,唯一的作用就是帮着她看着儿子。现在还把孩子看进了医院。

走廊的寂静让时间变得漫长而焦急。

“你们是任童童家属吗?先去交一下住院费。”

一个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体型肥胖,喷着一身劣质香水的女护士走过来问。

“是,我是童童的妈妈。多少钱?”

柳乘风刚想介绍自己,却被柳清瑶冰冷的眼神挡了回来。

“二十万。”

女护士说话的时候看了任清风一眼。

咦,还是个小帅哥。

看着任清风,护士双手捋了捋额前秀发,撩了他一眼,转身回了手术室。

任清风看着护士明目张胆的撩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看着柳清瑶掏出电话焦急的打个不停,想到她违背家里的意愿没有嫁给豪门郝家,却和自己生下任童童,在柳家委屈了三年,生活拮据,二十万对她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下意识的摸了摸兜里的银行卡。

如果不是三年前因为自己的任性,和胡家比医术被人暗算输了。按照赌约,跑到中北沉寂了三年,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不能泄露和动用家族的任何资源,只有一次可以用钱救人、用医术救人的机会,而医术救人的机会三天前刚刚用完,儿子也用不着行到医院。现在只能先拿钱救自己的儿子。好在赌约规定,对以前治疗的病人可以继续治疗。

来到交款处,看着前面七八个人,两人焦急的等了十几分钟。

“对不起,这四张卡一共五万,还差十五万,你还有其他卡吗?”

看着柳清瑶掏出的四银行卡,收款员不耐烦的看着戴着硕大墨镜的柳清瑶问。

又是一个装逼货。看着穿的不错,四张银行卡却只有五万,真是个笑话。

看着柳清瑶委屈、绝望的眼神,任清风心里猛然一震。

哥哥死的时候,自己就是这种眼神,想救却无能为力。现在儿子有难,绝对不能见死不救。

任清风轻轻握了握柳清瑶冰冷的双手,看着不耐烦的收款员说。

“我这里还有一张银行卡,可以刷十五万。”

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破旧的黑色银行卡,递到收款员面前。

接过任清风递过的黑色银行卡卡,收款员看着他一身廉价货,禁不住眉头一皱。

这两人是一家人?女的穿着得体大方,男的怎么穿的就像个小贩?穿的好的四张卡才五万,这哥小贩这卡能有十五万?而且,这是什么银行卡,怎么没见过?

收款员随手在刷卡机一划,笑着谁任清风说。

“对不起,消磁了。”

消磁?任清风嘴角冷笑一声。

明明是连卡都没刷。

“麻烦你再刷一次。”

“你们两个是不是来找事的?什么再刷一次?你看看你们刷了几张卡了?有一张有钱的吗?你们再堵着,我就叫保安了,赶紧让开,没看到后面的人等着吗?”

收款员的嘴像机关枪一样嘟嘟说了一串。

听完收款员的说话,任清风冰冷的一字一句又说。

“同志,请再刷一次我的银行卡。”

“刷什么刷。都告诉你,消磁了。要是有卡,再拿一张,没卡赶紧滚蛋, 别耽误后面的人交钱。”

“就是,小伙,她都说了,你这卡消磁了。你赶紧去银行再换一张,让我们先交,行不行?”

收款员听到老奶奶催着任清风让开窗口,看到他身后已经开始骚乱,得意的一笑。

“再不走,一会儿引起众怒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像你们这种穷鬼最会装逼,银行卡一堆,一张顶用的也没有。

柳清瑶听到身后的人已经小声开骂,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任清风急忙把她搂到怀里,掏出手机按了一个号码。

“丁老头,是不是想我了?我就在你们医院交款窗口,貌似你的人不喜欢我,竟然说我的卡消磁了。丁老头,你说我的卡会消磁吗?给你一分钟时间,过期不候。”

中北市人民医院会议室,正在开会的领导,惊讶的看着院长丁克力颤抖着双手毕恭毕敬的接完电话,立刻跑了出会议室。

等大家回过神,派人到门口找时,人已经不见。

挂上电话,任清风擦着柳清瑶脸上的泪水,转过头看着指指点点的人,骂了一句。

“都他妈给我闭嘴。你们知道什么,再哆哆滚一边去。”

听到任清风突然呵斥,众人吓得急忙闭上嘴。

“你们收款台,那位说银行卡消磁了?”

丁克力推开收款室的门,上气不接下气的问了一句。

看到收款员齐齐看着气喘吁吁的院长,跟在丁克力后面的后勤副院长楚天来急忙接着大声问。

“你们那位说银行卡消磁了?”

“我,我。”

接待任清风的收款员尴尬、胆怯的举起手。

“你被解雇了。楚副院长,告诉财务部,给她结工资走人。”

丁克力说完,一把拽出收款员,坐到椅子上,用麦克风温柔的问了一句。

“请问,那位是银行卡消磁的患者家属,麻烦能不能再把银行卡给我一下。”



从横练开始狂探临演未婚妻天涯海阁小师妹圣光暴君我在异界当牧师妖孽狂医六格神装开局假装是神壕梦魇之召唤师传奇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