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总统 序章 上海枪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即便是扰动天下的长毛匪乱(笔者注:即太平无事天国运动),也但是是打到上海郊外,就被淮军和洋枪队逐了回去。在上海人的眼里,上海永远是是这个古老的历史混乱不堪的国度最安全的的地方。  上海人有自豪的理由,当整个亚洲都还沉侵在贫困和愚昧无知之中,上海以其独有的活力呈自从道光年间,大清与英国交战不利,将长江尾的明珠上海列为开埠口岸后,上海人一直处在繁荣稳定的生活当中,似乎全然与当时在战乱中煎熬的其他地方的老百姓不同。除了咸丰年间,小刀会作乱,稍稍冲突了一下上海城,即使是扰动天下的长毛匪乱(笔者注:即太平天国运动),也不过是打到上海郊外,就被淮军和洋枪队逐了出去。在上海人的眼里,上海永远是这个古老混乱的国度最安全的地方。。...

穿越总统

推荐指数:10分

《穿越总统》在线阅读


  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中国历代封建王朝,在经历了所谓的盛世之后,都不可避免陷入了各种危机之中,直到最后的灭亡。满清王朝在统治了中原大地两百余年后,也终于陷入了历史周期律的循环之中。

  自从道光年间,大清与英国交战不利,将长江尾的明珠上海列为开埠口岸后,上海人一直处在繁荣稳定的生活当中,似乎全然与当时在战乱中煎熬的其他地方的老百姓不同。除了咸丰年间,小刀会作乱,稍稍冲突了一下上海城,即使是扰动天下的长毛匪乱(笔者注:即太平天国运动),也不过是打到上海郊外,就被淮军和洋枪队逐了出去。在上海人的眼里,上海永远是这个古老混乱的国度最安全的地方。

  上海人有骄傲的理由,当整个亚洲都还沉浸在贫穷和愚昧之中,上海以其特有的活力呈现出一片近乎醉生梦死的繁荣,世人称之为“东方巴黎”。虽然十里洋场时不时传来一阵枪声,虽然每天垃圾堆总能清出几具死尸,但在工部局和巡捕房的严厉掌控下,上海至少在表面,还是一副安定祥和的局面。或许,在不少人眼中,上海表面的平静能够一直延续下去,直到1911年的到来。

  “砰砰”,上海沿江的街头传来了一片枪声,沿街几个胆大市民打开窗户往外望了望,又马上把窗户关上了。“作死啊,你不要命了,外面打的这么厉害,你还往外看,是嫌命不够长吗?巡捕房也是的,外面闹得这么厉害,也不管管。”被揪的耳朵通红的男子摇了摇头,不得不耐心给家里凶悍的婆娘解释,“终究还是来了,要是一般的青皮,哪敢闹得这么厉害?他们是青帮的人”。

  这是1911年,按农历算,是辛亥年。这一年的10月10日,武昌几个倾向革命的小军官,在计划泄漏后,被逼提前发动了起义,这场革命的风潮沿着长江,几乎卷动了整个南方。终于,在11月,革命的枪声传到了原本平静的上海。

  随意朝天放了几枪之后,陈三爷现在的心情别提多滋润了。作为青帮的一个有着上百号手下的小头目,兄弟们手中还拿着刚刚领到的几十杆崭新的毛瑟枪,走在大街上,堪称畅通无阻。冬夜的街头,本就行人不多,看到陈三爷这阵仗,早就跑了个一空。就是有几个不开眼的巡警迎了上来,一阵乱枪过后,也化作扑街的尸体。“哼,就提着根木头,也敢来寻我陈三爷的霉头。兄弟们赶紧走,上头发话了,天亮之前,咱们弟兄可是一定要拿下制造局。”

  陈三爷说的制造局在高昌庙,又称江南制造局,是当年洋务派为了殖产强军,建立的一个大型兵工厂。同治年间,李鸿章接手后,一度发展为亚洲最大的制造局。甲午之后,江南制造局也随着洋务运动的衰落而慢慢退出人们的视线。然而在此刻,仍是这个制造局存着全上海最多的枪械弹药。同盟会大佬陈其美早就对这个兵工厂垂涎三尺了,既然要在上海发动起义,必然不会放过这块肥肉。这不,光复刚刚开始,便从原就不多的队伍中分出一只小分队,准备把这儿给夺下来。

  虽然手下的弟兄并不多,不过陈三爷并不着急,武昌首义之后,上海这个风气早开的地方光复实在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同盟会和光复会的弟兄们早就在前面做了无数的联络工作。几乎所有重要地方的清吏和士兵早就接受了维新的理念,几乎是等着革命党出现在自己面前,好交枪等着光复。如果拿下了制造局,自己也算是光复功臣了,如果革命党得了天下更好,就是败了,自己乘着这功夫,多拿点东西往租界一躲,下半辈子也可以安安稳稳当个富家翁了。作为一个即将摆脱街头混混身份的陈三爷,未来全是光明的憧憬。“走过去就完事了,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轻松的活儿吗?”

  几乎是走了一个时辰,队伍终于到了制造局码头。之前派在前面探路的王小武急忙迎了上来,“三爷,不好了,制造局的那伙人还没下枪,还是拿枪指着咱们哩。”“放屁,守着制造局的几个队官把总,谁不认识,逢年过节谁没和我陈三爷喝过酒,到了这时节,还会装哪门子的孤臣孽子?”虽说不信,可当陈三爷大大咧咧踱到制造局的门口,冷汗还是冷不丁冒了出来。

  制造局作为一家军工厂,防御自然不会太差。虽然守御的清兵鼓不起什么干劲,可作为一家不差钱的机构,该有的装备也都不差。制造局的小洋楼上现在就端着两挺马克沁机枪,冷色的枪口就这么直刺刺地对着楼下的大伙儿。“三爷,怎么办?点子扎手,咱们这么点人,怕是拿不下来啊。”王小武冒出头来问了问,却没听到三爷的回答。他不知道,这会儿陈三爷已经说不出话了。那可是传说中的赛电枪啊,一分钟据说可以射出六百发子弹,就自己这么点人,怕是还禁不起这枪一阵突突。“点子实在扎手,要不我们先。。。。。。”还没等陈三爷说完,洋楼上的局势起了变化。

  制造局的小洋楼上出现了一个年轻人的身影,看那年轻人约莫二十来岁,穿着一身青色长衫,浓眉大眼,文质彬彬的样子,咋看一眼,还以为是个秀才。“妈的,张队官、李把总哪儿去了,这是哪门子出来的赤佬,以为穿件长衫就是文化人啊?”三爷看到到手的富贵转眼就没了,一肚子的邪火。“不过三爷,那人穿的衣服怎么好像是咱们青帮的啊?”王小武讪讪地说了句,四下里的兄弟们仔细一打量,这颜色,这款式,确实与大家平日里穿的长衫一模一样,只是青帮弟兄的青衫,穿在一个面目和善的年轻人身上,感觉确实有些诡异。

  尴尬没多久,楼上的年轻人突然顿了一声,团团手向下面招呼,“下面是哪个堂的兄弟?青木堂陈凡这厢有礼了”。陈三爷和下面的兄弟们顿时傻了,自己是陈其美派到制造局来的,怎么这儿又出现了一拨青帮的兄弟?



从横练开始狂探临演未婚妻天涯海阁小师妹圣光暴君我在异界当牧师妖孽狂医六格神装开局假装是神壕梦魇之召唤师传奇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