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时空大作战 第12章 黑洞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夜色沉沉,也没星星,也没风。山间一幢白色小楼里亮着灯。若也不是有灯光,也会可以看出那是一幢小楼。夜色里,小楼的白色和背后的矿山融为一体,变为山的一部分。在山下看,高高隆起的山就像一只巨象卧于眼前,叫人恐慌。灯光让小楼现了原形。耸立山前放佛巨象的鼻山间一幢白色小楼里亮着灯。若不是有灯光,也不会看出那是一幢小楼。夜色里,小楼的白色和背后的矿山融为一体,变成山的一部分。。...

夜色沉沉,没有星星,没有风。

山间一幢白色小楼里亮着灯。若不是有灯光,也不会看出那是一幢小楼。夜色里,小楼的白色和背后的矿山融为一体,变成山的一部分。

在山下看,隆起的山就像一只巨兽横卧眼前,叫人恐慌。

灯光让小楼现了原形。矗立山前仿佛巨兽的鼻子。而亮起的窗户就是巨兽瞪起的眼睛。

二楼的窗户上忽然闪了一下光,正是矿管的光头在窗口掠过。他刚进门,走过门边旁窗户,走向坐在沙发上的罗霍。

罗霍起身和矿管握手,中间隔着一个木制茶几。

“罗霍先生,矿里出了点事儿,我去处理一下,让你久等了。”矿管摆手请罗霍坐下。

罗霍坐下问道:“什么大事,还要你亲自去处理?”他脸上浮现淡淡笑意,宽大的鼻翼因笑而展开,撑起大大的鼻孔。

矿管没有直接回答,走到酒柜拿了一瓶酒和两个杯子,放在茶几上,倒了两杯,琥珀色的酒液在huang色的灯光下色泽更浓厚。

矿管递给罗霍一杯酒,自己拿了一杯坐在沙发上。这是一组圈型的沙发,原本鲜红的皮子此时已经被碎月磨成了黑红色。

“罗霍先生,请。”矿管端起酒杯示意。面对罗霍,他凶狠的脸上有了些笑意,只是有点儿生硬,像是捏出来的,不是发自内心的。不过他生来就是个狠人,此时能笑一笑,也算是对眼前这位矿长手下的尊敬了。

罗霍也笑了笑,趴鼻子上起了好多皱褶。他喝了口酒,放下酒杯说:“矿管大人还没有说出了什么事呢。”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矿上死了两个保安员,我去问问情况。”矿管说道。

“怎么死的?”罗霍问道。

“摔下平台死的。”矿管说道。

“是意外?”罗霍看着矿管问。

“看起来不像。”矿管摇摇头。

“那是被人杀的了?”罗霍挑了一下眉头。

“看样子是,听说有一个嫌疑人,所以我就亲自去查了。你知道,工人杀保安员,这事情很严重。”矿管神色又变得凝重,配合了他话中问题的严重性。

“查出来了吗?”罗霍问。

“一个黄猪承认是他杀的。”

“黄猪?你没gao错吧?”罗霍zui角浮现一丝怀疑的笑,这笑里还有对那些黄皮肤工人的鄙夷。

矿管点点头说:“我也不信,但是那只黄猪承认了。”

“你打他了?”罗霍问道。

矿管摇摇头说:“没有,我问,他就承认了。”

罗霍不以为然地笑道:“杀了人,你不打他,也不逼供,他自己就承认了,你觉得这是真的吗?”不过想想小布莱克恐怕就是死在唐人手里,那一丝不以为然的笑立刻消失了。他在想,这两件事会不会有联系。不过两个事发地相距太远,似乎没有什么联系。

矿管说道:“可他的嫌疑最大。”

“那你是怎么处理的?”罗霍又问。

“我正准备用鞭子抽死他,就听说你来了。我让人看着他,我一定要亲手打死他。”矿管脸上的刀疤跳动一下,眯缝的小眼睛里凶光毕露。他凝视手中酒杯,好像沉浸在鞭打肖风的快意里。

看到矿管脸上跳动的疤痕,罗霍的脸色微微一变,显得有点儿不自在。的确,矿管凶神恶煞的脸的确叫人看了生畏。

“对了罗霍先生,你来找我是为了晶石产量的事吗?”矿管回神问道。

罗霍喝一口酒,压压慌乱的心。放下酒杯,他看着矿管,正要开口。矿管却接着说道:“罗霍先生,我已经和工人们说了,增加他们的工作时间,我想,这个月的产量会上去的。”

罗霍摇摇头说:“我来不为了这件事。”

“那是什么事?”矿管问道。

罗霍说道:“布莱克先生的弟弟被人杀死了。”

矿管皱起眉头,沉吟片刻问道:“知道是谁杀的吗?”

罗霍摇摇头。

“布莱克先生一定很伤心了。”矿管叹了口气。

“没错,所以矿长让我无论如何要找到杀人凶手。”罗霍说道。

矿管问道:“矿长的意思是凶手在矿上?”

罗霍点点头。

“会是什么人呢?”矿管像是自言自语,斜着眼睛若有所思。

罗霍拿出一枚黑色纽扣,放在矿管面前。

“查顿先生,您看看这个。”他说。

矿管查顿拿起纽扣看了看,说道:“这不就是一枚纽扣吗?”

罗霍说道:“可我记得,这矿上的工人的工作服上有这种纽扣,尤其是黄猪们的工作服上。我说的没错吧?”

查顿又看看,点点头说道:“没错,是这样的。那又说明什么呢?难道说是黄猪杀了小布莱克?”

罗霍说道:“是不是黄猪干的我不知道,可小布莱克死的时候紧紧的抓着这枚纽扣。”

“哦?”查顿眉头微微挑动一下。

“嗯,我猜这就是凶手身上的。”罗霍说道。

查顿微微点头表示赞同。心里却不认为是矿上的唐人杀了矿长弟弟。小布莱克是很厉害的拳击手,唐人没有这个实力。

“查顿,这矿上最近有没有工人逃走,尤其是唐人?”罗霍问道。

查顿摇摇头,说道:“没有,那些黄猪都胆小如鼠,他们不敢逃走。要是抓到就会被活活打死。”

“那就奇怪了,难道说这凶手不是这矿上的?”此刻,罗霍也是满脸疑惑。

查顿放下纽扣,点点头说道:“可能吧,仅仅靠一枚纽扣是不能证明什么的。况且小布莱克先生也是拳击高手,这矿上的唐人恐怕杀不了他。,”

罗霍说道:“问题是凡尔纳和小布莱克一起死的?”

“凡尔纳?你说的是和小布莱克的好朋友?”查顿睁大眼睛,有点儿吃惊。

“就是他。他和小布莱克一起被杀死的。”罗霍点点头说。

查顿沉吟片刻,忽然说道:“罗霍先生,这可能不是一个人干的。”

“为什么?”罗霍问道。

“你觉得一个人能轻易的杀掉他们两个吗?他们可都是拳击高手。”查顿挥了一下拳。

其实罗霍从未想过凶手是多个人,从现场来看,也不像有很多人的样子。所以他一直以为是一个人干的。此时听了查顿的话,他不由得暗暗点头。

“查顿,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这样的话,查起来可就麻烦了。”说着,罗霍面露忧虑之色。

“对了罗霍先生,小布莱克死在什么地方?”查顿问道。

“在矿山到索克镇的路上。”

查顿想了想,说道:“可这附近除了矿上有人,别的地方也没人了。你说,会不会是镇上人干的?”

罗霍摇摇头说道:“这不可能。整个小镇都是矿长的天下,小镇一共才五百多人,基本上都是矿长的人,他们怎么敢杀矿长的弟弟呢!这不可能。”

“那我就真的想不出是什么人杀的小布莱克了。不过,你要想在这矿上查,我会配合你的。”查顿对罗霍说道。

罗霍的神色有些迷茫,他看看黑洞洞的窗外,感觉那个或者那些凶手就隐藏在里面,叫人根本无法看清。

查顿又给罗霍到了一点儿酒,心里总觉得今天是一个奇怪的日子。他想,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兆头。倒完酒,他也扭头看向黑洞洞的窗口,不由得眯起眼睛,脸上的疤痕颤动几下。

黑色,总是给人一种不安。

罗霍一口喝干了杯中酒,站起身来。

“你要走?”查顿跟着起身。

罗霍点点头。

“那你不在矿上查找了?”查顿问道。

罗霍说道:“这里就拜托你了。我再去案发现场看看。”

查顿点点头,说道:“也好,我会帮你查的。要是查到了,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罗霍说了声谢谢就要走,这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查顿喊道。

门开了,进来一个保安员。

“什么事?”查顿问道。

保安员脸色有些惊恐,对罗霍行了个礼,才对查顿说道:“矿管大人,恶莽死了。”

“什么?死了?怎么死的?”查顿惊愕不已,shen手抓了保安员的衣领。

保安赶紧摇摇头说:“不知道。”

“到底怎么回事儿,说。”查顿松开保安员,一副很气恼的样子。

保安员说:“今天下午,我和同伴去多纳河边丢一个快死的黄猪。丢完黄猪,回来我们选了另一条路,当开到一个高坡上时就看到河边有一片红色。我们好奇,就开车去看看,结果看到恶蟒死了。”

“怎么死了呢?我还等着喝它的血呢。”气恼的查顿一手为掌一手为拳,狠狠击在一起。

保安接着说道:“我们看到恶莽的七寸处有一个伤口,估计是被别的什么野兽给咬死的。”

“别的野兽?这怎么可能?那可是一条二十多米长的巨蟒啊!什么野兽能咬死它?多纳河里的鳄鱼都被它吃光了,还有什么野兽能伤害它?”查顿开始气急败坏,在屋里来回的走。

罗霍一直听着,这时候,他对查顿说道:“查顿,不就是一条蟒蛇吗,你要是喜欢喝蟒蛇血,等我处理完小布莱克的案子,就带人上山给你捉几条回来。”

查顿站住,面对着罗霍,依旧是满脸懊丧,说道:“罗霍,你不知道,这条巨蟒珍奇的可以说是神兽了。它的血可以增加我体内小宇宙的能量,帮助我修炼。我现在正为成为黄光超人努力修炼。我天天喂它人ròu吃,就是等它养的再壮一些,然后喝它的血呢!”

“哦,是这样啊,那太遗憾了。”罗霍无奈的摇摇头。

“妈的,这一天真是奇怪了。先是死了两个保安员,然后小布莱克和他的朋友也死了,现在连恶莽也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查顿是又气又恼,一拳打碎了茶几。

“也许只是巧合。”罗霍耸耸肩,带着宽慰的语气。不过查顿打碎茶几还是吓了他一跳,但他尽量让自己面不改色。

查顿稳了稳情绪,叹道:“但愿吧。”

“这样,我先走了,你查到什么就通知我。”罗霍向门口走。

查顿点点头,忽然看到掉在地上的纽扣,他捡起来追上罗霍。

“罗霍,你的纽扣。”

罗霍在门口接过纽扣,看了看,放进兜里。保安员把门关上跟着罗霍一起走。

房间里只剩查顿一人。他心中烦闷,想喝杯酒,朝酒柜走,蓦的想到了什么,赶紧回身开门,大喊:“罗霍等等。”



玫瑰战士爱妻如命掌家有芳(下)奴役金贵夫此生有缘我爱你射程之内遍地真理超神大掌教逆转重生1990神级奶爸永夜君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