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无限宠 第2章 还没死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咳——!”男人干咳出声,宋七月不由停下来脚步,眉角紧拧着后转身回去。“喂,你还能不能够走?”也没公开回应,她咬了一咬牙,将人架在肩膀,趔趄的带人回家。宋七月将灯再打开,“喂,你还能不能走?”。...

“咳——!”

男人咳嗽出声,宋七月不由得停下脚步,眉角紧拧着转身回来。

“喂,你还能不能走?”

没有回应,她咬了咬牙,将人架在肩膀,踉跄的带人回到家。

宋七月将灯打开,这才看清楚男人长什么样,他此刻脸色惨白,眼眸紧闭,却依旧掩盖不住菱角分明的五官,碎发已经被打湿,黏在脸上,却不失美感,削唇轻抿着,她想,这个男人若是睁开眼,想必会让人觉得惊艳到极致。

找了套清野的旧衣服,她闭着眼睛慢吞吞的换上,男人身体滚烫,突地,她手上多了温热的粘稠感,带着浓重的铁锈味。

受伤了?

打开灯就看到男人肩膀上有一处刀伤,正朝外面冒着血,急忙拿来药箱,将伤口消炎包扎完已经是半小时后,人发着高烧,她使劲扳开他的嘴巴喂了退烧药。

“我冷……”

男人嘴巴念叨出两个字,宋七月低着头将耳朵凑过去,道:“你说什么?”

“冷。”

“啊!”突地,男人伸出手,将宋七月的手腕紧紧抓住,往自己怀中拽,她吓得不轻,大叫出声,挣扎中却发现人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将她紧紧的抱着。

身体有一股清冷的薄荷味,很是好闻。

这个动作保持了会儿,她看了眼时间,急忙从他身上起来,找来毛毯盖在他身上,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打了伞朝医院的方向跑去。

到了医院,宋清野失了神的眼立刻被温柔眷顾:“姐,你今天来晚了。”

宋七月像没事人一样,笑眯眯的道:“怎么,等急了,还是饿了?”

“我想你了。”

软软的一句话,带着撒娇意味,宋七月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角,道:“这是给你买的粥,你试试味道怎么样,还有啊,医生交代过,你要多休息。”

等他吃完后,宋七月才安心的回家,雨下的愈发的大,到家中却发现沙发上空荡荡的。

那个男人去哪了?就连换下来放在洗手间的衣服也拿走了,消失的一干二净。

想到之前发生的事,会不会是那些人找上门,将男人给带走的,但房间并没有乱糟糟的痕迹,这个猜想应该可以打消。

这一晚上,她都睡得不踏实,辗转反侧。

一连找了三天的工作,在房地产销售方面却是连连碰壁,而宋清野的医药费……光做手术就要二十万,再加上术后费用——宋七月咬了咬牙。

“嗡——”

手机传来一串震动,她猛地拿过手机,上面显示的是个陌生的号码,说不准就是哪家公司:“喂,您好。”

那边“嗤”的一声,紧接着便是冷酷嘲讽的声音:“宋七月,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没想到还没死啊?”

是她!

她死死的抓着手机,尽量让自己声音变得很正常:“邱兰芝,你有什么事?”

“没家教的东西!”

听这话,宋七月直接挂断电话,下一秒手机又响起,她想都没想拉了黑名单,邱兰芝不好好当她的高太太给她打电话绝对不会有好事。

两年前邱兰芝登堂入室,让她的亲生父亲高军伟将姐弟俩直接从宋家赶了出来,这两年来,那边的人可都没有关心过他们的死活,现在突然打电话蹊跷的很。

说没有阴谋,谁信?

“嗡——”一个新的号码拨了过来,宋七月害怕是找她应聘的,立刻接过,还没说话,盛气凌人的声音就传出:“这两年来,其他倒没什么长进,你这脾气倒是长进了不少!”

宋七月皱了皱眉,很不想和邱兰芝打交道。

对于这女人,她心中只有恨!

“宋七月,你再挂电话,你弟就只有死路一条。”邱兰芝优雅的笑出声,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般,语气笃定的很,这贱丫头的软肋她可清楚的很。

“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宋清野现在的状况,也知道你需要钱。”邱兰芝胜券在握,拿着手机站在窗前,字字珠玑:“你当姐姐的,如果想救弟弟的话,今天就给我回来,当然,你不回来也可以,反正你现在也没有工作,这手术费……”

话没有说话,就将电话掐断。

宋七月在这边气的发抖,这几天找不到工作居然是她从中作梗,竟然还用清野要挟!

不知道邱如兰到底搞什么鬼,她总是要回去看一下,否则指不定还会遭遇什么事。

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家”,刚进门就看到邱兰芝坐在沙发上,看到宋七月进来眼角带着讥嘲,可还没说话,高军伟就从楼上走下。

“七月,你回来了?”

仿佛不可置信,他连忙下楼,伸出手想要拉过宋七月,那急切的眼神就好像是看到最疼爱的女儿,可她很清楚,她不是!

对于宋军伟来说,她和清野只不过是令他恶心的存在!

现在这样假惺惺,就不怕将自己恶心到?

“咳!”邱兰芝站在旁边咳嗽出声,斜睨着高军伟,再从沙发上站起身,“老公,你不是有话要和七月说么,现在她都已经来了,你怎么不说话了?”

高军伟对邱兰芝很是宠爱,听她说话立刻就笑弯了眼睛:“七月啊,爸是有事和你商量。”

“高先生,你有话就直说。”

宋七月刻意划开界限,看她这么冷淡,他也不在意,走过来,笑眯眯的道:“陆家你听说过吧?”

她当然听说过,宋氏企业即便是上市公司,但和陆家想比也只不过是个附属品,现在高军伟提到陆家是什么意思……

“陆家的两个儿子你有没有听说过?”

她拧着眉角,陆家大少陆唐爵是出了名的商界奇才,而二少则是个私生子,还是个长相奇丑出了名的病秧子,整天要和轮椅为伍的残疾人。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听不到重点,宋七月也不想继续在这浪费时间,“高先生,你如果还有一点良心的话,就让你太太别来打扰我和清野的生活。”

“呵,不知好歹的贱丫头!”邱兰芝猛地站起身,扬起手就要给宋七月一巴掌。

或许两年前宋七月还不会反抗,但现在她紧紧的掐住邱兰芝的手腕:“宋太太还请好管好自己的手和嘴!”

将手收回,即便痛的厉害,邱兰芝也趾高气扬,“你想让宋清野动手术,就乖乖的嫁给宋二少!”

“轰——”

宋七月只觉得脑袋突地就炸开,这就是叫她回来的原因?

“凭什么?”

凭什么要她去嫁给一个根本就没有见过面的男人,没有感情的婚姻,甚至谈不上“感情”这两个字!

“就凭你姓宋。”邱兰芝皮肤保养的很好,但此刻她脸上带着森冷的笑,眼角鱼尾纹显露出来,“你若是不嫁,宋清野这条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