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放逐者 第四章 擦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裤子上的破洞处;而最后一个是个更年轻的学生,此外是对程龙震憾唯一的,他的整个腹腔都快被掏干了,半截内脏和几段肠子在空气中不断地的碰撞,啪叽啪叽的响,犹如风铃一样系在腰上,时不时还滴下黑红色的体液。空气中弥散着浓烈的血腥与内脏的臭味。仅有人类的当程龙与这几头丧尸目目相对时,天空中如沸汤的红云依旧在翻滚着,但是电闪雷鸣却突然停了下来。在忽高忽低的温度下,天空竟然下起了雨夹雪。只是这雨雪的颜色如血,劈了啪啦的打在道路两旁的树木上,带落了上面为数不多的几片枯黄的树叶。。...

  三头丧尸各有特色,一个是壮年男性,微微发福的肚腩,秃头,保养得很好的双手,油光满面的脸上歪歪的挂着一副已经快支离破碎的金边夹鼻眼睛,衣服的品牌显示出生活的高品质,不过一嘴的如同干涸油污般的血渍破坏了整个人的成功气质;一个是中老年大妈,生活的风霜已经饱刻在她的脸上,浆洗的很干净的衣服也已经布满了血污,而她本身的右侧大腿甚至也被啃掉了将近五分之一,但是却不怎么流血,伤口如同风干的腊肉,干瘪的暴露在裤子上的破洞处;而最后一个是个年轻的学生,同时也是对程龙震撼最大的,他的整个腹腔都快被掏空了,半截内脏和几段肠子在空气中不断的碰撞,啪叽啪叽的响,如同风铃一样系在腰上,不时还滴下黑红色的体液。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与内脏的臭味。只有人类的鲜血才能有如此浓重的味道,冲击着程龙本就脆弱的神经。

  当程龙与这几头丧尸目目相对时,天空中如沸汤的红云依旧在翻滚着,但是电闪雷鸣却突然停了下来。在忽高忽低的温度下,天空竟然下起了雨夹雪。只是这雨雪的颜色如血,劈了啪啦的打在道路两旁的树木上,带落了上面为数不多的几片枯黄的树叶。

  暗红色的血雨在地上汇聚成了一条条的小河沟,也遮住了程龙的眼睛,现在在他的眼中整个世界都如同浸泡在鲜血之中。雨水打在身上,流淌到衣服里却并不感觉寒冷,只有一股淡淡的铁锈味,这气味闻长了口中都有了一种金属的苦涩。

  一秒钟的对视,面对那毫无情感只有杀戮、疯狂与嗜血的眼睛,仿佛被老虎盯上的羔羊,程龙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股生物面对天敌最本能的恐惧充斥着他的身心。对面的丧尸没有给他什么考虑的机会,冲着他就扑了过来。

  “一对三,几乎毫无生还的可能。”

  这就是程龙得到的答案。面对没有选择的选择他没有犹豫,转身就向小区的另一个侧门跑去,距离并不远而且那边的围墙相对矮小,虽然程龙的身手不很好,但是翻越那堵矮墙还是没有问题的,而他觉得丧尸还没有这种能力吧?

  “吼,吼,”“嗷,嗷,”“嗬,嗬,”

  可能是因为变异,也可能是因为刚刚过度的进食和吞咽,丧尸的嘶吼几乎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虽然追赶程龙的这三头丧尸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但是并没有降低他们的敏捷程度,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还有所提高。

  仅仅十几秒钟,距离就被拉进到不足三十米。第一次程龙感觉到他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事实证明,人都是逼出来的,而生命的威胁更是对人类甚至是所有生物潜能最有效的压榨。

  如同被小锉刀折磨的肺,被血雨打的生疼的眼睛,像灌了铅一样的双腿,以及仿佛被重锤敲打过的脚掌,都深深的折磨着他。但这一切都不如精神上的恐惧,即便是程龙爆发出比平常超出许多的速度,但是距离还是被进一步拉近了,十几米的距离,他几乎都能闻到丧尸嘴中喷发出的腥臭,感到那吼叫中带出的湿腻气息。

  侧门的矮墙近在咫尺,却也如同远在天涯,那是生的界限,也是死的藩篱。终于在丧尸距离自己还有几米的距离时,程龙摸到了这近一米半的矮墙,在他刚刚用双手撑起身体准备翻越的时候,丧尸也到了。跑的最快的竟然是腿部有伤的那个大妈,一爪子就抓住了他的一只脚。没有管这许多,程龙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翻过去,他奋起全身的力量一下子翻下了矮墙,而他也付出了代价,用力过猛几乎是一百八十度的旋转,脊柱好像折断了一般,背部狠狠的撞在了地上。剩下两头丧尸则愤怒的隔着矮墙挥舞着爪子,即便是这样程龙还是失去了一只鞋,如果不是那大妈仅仅抓住了他的一只鞋,那他可能就要付出自己的生命了。与死神的擦肩而过让程龙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快感,没有过濒临死亡经历的人是不懂那种对生命美好的渴望与赞美的。

  看着矮墙外愤怒嘶吼的丧尸,程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茫然的看了看周围,可能是因为上班原因,小区内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现在目力所及更是一个人都没有。

  粗重的喘着气,在地上向后挪动了两步,用力抹了抹自己的眼睛,终于恢复了一些正常的视力,也稍微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这小区由于临近后海,边上还有一个热电厂,其实房子卖很一般,入住率也很差。特别是上班时间,小区里面出来的人并不多,偶有几个也是带小孩或者遛狗的老人。今天的程龙至少这时是幸运的。周围没有危险,他的身体一下子垮了下来,即便是面对矮墙外的三个丧尸,他甚至连抬起手臂的力气都没有。

  听着吼声做伴奏,看着那三张扭曲的脸,坐了不到二十秒,程龙再次站了起来。

  “老婆,我来了,坚持住。”

  刚才奔跑的过程中,他的脑子几乎一片空白,仅仅是闪过一个个破碎的画面,妻子、儿子的脸像幻灯片般闪过,这也是他最大的动力。

  看也未看墙外的三具丧尸,程龙沿着小区的边缘向家的方向前进。他没有选择最近的一条道路,因为那样会穿过小区中心的广场,而那正是很多老人休闲的地方,程龙不敢保证那里是否有丧尸的存在。

  如同溜墙根的老鼠一般,他警觉的观察着周围,一米一米的挪动着,稍有风吹草动便握紧手中的扳手。

  血雨继续飘摇,天上的云色慢慢的变淡了,按照常理估计这雨也下不了多久。

  “但是现在这个世界还能用我们的常识来估计么?”

  程龙苦涩的笑笑,裹紧身上的冲锋衣,从小区中停的车后一步一步慢慢向前摸索。甚至在车中都看见了一头丧尸。那丧尸看见程龙经过,凶残的摇晃着汽车,妄图从车内冲出来,而他生前的座驾已经成为了他永世的牢笼。

  在高度警觉中走了近五分钟,终于他家所在的二十号楼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家,终于到了!妻儿,我回来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