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半仙 第一章 命中注定今天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命者天定,运者自承。”  你严禁不信,人生的一切都是三分早以安排好好了的。  就就像朱朱元璋从乞丐成了皇帝。马云从屌丝变为了首富。却在他们最潦倒的时候,谁又能想起他们的飞黄腾达。  而这些又恰恰命的巧妙地之处,让人摸不着,猜不透。  上面你不得不信,人生的一切都是命中早已安排好了的。。...

诡半仙

推荐指数:10分

《诡半仙》在线阅读


  “命者天定,运者自承。”

  你不得不信,人生的一切都是命中早已安排好了的。

  就好比朱元璋从乞丐成了皇帝。马云从屌丝变成了首富。然而在他们最落魄的时候,谁又能想到他们的飞黄腾达。

  而这些又正是命的巧妙之处,让人摸不着,猜不透。

  上面的这些话并非出自哪个大哲学家之口,都只是我这些天阅人无数,总结下来的些感悟罢了。

  因为我从小就能看见别人的命运。

  只要跟对方有肢体接触,我就能通过这短暂的瞬间看到ta的一生。

  例如小学时被老师甩了一巴掌,结果我看到她会被车撞死。后来偷吻了校花,却看见她高考那天会挺着大肚子跳楼。

  大学毕业后也多亏这个能力,我现在总算是在朝阳街天桥上坐稳了。

  每天就坐等那些“善男信女”伸手送钱,小日子倒也活得滋润。

  不过下班之后我还是很注重丰富自己的职业素养的。

  我从淘宝上买了一大堆算命看风水的书,并且把里面的说辞全都背熟了。这样,我在帮人算命时看起来就会像个大仙了。

  至于泄露天机什么的,等天谴来了再说呗。

  “嘿!仙人指路!铁口直断!不准不要钱啊!”

  早上十点钟,我早早地就来到天桥上摆好了摊儿,平时我都要吃过午饭才来的,这不,iPhone6s要发售,手头有点紧。

  天桥下的一个大妈四处张望着,好像在找什么人,突然,发了疯似的就往天桥上冲,硬是凭借威武的身躯在人海中杀出一条血路。

  “周半仙!今天终于等到你了!之前在这儿排队排了一下午都没上得了天桥,寻思着今天就早点来,果然被我等到了。”

  我脑门上挂满了黑线,因为平时下午光顾着数客人的钱,并没有在意有多少人来找我。现在听她这么一说,没想到自己的业务已经发展到这地步了。

  大妈的急切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她,她想知道她的股票会不会涨。虽然我不会算命,但是我能知道她的命,命中若是注定有财,那注定她投资什么都基本是顺风顺水。

  我以看手相为名抓起了大妈的右手,并且把自己左手盖在了她的掌心上。

  一堆画面立马出现在我脑海里。先是她炒股赚了一大笔钱的画面,甚至还住进了别墅,买了辆豪车。但老了之后因为儿子的一次在外惹祸,害得她散尽家财,这之后的画面就没有了,应该是自杀了吧。

  我暗暗叹了口气,命就这样,我看多了那些大起大落,可到头来结局只有死亡,也许这才是命的本质吧。

  “夫人你好,你的股票会让你家产万贯”,听到这儿,大妈笑得甭提有多开心了,连忙掏出钱包就要给钱。“但是”,听到这两个字,大妈手上的动作定格了,怔怔地看着我,等我说完,“你儿子会把你的钱给败光。”

  大妈两眼睁得老大,眼泪水一下子就从眼眶里涌了出来,跪在地上不住地朝我磕头。一边磕一边喊:“真是活神仙啊!”周围过往的行人都被她的哭喊声吸引过来了,把我这儿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最后城管担心人把天桥压塌,只得把我赶走了。

  唉,命里注定终须有,命里没有莫强求。就算我告诉大妈她的万贯家财将来会被儿子败掉,自己落得个自杀的下场,可最终还是会变成这个结局。

  因为这些都是命里注定了的,想改改不了,想躲躲不过。

  今天因为突如其来的意外只好提前收摊了,然而就在我回去的路上,一个老头却把我拦住了。

  “周半仙儿,也给我算个命呗。”说完竟主动伸出手给我看。

  我疑惑地看着那个老头,不记得他来过我的摊子跟前。但本着不赚白不赚的原则,我还是礼貌地开口问了,“老先生不知道要算什么?”

  “生死!”他笑着说道。然而这笑容却让我心中顿生一股危机感,转身就准备逃。见我想逃,他一把抓住了我的左手,“还是让我来给你算算吧,周半仙!”说罢,一大堆画面传递到了我的脑海里。

  先是一个将死的婴儿在众人的抢救下活了过来。又是年少时各种遇险却都侥幸存活,最后这个少年高考失意只考到一个普通大专,浑浑噩噩三年毕业,在朝阳街天桥上摆摊算命。

  我知道这是我的命。我以前也尝试过帮自己看命,可每一次都失败了,没想到今天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命。不禁想起那些来找我算过命的人的命运,我心里竟然有些害怕看到结局。

  然而画面却定格在我被被赶下天桥的那一刻。这是为什么?继续啊!别停啊!快动起来啊!

  我怎么会不知道画面为什么停住,只是我不愿去相信这个事实。

  我痴痴地转过身,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笑眯眯的老头,半晌就憋出了三个字:“我死了?”

  老头笑着点了点头。

  我一屁股瘫坐在地上。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冲上前想用手抓住他们问个明白。谁知道我的手竟然就这样穿过了他们。

  我这才发现,天桥下竟然聚集了一圈人,心里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走近一看,果然躺在那儿的就是我。

  我的脑袋竟然被冒了尖的护栏给贯穿了,黄的白的液体正从脸上的窟窿里慢慢往外滴落,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蹦出来了,手和脚还不时地抽搐几下。

  很奇怪,虽然我心里觉得很恶心很难受,但身体并没有什么感觉,这就是做鬼的感觉么。我不禁把手伸到面前,仔细端详起来。

  这时,老头无声无息地来到我的跟前,对我说:“你泄露天机太多,差点为这世间酿成大祸,所以老天折去了你的阳寿,让你在刚刚一场意外中身亡了。”

  我刚准备张口辩解什么,结果这老头又说道:“这样吧,你只要替我办点事儿,我不但能让你复活,而且还能让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香车美女。这笔交易你稳赚不赔啊。”

  我一听就纳闷了,荣华富贵香车美女我是不在乎,对死人来说有个屁用。但是······

  “你真能让我复活?!”

  “嗯。”语毕,老头也不等我答复,拿手轻轻一推我的胸口。

  这一掌看似轻推,等碰到我的胸口时才让人感到重若千钧,甚至把我意识都拍模糊了。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还好好地坐在天桥上。摊子上的签筒、罗庚都还好好地摆在那儿。眼前的行人一如往昔。

  我不禁扯了扯自己的嘴巴,疼!又伸手摸了路过美女的屁股,爽!

  我竟然还活着!

  “啪!臭流氓!”

  我悻悻地拍拍自己的胸口,庆幸刚刚的还好只是一场梦。但是下一秒我就呆住了,怎么回事,我怎么没有心跳。

  我又立马把手搭在了自己的手腕上、脖子上,还是摸不到脉搏。

  “周半仙!今天终于等到你了!之前在这儿排队排了一下午都没上得了天桥,寻思着今天就早点来,果然被我等到了。”

  我抬头一看。

  这是之前的那个大妈?我立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问道,“你要我帮你算你买的股票会不会涨,对么?”

  大妈一脸的惊讶,嘴巴张得能塞进桌球。

  立马拉着我的手一口一个大仙,让我告诉她股票会不会涨,还说什么家里都穷的揭不开锅了,老公还躺在医院里等钱治疗。

  就在她拉着我手的时候,之前看过的画面又一次浮现了出来,和之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误差。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大妈,大妈也被我的表情吓到了,连忙问:“怎么了?是不是不好?没关系,我能承受住的,你说吧!”

  我痴痴地摇着头,“不,我不能说······不能告诉你······”

  大妈一个劲地拉我的手,“大仙你别不说啊!不管结果好坏你倒是说啊!”

  “不!”,我猛地抽回了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我不能说!天机不可泄露!”

  大妈看我实在不肯说,气得踢翻了我的签筒,嘴里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我难道真的死了?我这么年轻怎么能死呢?难道就因为帮人算命?这也太扯了吧!

  一个老头站在我跟前,笑眯眯地冲我说道,“周半仙儿,恭喜你又‘活’过来了,现在该谈谈我们的交意了吧。”



独行诸天末日大爷慢走鼠行诸天万界谍海鸳鸳刀我的手机通三界炎魔道帝逆洪荒我的父亲叫灭霸神级奶爸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