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盗墓者 2.出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行的手势.  我点了点点头地说:“大伯明白,并且据说要带我去汉武帝茂陵那里,说是让我安心去吧,说没准好处也有很多.听大伯语气像是是很不看好那个胡亥啊!“  吴老二吃下一只龙虾再次地说:“老大,你说的话他们真去倒斗,那会会遇上粽子啊,血尸之类的?那...

  晚上.我跟吴老二在街区的夜宵摊里点了五六道菜,两人喝着酒吃着菜聊起天来.

  吴老二狠狠地喝了一口二锅头,然后对我说道:“老大,你真打算跟他们走啊?别到时候给他们卖了都还不知道啊!“

  “放心.我给大伯打过电话了,他说确实有个叫胡亥的人向他询问鉴定方面的人.“我吃了口爆炒腰花给他说道.

  吴老二还是不放心的问道:“那你大伯知道他们是干这个的吗?“说着又做了一个食指与中指并拢的姿势,这是干倒斗那一行的手势.

  我点了点头说道:“大伯知道,而且听说要带我去茂陵那里,说是让我放心去吧,说不定好处也有很多.听大伯语气好像是很看好那个胡亥啊!“

  吴老二吃下一只龙虾继续说道:“老大,你说如果他们真去倒斗,那会不会碰上粽子啊,血尸之类的?那真碰上你该怎么办啊!“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傻啊.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哪来的粽子血尸,你网络小说看多了吧.再说了要真有什么粽子,那这些个考古的岂不是天天碰上?都没见有人报道过.“

  吴老二松了口气,嘴里说着那就好那就好.我心里其实也挺暖的,他这么问也是担心我的安危,笑了笑就要喝酒了.

  “要是老大你出事情了,就没人给我付工钱了.“吴老二又接着来了一句.

  我猛的朝他喷出了刚喝到嘴里的二锅头,妈的原来在惦记着这个事.周围的人都看着我们俩,老板以为是酒有问题,忙过来问情况.我回答说给呛到了,老板也就哈哈了下,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三天里的第一个晚上,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睡不着,于是一个人来到大厅里擦木架上的便宜货(我的一个习惯,睡不着的时候就会去擦那些便宜货,直到有困意了在去睡觉),我目光稍微瞥了一眼,竟然发现白天胡亥带来的熏炉还放在桌子上,他忘记带走了?

  我走到熏炉面前,将它捧起放到了办公桌上,仔细的观察起来.

  我发现在熏炉的炉壁上面刻画的飞禽不像是凤凰之类的,难道是雕吗?也不像啊,这炉壁上的飞禽有三只脚,翅膀收拢在两侧,但是双翅却很小.

  我在脑海中盘旋了一会,终于得出了结论,这应该就是三足金乌鸟了,传说是驾驭太阳的金乌,后羿射日射的便是这三足金乌鸟.

  知道了炉壁是什么飞禽之后,我又打开了炉盖.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想看看里面是否有图案,不过可惜的是里面什么也没有.

  我又观察了好一会的熏炉,见没有什么发现了便打算继续去擦便宜货色.不过刚站起身就意外的发现桌子上出现了几只大拇指般大的黑色甲虫,我一向对这种东西感动恶心,赶紧地将它们拍落开来.妈的吴老二,肯定又没好好打扫卫生,明天看我不骂死他.

  嘴里嘟囔了几句便要离开,但是我却发现更多的这种黑色甲虫出现了.怎么回事,哪来这么多的虫子.

  我赶紧寻找这些虫子出现的方向,令我出乎意料的是这些虫子******竟然是从熏炉里爬出来的,见了个鬼的,里面不是空的吗!!

  我急忙拿起炉盖,要去盖住那熏炉,但是根本就不行,涌动的甲虫不给我一点机会.才仅仅四五秒的时间,整张桌子爬满了甲虫.

  那些甲虫似乎对我很有兴趣,全部开始向我涌来.我也从发愣中苏醒过来,想要转身就跑.但我却发现我的腿被什么东西压住了还是怎么的,根本就不能动弹.

  这种时候怎么会出这种事,我赶紧低头看什么东西困住我脚了.因为我的古玩店一共就两楼,楼下有大厅跟厨房和卫生间.剩下的两间房则是存放东西,二楼上面的客厅是待客,然后除了一个卫生间之外都是客房.

  但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店里会多出第三个人来.不,那东西根本就不能称呼为“人“!!

  抓住我脚的是一只细长干枯而苍白的手,那只手的手指机会是看不出一点肉了.而她的指甲就好像几年没有修剪了,软踏踏的在我裤子上摩擦.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勇气看向那只手的主人是谁,在办公桌的底下虽是一片漆黑,但在日光灯的照耀下,那“人“的上半身却看的一清二楚.

  惨白无比的脸孔,眼睛那里却是空空如也,还流淌着丝丝血液,嘴巴一直保持着字母“O“的形态,虽然她没有眼珠子,但是那空洞的眼眶死死的盯着我.

  那一刻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直到她的另外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裤腿,往我身上开始爬的时候,我才开始尖叫.

  一切都晚了,不只是那个女鬼,那些个甲虫也全部都往我身上爬,我清楚的感觉到我的全身被撕咬着.完了,一切都完了!

  “咣当“一声响,我他妈从椅子上摔了下来,然后我恐惧的看着四周,没有虫子,没有女鬼!我拍了拍自己几个巴掌,原来只是个梦.我看着办公桌上的熏炉,才记起来是自己在研究三足金乌的时候给睡着了.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走进卫生间,用水冲了一把脸,然后看着镜子面前的我,脸色真是差啊.不过我不敢长时间的看着镜子.因为没有人敢在刚做过噩梦的情况下一直对着镜子照,没人会知道到底会不会有东西出现在背后.

  回到二楼,看了看房间隔壁的吴老二,呼噜声打的老响,无奈笑笑.回到自己房间,全身一松,也很快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九点半多了,匆匆忙忙的洗脸刷牙,跑到楼下.问吴老二胡亥来过了没.

  吴老二用仿佛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老大你傻了啊!那个什么胡亥不是三天后过来吗,今天才第一天.“

  我一愣,什么三天?哦,对.他说的是三天后来接我,怎么回事,我怎么变得这么迟钝了.因为一个噩梦的缘故吗?

  吴老二看我魂不守舍的样子,有些担心的说道:“老大,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吧.要不咱们偷偷报警,说不定还有奖金可以拿呢!“

  “没事,昨天就是做了个恶梦.有点心不在焉了,放心吧,一切安好.“我给他说道.

  见我真打算要去倒斗,吴老二也清楚我的性格,没有在说什么了.

  第二天也很快过去,这个晚上心里祈祷着别在做噩梦了,然后我的大脑很给面子的赐给了我一个满脸蛆虫的人头,并且给了我一个深情的吻.我醒来之后恶心地吐了近半个小时,差点没把胃液吐光.

  第三天,我整个人就是死气沉沉,一点精神也没有.吴老二实在看不下去了,连忙帮我预约了一个心理医生,中午就去看了那医生.

  穿着白大褂,带着一副圆框眼镜的心理医生告诉我,这是事前恐惧症.就是说你打算在做一件事的时候,你的大脑会处于抗拒性的状态,从而刺激着你的肾上腺,但是你身体的本身却还是要去做这件事.

  他又给我讲了许多类似的情况,比如准备求婚的男性,在求婚的前几天就会做噩梦,梦见求婚失败,或者求婚对象跟别人跑了.

  被他这么一说,我心里确实舒服了点.接着心理医生又向我推荐了一张唱碟,说是晚上听这张碟的话保证我睡眠质量好的不行.

  于是我就买了这张碟,晚上放到唱碟机里这时我才发现,这竟然是张LadyGaga的专辑,然后我整个人都gaga了......

  不过也多亏了这张碟,这个晚上总算没有做噩梦,不过心里一直在期待着,明天究竟会怎么样呢!

  清晨,当吴老二到楼下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店门已经开了,甚至是早餐也已经准备好了.吴老二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终于确定了这是真的.

  “我靠,老大.你竟然在九点以前起来了,这次是我在做梦了吗!“吴老二看见了坐在办公桌前的我,惊奇的说道.

  我指了指地上的背包,吴老二才发现地上还有一个户外防水背包,光是从外面看就知道里面放了不少东西.

  里面的东西都是我从网上,小说,电影里学来的,什么强光手电筒啊,保温杯,压缩饼干,还有什么防身匕首之类的.总得来说就是半吊子盗墓者.

  看了看手表,已经接近九点了,通常这个时候我还是在被窝里的.门外终于传来一阵刹车声,我和吴老二对视了一眼,终于来了!

  此刻正是太阳当头,门被拉开的时候,一抹阳光照射了进来,我跟吴老二眯起了双眼,只见那个人影一步一步走来.见到他的那一刻,可以看见他那嘴角微微扬起的笑容.

  “这三天,过得怎么样?“胡亥微笑着问我.

  娘的,这诡异的笑容怎么感觉他已经猜到我做了几天的噩梦.不能展现出我过得很不好,我回答他说:“挺好的啊,有你给的那十万,这几天过得那个舒坦.“

  这话其实也是真的,他给出的那十万不仅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交欠了好几个月的水电费,更是让我跟吴老二这几天外面潇洒了几天.

  胡亥也没说什么,看了看我身旁的背包,说道:“看样子你是做好准备了,那就出发吧,你的这位伙计也一起吗?“

  吴老二摆了摆手说道:“我就不去了,还得替老大看店呢.上次那个高手呢?没来吗?“

  “你是说竹下吗?他在车里,没有下来.那好,我们就出发了吧.“

  “竹下?这名字也挺有个性的啊.“吴老二在一旁说道.

  “他的全名是竹下小野,是个日本人.“

  这下是吴老二愣住了,一个人在那边站着嘴里嘟囔我竟然输给了日本人.我也懒得理他,跟着胡亥走出了店门.

  门口是一辆普通的桑塔纳,在驾驶座那里竹下正双手放在方向盘上,看见我们出来了,这才发动了汽车.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