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情字最伤人 第3章 该不该去找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季如璟举的手的快酸了,他但是不来接,到现在的更是也没吱声半句,他但是跟现在一样这么的目中无人。“叶少,的话你不看我这份企划书,将是一大损失,你我都是商人,的话你觉“叶少,如果你不看我这份企划书,将是一大损失,你我都是商人,如果你觉得我是在吹牛,你就更应该看看,到时不满意,你就撕了扔在我脸上好了。”她镇定自若的再次开口,大胆的将手中的企划书又塞过去一分。。...

季如璟举的手的快酸了,他还是不来接,到现在更是没有吭声半句,他还是跟以前一样这么的目中无人。

“叶少,如果你不看我这份企划书,将是一大损失,你我都是商人,如果你觉得我是在吹牛,你就更应该看看,到时不满意,你就撕了扔在我脸上好了。”她镇定自若的再次开口,大胆的将手中的企划书又塞过去一分。

更为浓郁的幽香,击垮了叶牧白的耐性,他伸手拽住她的手腕,用力的将她推到墙上,目光邪魅的勾笑:“看企划书好是不是?好,我给你这个机会,跟我来--”

季如璟隐约感觉不对劲,他的眼神……佛一头饿极了的狮子。

正在思索间,身体便被他粗鲁的扯走了。

“叶少,你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里?”

叶牧白揉着昏眩的额头,身体里的热浪泯灭了他的理智,他不顾她的挣扎,将她的手腕钳制的更紧,推入一扇门内。

这是一间书房,他不由分说的把她压到了书桌上。

季如璟傻了:“叶牧白你干什么,让我起来,让我起来--”

“别惺惺作态了,这不是你最想的嘛,我成全你,就坦然的接受这份荣幸吧。”他撩高她的裙摆,瞬间摧毁了她的礼服。

“啊--”季如璟奋力的抗争:“去你的荣幸,叶牧白你这只野蛮的猪--”

“表演的不错,可演的过头了就失真了!”

昏暗的书房里,衣衫飘落,他硬生生的夺走了她的贞洁。

身体像被劈成两半,痛的她差点窒息,他发泄着药力,把她当成他的解药。

他力大无比,无论她怎么逃避,而已躲不开他的攻击。

狂风暴雨持续进行,浮浮沉沉,没完没了,最后,她实在难以承受的的昏厥了过去。

阳光从百叶窗内射进来,被切割成一条条金灿灿的光束。

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被单的女人睫毛轻颤,拢着眉头,挣扎的张开眼睛。

身体动了动,酸楚的像是被人拆过了骨头又重新安装上一般,腿间的异样更是让她太阳穴突突直跳。

思绪慢慢汇拢,昨天晚上发生的每一幕都回到了她的脑海里。

她猛地从沙发上坐起,被单从肩上滑落,凉意入侵,白皙的肌肤布满了痕迹。

怔怔的坐了几分钟,她并不要死要死的哭泣自已的失身,因为哭也没有用,她只是沮丧的低头抓住自已的头发,没有谈成合作,倒是让他占了便宜,叶牧白你这混球,十年前那么羞辱她,昨晚拽着她就拖进房中欺凌,他把她当什么了?

瞥眼,她看到放在茶几上盒子,上面放着一张纸条。

她按捺住翻腾的情绪,捻起纸条,上面苍劲飘逸的写了一行字:“星期六来我办公室,来领取你的酬劳。”

酬劳这两个字深深的刺伤了季如璟。

若非他不是叶牧白,她的心是不会那么伤,揉紧了那张纸条,她身体微微颤抖着,尊严被践踏到了脚底,可她不会哭的。

眼泪这种东西,自父母去世时,她就流干了。

穿上盒子里的衣服,她双腿发颤的走出书房,扶着墙走下楼,匆匆离开。

午后的花园里,季如璟给弟弟削着苹果,边想着,该不该再去找叶牧白。

一旁的轮椅里坐着一个男子,白色的毛衣,黑色的头发绵软如丝,五官清秀俊雅,有一种说不出病态风流。



重生之庶医也倾城我真的只是想打铁贵妇实习生分泌血族多巴胺史上最强邪君剑灵仙穹出名太快怎么办末世里再活一次黎明边缘重生之金融秃鹫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