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情字最伤人 第2章 接近叶牧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手术室的灯在这个时候灭了。门开了,医生跟护士里面走出。季如璟急步的赶过去的:“医生,我弟弟怎么样了?”她企图让自已的理智切记如果急,但是话问出口但是信息显示了她内心门开了,医生跟护士里面走出来。。...

手术室的灯在这个时候灭了。

门开了,医生跟护士里面走出来。

季如璟疾步的赶过去:“医生,我弟弟怎么样了?”

她试图让自已的冷静不要那么急,可是话问出口还是显示了她内心的脆弱。

“大腿骨折,没有生命危险。”手术的主刀医生如实的告诉她患者的情况。

季如璟听到弟弟没事,悬在半空的心才放了下来,苍天总算有眼。

而后面的人一听季逸希只是大腿骨折,全都露出失望的表情。

生怕他们再对弟弟不利,季如璟连夜将还在昏迷中的季逸希转移到别处静养,除了她之外,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夏夜的风中,带着醉人的栀子花香。

裙摆摇曳的香肩美人,轻轻托着红酒杯,如美人鱼般妖娆灵活的穿梭在宾客间,一袭乌黑的青丝倾泻在白皙的锁骨间,裸色的拖地长裙,勾勒出她曼妙清瘦的体型,自然没有痕迹妆容,清新圣洁的像一朵盛放在水底的白玫瑰。

外貌是女神,气场却似女王,没有小家碧玉的含羞带怯,也没有模特明星的妖艳夺目,她有自已独特的味道,吸引着每个男人的目光。

而她,却不动声色,静待今晚的目标出现。

大门处有骚动传来。

所有人的头想转了过去。

今天绝对压轴的重量级客人,大家都在等待着的叶氏国际掌舵人--叶牧白。

华灯闪耀处,叶牧白一身做工精致的酒红色的西装,衬衣的扣子颗颗都是钻石,把酒红衬得仿佛都透了妖气。

面容俊美,气质尊贵,毫不夸张的说,见过他,这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俊美的男子了,深刻立体的欧式五官配上中式的飘逸柔和,粉薄的唇,蓝宝石般的眼睛,漆黑如墨的发丝,不笑的时候,冷酷的让人惊艳,轻笑间,蓝眸微合,更是倾城。

这样一个倾城男子,28岁就掌控了全球最大的传媒帝国,房地产更是做的风生水起,投资的七星级酒店,娱乐城,眼光独到,行事果断,从未失过手。

他步伐优雅慵懒的走进来,下颚习惯性的扬起,对投来的各种目光视如无睹,神情倨傲的朝着某一个方向走,如入无人之境。

他走动过的地方,就会有人给他主动让开。

“叶少--”

“叶少--”

“叶少--”

不断的有人跟他打招呼,无论是名媛还是富商,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无论是老的还是少的,都想跟他搭上关系,因为他满足了女人对爱情的一切幻想,也满足了男人的权利的一切幻想。

季如璟悄然逼近。

她心里有点紧张,不,是很紧张。

自那天郭美琪无意中提及了叶牧白,她便开始留了心,原本他是她绝对不会再去靠近的人,今天来,也是说服了自已很久。

只要她答应跟他合作,她的筹码就大大的增强了。

叶牧白在那里端起来酒杯,跟今天宴会的主人王老随意的聊着,一旁王老的女儿,则是挽着父亲的手臂,对叶牧白一个劲的暗送秋波。

季如璟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等待时机。

在这期间,几个男人上来搭讪,都被她打发了。

约过了一刻钟,只见叶牧白放下酒杯,朝着僻静的楼道方向走。

季如璟随即提步跟了过去,抢在了其他企图靠近他的人之前,她亦步亦行的跟着在他身后,跟着来到二楼的阳台。

他扶着墙壁停顿了脚步。

她趁机快步上前,来到他跟前:“叶少,你好!”

叶牧白抬起色彩沉重的星眸,呼吸急促的打量站在他眼前的女人,似曾相识,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不过她色泽诱人的嘴唇,倒是让他体内的火烧的更旺了。

不知是哪个活腻了的狗杂种,竟然敢在他身上使阴招。

他不记得她了!

季如璟心里微微的失落了,好在这也是她意料中的事,所以也并非很失望,她还是借此机会,赶紧表面自已的来意比较好。

“叶少,我是季氏集团营销部的负责人季如璟,我手上有一份企划书,我保证叶少你看完之后会感兴趣的。”她说着从随身携带的手包中拿出一分被折叠起来的文件,递向他。

她做好了被了他拒绝的准备,也做好锲而不舍的准备。

这个女人的幽香不断的钻入他的鼻息,她喋喋不休的小嘴鼓动着他的神经。

他快把持不住了。



娘子一根筋重生药王汉末任逍遥天价宝宝,买一送一斗罗之神级剑圣帝宠商妃太虚化龙篇人间归晚剑出北冥末世无限吞噬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