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云义 第六章 幽州!幽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亲失一大才。”心中想起几年前的场景但是觉得一阵不很舒服,年纪小是不给力啊!“哦?这到也怪了,续儿你外出求学后两年,有一人到我帐前效力,此人亦名为田丰,莫不是这二人实乃一人?”公孙瓒轻捋胡须。“爹爹此人目下可在北平?”当然是田元皓了,么中国古代的文“禀报将军,田丰带到!”门外小兵双手抱拳英姿勃发,边军就是威武,一个小兵有这样的气势。。...

公孙云义

推荐指数:10分

《公孙云义》在线阅读


  “爹!孩儿求学回来了。”城门口我跪在公孙赞的面前。“续儿高了、也壮实不少啊!续儿且随父进城再说,大摆宴席,哈哈哈!”公孙瓒很是高兴的搂着我。“颍川过的可好?颍川的先生对续儿…。”“当日孩儿到了邺城,听闻有一大贤名田丰、字元皓家住邺城东北,孩儿便向父亲与乌桓、鲜卑相战,每战无人出谋划策,致使父亲多次身临危境,孩儿当效仿古之周文王请姜子牙,请之以助父亲杀尽那乌桓、鲜卑,可是那田丰视孩儿年幼,致使父亲失一大才。”心中想到几年前的场景还是感觉一阵不舒服,年纪小就是不给力啊!“哦?这到也怪了,续儿你求学后一年,有一人到我帐前效力,此人亦名为田丰,莫非这二人实为一人?”公孙瓒轻捋胡须。“爹爹此人现下可在北平?”肯定是田元皓了,难道古代的文人都这么闷骚么,请你不来,完事了自己跑来了!“此人前时为一粮草小吏,当在城内大营中,待为父遣人请之,看看可是续儿口中之大才!”我的心拔凉拔凉的啊,凡是有大才的人,你让他当大官就算了,让他当个近侍也行啊,老爹你偏偏让他当个小吏,哎这不是侮辱他么?他还怎么为你效力啊!

  “禀报将军,田丰带到!”门外小兵双手抱拳英姿勃发,边军就是威武,一个小兵有这样的气势。

  “粮草书吏田丰、拜见将军、公子。”田丰进屋躬身而拜。

  “果真是田先生、当日一别,小子还以为先生看不上我公孙家,心中还颇有不忿啊。”我赶紧起身拉着田丰的手,生怕一不小心他就跑了。

  “续儿这田丰在为父帐上已多时,为父尚观之无甚大才,续儿莫不是让人给骗了?”公孙瓒望了望我又望了望田丰。

  “爹爹!岂不知一粮草小吏能有何为?”我就吐血了,我强调这么多遍你还这样说!

  “道不同,不相与谋!田某在此乃为公子当日礼与田某,今日公子归已田某告辞!”田丰一甩袖子转身就走。

  “爹这叫孩儿如何是好啊?哎既然爹不肯用他,那孩儿就让他做孩儿的客卿,爹爹稍等片刻,孩儿追他回来。”公孙瓒还真的就像历史上说的没什么眼光。

  “先生、先生且留步,云义有一言相告,先生听完再走不迟。”该怎么说服他呢,干脆让他为我效力,这样的话跟在老爹帐下并无区别。

  “公子不必多言,当日公子以礼待某,某为报公子之礼,每战皆同将军前行,将军现无碍,公子亦归幽州,田某亦当功成身退,云游四方。”田丰很是感慨的说道。

  “云义有三言!一位家父识人不明怠慢了先生、云义当歉先生。二为云义自己缺一军师,云义恳请先生助云义,三为先生乃大才、云义自问非明主但亦不差,先生去寻一明主岂不是舍进而求远?请先生留下为吾军师。”我直接行了一个大礼。

  “敢问公子现下是何官职?统多少兵马?帐下有多少粮草马匹?”田丰的问题让我真让我头大。“云义现幼无官无职、三日后云义当领千人、粮草兵马届时才知。”这千人我上哪去招啊没钱没粮的,看来还是要找老爹!

  “好!三日后公子若能领兵千人,田某当效死力!”田丰扶起我说道。

  “爹你就让孩儿领兵吧?”“孩儿发现太平道将叛,孩儿恐其效仿秦末陈胜之辈,届时孩儿无自保之力,不如早些熟悉军旅,到时也好保家卫国。”“爹…”三天后公孙瓒实在是架不住我的追、求,给了我一千老弱病残。

  “呵呵田某观公子少时颇有识人之明,又多有为将之心,又四处打听武将谋士,公子胸怀大志,多次以礼待某,丰当效公子为主公!”真想大笑一场,现在的我,心中燃起一阵热血,为了百姓,为了杀光异族保我汉人!

  “众位将士、我就是新任校尉公孙续公孙云义、乃公孙瓒将军之独子,我父以为我要领军乃为儿戏,所以将你们这些个老弱病残交给我,但是某公孙云义绝不要老弱病残的大军,现在年过四十、常病不起、未满十七的人全部撤为压粮军。”面对着千人队虽然可以说这样的话,

  但是第一次还是有点忐忑。“吾常听人说你二人,高顺为人清白、威严、不好饮酒。张辽为人严谨,年少有勇。吾父虽为将,但某年下且十岁,又拜水镜先生为师,未曾领兵今日云义有意,将这六百余人交予你等代某练之,高顺为正、张辽为副。二位可敢应下?”我面对着高顺、张辽大声问道。

  “呼、哈,前三进五步,后四退三步,左右退四步。”高顺果然很厉害,一个月的功夫,这帮老弱就有点大军的样子了,至少在后世,一个月的军训都还有很多人不知道令必行静必止。高顺不愧是练就陷阵营的大将。“枪刺平、左腿弓左前、双臂稳!”张辽现在虽然没有显露出将才,但是手把手的教士兵们武艺,颇得士兵爱戴。

  “剩一千三百四十一石,钱一千,枪五百二十六,戟二百一十三,马五十三。”田丰告诉我的结果让我还是挺满意的,把我的私房钱都掏了出来,这个大军终于有点像样了。

  “军师、军有但是钱粮不足,现下无大碍,一但有战事,伤及兵士甲械钱粮,则钱粮损而我大营粮饷并无多少进账,非长久之计,不知军师可有什么办法?”虽然不想说这个。

  “丰尚无办法。”田丰也不是万能的。“师兄有一言可聚粮草亦可练兵,师弟可想知?”郭师兄自从来到军中,只管喝酒其他吏事一概不问,又说不到他,一度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历史上的郭嘉。

  “师兄快快道来,晚上我让人给师兄送上一坛好酒。”“嗯、十斤大坛?”郭嘉挑了挑眉毛。

  “大坛就大坛,师兄快快说与我等。”“郭某常在城中吃酒,来往商客多去高句丽、鲜卑,言中多有商客被那山贼所劫,师弟何不效仿山贼,师弟有那公孙为父,必有灵通消息,何不大肆抢上一番、何惧无钱?何惧无粱?”郭嘉笑嘻嘻的说道。

  “呵呵,师兄就别逗小弟了,最多送师兄两大坛如何?”腹黑的师兄!

  “这才像点样子,某曰山贼多劫商客,必有钱粮,师弟劫山贼,名声、钱粮具为师弟所劫,岂不快哉?”郭嘉一探手在空中一抓,仿佛那名声、钱粮就在手中。

  “只是这几百军乃弱军,山贼劫商必为凶悍之辈,怎敌之?”田丰一捋短须问道。

  “劫山贼,当以正行,再辅以奇计,则大事可成!”我想到了水镜先生的话,行军作战以正奇想合百战百胜。

  “何为正奇?战虽无百败但亦无百胜,何况以弱军而击强军?不如待军成之时再战!”田丰对我说道。

  “军师所言甚有道理,现下出兵无万胜之言,不若问及高顺、张辽何时可战?再做打算。”

  没一会,营外鼓声停了,“高顺、张辽见过公子、二位先生。”二人一礼说道。

  “我且问你二人,主公欲讨幽州山贼,帐外军士可当大任否?”难怪袁绍为了面子杀了田丰,田丰还是太耿直了,有什么话要说立马就问,绝不拖泥带水,就连我这好脾气都感觉不舒服。

  “回公子、先生帐外军士可谓弱军,若再与我二人一个月,可一战!”高顺不错,还知道有我这个主公在这里。

  “好!云义就给二位一个月,一月后起兵讨伐山贼,云义这就去告诉家父,高顺、张辽你二人继续练兵,军师、师兄你二人则要好好商议一下,如何出兵?届时我等还有多少粮草可用!”水镜老师曾经曰过,运筹帷幄当面面俱到,当果决。



环太平洋中的机甲战神道君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开始纸雕闺秀换妻老师好瓦窑夫人第五灵医通幽大圣山河为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