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蒂红妆 08.武林群英会(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昨日的比武更为异常激烈。今日的比武更加激烈。。...

并蒂红妆

推荐指数:10分

《并蒂红妆》在线阅读


武林群英会,第二日,蓝朝三十五年九月十一。

今日的比武更加激烈。

所有人看着八个擂台,二十四名高手对决。眼花缭乱。

舞兮衣袖一旋,玉手之中多了一把白色牙骨莲扇,扇面未展,十招之内就将少年成名的岳家公子打下台去。

台下之人连连唏嘘,惊叹不止,他们在想如在擂台上的是自己是否可以撑过这十招。

寒三少泰然自若,敌不动己不动,最后明山派大弟子定力不足率先出手,自然他就败了志气。

秋风微拂,树枝微摇,花瓣随落。可所有人就跟看不到听不到一般,眼睛直直的看着擂台上的比武。

凌浠的剑仍在鞘,那士气内力早已压了众人。台上之人竟当场吐血。

台下看者连大气都不敢喘,心口已觉发闷。

凤依衣袂一起一落间,鞭挥洒自如,轻松得胜。

台下众人又得扪心自问,自己何时才能有这般的武功。

今日比武结束之时,角逐了前八人。

这八人是明山派弟子易天明、公孙家家公子公孙志、祁派弟子祁海、段家公子段林、凤宫宫主凤仪、凌家公子凌浠、寒三少及舞兮。

“武林真是人才辈出啊,看看这几个晚辈,长江后浪推前浪。”

“是啊。”

“凌兄我们老了,是该让位了。凌公子少年成才啊。”言下之意,你儿子比你强。

“哈哈,浠就是吾家的骄傲。”凌家家主得意得很,眉宇间带了笑意。

“舞儿,明日的比武不要尽了全力,保留一分实力,便藏一丝锋芒,少惹一份灾祸,也就多一些平安,明白吗?”老者在深夜嘱咐着徒儿。

“徒儿省得。”

“公子,明日之后,是否回家?”寒三少的仆从这样问向自己的主人。

“出来很久了,该回去了。”

“浠儿,明日一切当小心,不要太过逞强,勿伤自己。”父亲叮咛着儿子。

“是的,爹。”

“宫主,有何吩咐,奴婢谨遵。”凤宫宫女听从主人命令。

“胜,看来不那么简单,那三人不弱啊。”

夜已深了,四个院子的人无眠。

昨日的那八位,如今已鹤立人群之中,貌似在与身边之人闲谈,细细观去却发现他们的眼眸遥望着自己后一轮决斗的对手,有的眼神笃定,有的偏偏含了一丝慌张。

今日只有一个擂台,铜锣敲响之后,那便是风起云涌。

舞兮、凤仪、寒三、凌浠,四人遥遥相望,心中不由同时下了一个结论,他是挡了自己路的敌人,需除之而后快。

擂台之上,舞兮白衣轻扬,衣袖一翻,玉手一旋,扇面便随之展开,轻轻一摇,微风拂面;紫衣的凤仪,长臂挥起只听哧的一声,地面留下一道深深鞭痕。不知是谁先出的手,不知是谁先收的招,身影闪动,扇面翻转,长鞭飞腾,你来我往,都不愿落后对方一分一毫。

台下看众被震慑,叹她们年纪轻轻却身怀绝世武功。只听一位公子道,闻得天下第一美人有倾国倾城之容颜,那在下到想问这白衣如仙的女子和那魅如妖的凤宫宫主,竟要排在第几了?

就在所有人为她们的容貌和武功倾倒时,她们却突然分开,白衣上一片鲜红,紫衣唇角一丝血迹,舞兮被鞭伤及右肩,凤仪伤及经脉。两人立在原地相视而笑。眼里星光闪动,更添了一分防备,一分忌惮。

她们二人下去调息,随后两位年轻公子战得不分上下。擂台之上,风驰电掣,擂台之下惊叹连连。寒三面带一丝随意,出手轻快,掌风霹雳;凌浠唇留一许笑,剑舞游龙,气劈落叶。

就在大伙看入神时,猛然听到剑石飞舞中细微一声,不打了。随之两道身影退开来,稳稳地站住,再头也不回的步下擂台。

众人不知究竟发生何事,那最为出众的四位年轻人,全都退出比武,让那明明败了的明山派掌门坐了盟主之位。

“舞儿,疼吗?”

“师父,不疼的。”舞兮蹙眉,任由师姐为她包扎伤口,甚好未伤及筋骨。

群英会一结束,四人聚在一起。

“武山有一个传说,寒某有些兴趣一探,不知各位可愿意同去?”

“九月二十日,武山山顶,寒某一定到。”

“好,九月二十日,浠也一定到。”

“凤仪记住了。”

“舞必然前往。”

之后武林中有段传言,那四位年轻人相约九月二十日武山山顶会面。

舞兮手执牙骨莲扇,站在武山山脚仰首眺望遥远山顶,其实根本看不到什么,只是白茫一片。她在幻想,山顶有一座亭子,像巅峰一般美若人间绝境,夜晚皓月当空,繁星闪烁,微风拂过衣袂,吹乱长发。

她手一抖,收了扇,抬脚向前走去。在岔道遇见位年轻公子,修长身影,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近了舞兮微俯身,轻道,“寒三少,也是去山顶?”

“是,寒某可有幸与姑娘同行?”

“三少相邀,舞兮当然不会拂了面的。”

“姑娘,请。”虽说寒三让了舞兮先行,他却没落下半步,两人并肩而行。时而走时而停,时而说时而笑,欣赏山间景致。当到半山腰,雾气浓了许多,三仗外雾气缭绕。

“舞姑娘?”寒三原地环顾并未发现舞兮的踪迹,心下一阵慌张。

“在的。”听到呼声,她寻过来,“三少,雾气太浓。”

“姑娘可否把手借在下一用。”

舞兮虽是疑惑,可还是把手臂伸到寒三面前。见他扯下发带将两人的手腕绑紧,当下她只是了解的微笑。“姑娘跟在在下身后。”他从身旁的树木上折了枝条,在前方探路。

舞兮跟在身后,看着前面男子长发披肩,身形修长,在向下看那绑在一起的手,她不明为何自己的脸发烧,心跳也快了许多。

当他们到达山顶,雾倒是全部散尽,两人上山浪费太多时,现在已是日落,夕阳缓缓坠落,晚霞似火。他们又往前方走了一段路,在杂草丛中屹立着一棵参天松柏,松柏后有洞穴,侧有一土丘及其一块石碑,年年的风沙模糊了碑体上的字迹。却也应了那个传说。

“三少,雾散了。”舞兮示意寒三,雾既然已散,手是否可以松了。

他一笑伸手解了带子,重新束起墨发。

当两人行到亭下时,早已有人在此等候,凌浠坐于亭内吹箫,凤仪立于峭壁遥望远方。他们寻着脚步声转头看来,发现是舞兮和寒三一起到来。

“凤宫主,凌兄。”

“不曾想舞姑娘是和三少一起上的山。”凌浠放下箫步出亭内,微一叹气,“姑娘终究是不会应了和凌某的亲事。”

舞兮摇头,反问道,“公子和师姐有什么误会吗?”

“她同你说的?”

“不,我自己猜的。”

“其实同你师姐,并没有什么误会,只是有些事是在下没有想开。”

“凤仪带了些酒水来,咱们不如到亭内,把酒长谈。”

就这样,九月二十日的夜晚,皓月当空,在这充满神秘传说的武山山顶,没有那只白狐,却有四位年轻人,对酒当歌,挥剑起舞,笑谈天下奇闻轶事,直到深夜。

循着那北斗星的光芒,下山。

转日清晨,当地人看到他们从山中下来,并且听到他们相约五年之后武林群英会,再相见。

舞兮回到凌家,简单的收拾过行李,便向师父及凌家家主告别。

“师父,舞儿今日便回家,不知何时才能归来。望您老好好保重身体,并替舞儿向师母请罪,有朝一日舞儿定会回莲坳,看望她老人家。”

“去吧,五年了,你也该回家了。”

“师父,保重。”

舞兮走出凌府,跨上备好的马匹,轻声一嚇,双腿一夹,马便抬脚前奔,扬长而去。



乱世枭雄大人有福妻(上)从横练开始我给重生丢脸了熟男的定力清风明月之小妾命画家为什么还混娱乐圈灵魂流浪星球依然不悠然蛇术士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